返回

吕布有扇穿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蔡邕

    其中一个童子对另外一个童子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快去把他拦住,务必要拦下他,否则老爷要是怪罪下来,我们可吃罪不起。”

    另外一个童子也深知其中厉害,一边点头一边向吕布追去。

    吕布人高腿长,脚下生风,虽是行走,后面的童子也要一路疾跑才能追的上。

    这还是吕布看到快要到前面文会场地,故意等他而放慢脚步的结果。

    童子终于赶在文会现场之前跑到吕布身前,累的气喘吁吁快要直不起腰来,歇了半晌才指着吕布喝道:“你这厮好没有道理,怎能不管不顾就往里闯?赶紧出去,这里面不是你能乱闯的地方!”

    吕布朗声问道:“请问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童子气呼呼地说道:“你这厮好生无礼,这里是文会,是那些大老爷交流学问的场所,你一介武夫跑这儿来干嘛?”

    吕布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也是读书人!”

    那个童子不由得都被吕布给逗乐了,忍不住问道:“你也是读书人?你知道书是什么样子吗?你知道读书是干什么的吗?”

    吕布就等着童子问这个问题了,其实就算童子不这么问,吕布也会引他问出来的。

    吕布气沉丹田,猛然间大声说道:“读书乃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个位置距离文会现场还有段距离,刚才两人对话的声音,文会那边根本就听不到。

    不过现在吕布声音洪亮,传的极远,估计整个沈园都能听得到,文会现场那些人自然被惊动到了。

    童子都快被急哭了,完了完了,还是惊动到老爷了,今天这顿板子只怕是吃定了!

    童子急头白脸地拉住吕布,一边埋怨道:“你这厮闯大祸了,休走,休走,等我家老爷来了自会和你理论!”

    吕布微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走,就在这里等着。”

    好不容易才进来,本将军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走,就算是想赶本将军走,本将军还不走呢!

    就在两人说话间,文会上的一行人先后离席,齐往这边走来。

    这一次,童子真的急哭了。

    完了完了,这次居然把所有人都给惊动了,这下恐怕不仅仅是挨板子的事儿了。

    这些人很快就到了眼前,童子抹着眼泪对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老者行礼道:“老爷,呜呜,都是小的不好,没看守好门,让这厮偷跑进来了!呜呜,请老爷责罚!”

    那老者笑眯眯地说道:“无妨,无妨,你且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嘎?

    什么?

    没事了?

    什么情况?

    童子迷茫了一会,脸上才露出喜色,向老者施礼之后,匆忙向门口跑去。

    老者则是打量了吕布一番,然后问道:“刚才那番话可是小友所说?刚才老朽并没有听清,小友可否再说一遍?”

    吕布朗声说道:“有何不可?方才童子问我,为何而读书?某答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吕布说完之后,那老者不由击掌赞道:“好!好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简直说到了老朽的心坎上啊,比从老朽心里掏出来的还要贴切。”

    老者身后那帮人也是纷纷开口称赞不已,并且每人脸上都有颇多感慨。

    这话其实是后世张载所说,被人总结为四为句。

    这四为句太亮了,几乎总结归纳了一个文人所有的最高追求,要是不能引起眼前这帮文人的共鸣才是咄咄怪事。

    那老者不由说道:“老朽乃蔡邕,不知小友贵姓?”

    眼前这老者就是蔡邕?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吕布惊喜地行礼道:“没想到居然是蔡邕老先生,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小子姓吕名布,字奉先,见过蔡老先生!”

    蔡邕哈哈大笑着扶起吕布说道:“就凭你的四为句,老朽可当不起你这一礼啊,来,老朽为你介绍一下!”

    接下来,蔡邕为吕布介绍起自己身后之人。

    这些人有马日蝉、卢植、杨彪等老一辈文人,还有陈琳,孔融,荀彧这几个牛人,剩下的人,吕布就没什么印象了。

    想必那些人没在历史上留下太大名声,吕布也就没放到心上。

    介绍完这些人,吕布和这些人一一打过招呼,尤其是在和荀彧打招呼的时候,吕布深深看了此人一眼。

    荀彧可是个牛人,早年就被称为有王佐之才,后来跟随曹操,乃是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和功臣。

    这个人,要尽最大可能地拉拢在自己身边,至不济,也不能为曹操所用。

    见礼之后,蔡邕拉着吕布的手说道:“奉先,若不嫌弃,尚请一同入席。”

    吕布欣喜地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文会现场,就在沈园的花园之中,其时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在花丛中摆放若干案几,上面摆放有美酒佳肴,众人席地而坐侃侃而谈。

    不得不说,这帮文人真的很会享受。

    蔡邕命人在他身边增添了一个案几,请吕布坐下,然后举杯请吕布喝酒。

    吕布喝干就之后,谢道:“谢蔡老先生的款待和美酒,奉先此次之所以不请自来,甘当恶客,其实是有一个于天下所有士子都有所裨益的想法,想请蔡老先生指点。”

    吕布很清楚,要想获得名声,先前的四为句只是一个敲门砖,是远远不够的。

    这时候他可以选择抄袭后世一些传世的诗词文章,想必能够文名四播。

    但是吕布并不准备这么做,因为他的理想根本就不是成为一代文豪。

    并且他自身文学功底有限,抄袭固然能够扬名,但是在和士子交流沟通的时候,难免会露出马脚。

    因此抄袭诗词歌赋文章这种事儿,吕布决定尽量少做。

    蔡邕不由好奇地问道:“不知奉先有什么想法,居然能对天下士子都有所裨益,说来听听?”

    吕布侃侃而谈道:“天下学子不知凡几,有一些因为家中贫困请不起先生,不得不中途而止,实在是可惜可叹。”

    “现在虽然有一部说文解字,但是只能查到字,而不能确定这个字的读音。因此布常深思,如果能用一种办法,能够将这个字的读音标注出来,那该有多好啊?”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这种标注读音的办法真的被布给找出来了。”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