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镯镂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 以苦为修

    二十年前的海印,是正值当年。

    在寺中,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免会有些心高气傲。

    在一场关于他门下弟子的谈判中,由于几位师兄说话难听了些,海印一时失控,当场与对方起了冲突。

    结果,拳脚无眼,酿出了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惨剧。

    虽然此事也不能全怪海印一人,但事后他自知罪孽深重,便主动请罪离开了无相寺。

    独自来到世俗界,开始了他长达二十多年的苦修之行。

    一来,是为了赎罪;

    二来,也是想以此磨平自己嗜勇好斗的心性。

    所谓苦修,说白了便是以苦为修。

    其宗旨,便是寻求各种苦难,来磨练自己的意志。

    最常见的方式,便来自人们的衣食住行:

    衣,不可挑剔,有布遮体足以。

    食,三日一饮水,五日一进食。

    水,不可饮干净之水,唯有浑浊的污水方可饮用。

    而食物,只能取嗟来之食,非残羹冷炙不可食用。

    住,不可入屋而宿,即便雨雪交加,也必须幕天席地。

    行,无论路况远近,只能徒步而行。

    这些,就是忘戒二十多年来,一直坚守的苦修。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署,也没有一次破例。

    当然,除了这些最基础的苦难外,这些年他吃过的苦头还有许多。有身体上的,也心灵上的,比比皆是。

    就好比,之前被那两个小混混辱打,他却毫不反抗,就是因为伤痛与凌辱,也是一种他必须要忍耐的苦痛。

    但凡是苦,绝不躲避,这便是苦修的真谛。

    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忘戒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他相信,只要坚持苦修之路,终有一日他能赎尽自己的罪孽,也能改变那浮躁的心性。

    可谁知,今日一试却令他大失所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那嗜斗的心性,依旧如初……

    “唉,二十余载的苦修,却都无法练就一颗慈悲之心。佛祖,莫非到了今日,您还是无法原谅弟子,有意将我拒之门外吗?”

    在思绪中沉浸了许久,忘戒才渐渐回过神来。刚一睁眼,便望着天上的明月喃喃自语道。

    山河虽然不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也不清楚忘戒到底经历过什么,但见对方总在说什么慈悲之心,脸上也尽是自责与悔意,他寻思了良久,方试探着安慰道:

    “大师,您也不要太难过了。那慈悲心,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呵呵,你看我,就因为心软,多少次都险些死在妖兽的嘴里,所以啊……”

    可不等他说完,就见忘戒忽然转头厉声道:

    “此话差矣!慈悲之心,乃是世间最难得可贵的心境!也是我佛道之根本。小施主,你怎可这般妄自菲薄?”

    见忘戒听完此话居然生气了,而且还将“慈悲心”说的如此宝贵,山河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些许讶异之色。

    从小,师傅就常常数落自己,说他生来心软,成不了大事。

    后来师傅走了,师姐虽然说得不多,但他也看得出来,山雪对自己的“仁慈”也是常常摇头叹息。

    再后来,碰到了小镯,她说起话就更是过分,几乎都快把自己的“善良”视为敌人了。

    所以,在众人的影响下,山河早已潜移默化,将那份善念看做了自己的软肋。但凡有人提起,他都心虚的紧。

    可今天,忘戒却义正言辞的将其称之为世间最难得可贵之物。

    如此反差,实在令山河有些难以接受。

    看过山河的表情,忘戒也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苦衷。

    他知道,想在修真界保持一颗仁慈之心,那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从悲伤的思绪中走出后,忘戒先理了理思绪,脸上也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慈祥之意,开口对山河说道:

    “世间,或许有不少人将慈悲视为了愚蠢与懦弱,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因果报应的真谛。佛说,天地之间,五道分明;善恶报应,祸福相承。小施主,为善者必有善报,为恶者必遭天诛!此乃天之道。仁慈之心,定会为你带去善果。切勿因他人之语,而一改初心啊!”

    听过忘戒那一连串深奥的佛语,山河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虽然有好多地方他都听不明白,但他知道,忘戒这是在鼓励自己,也在告诉自己,坚守善念绝没有错!

    带着由衷的感激,山河点头的同时,也冲着对方回复了一个信心满满的笑容。

    “哎,说了半天,老衲光顾着唠叨自己的事,让小施主见笑了。对了,还没请教施主尊姓大名呢。”

    之前介绍到一半,他二人的对话便被小肥遗的闯入给打断了。如今,肥遗之事已了,忘戒重启了话题。

    “噢,我叫山河!”自报姓名后,为了防止忘戒再追问师门一事,山河又紧跟着补充了一句:

    “我无门无派,是个散修。”

    可就在忘戒听完“山河”二字后,脸上明显闪过了一抹惊愕,当即问道:

    “山河?是、是哪两个字啊?”

    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听过自己的名字,询问是哪两个字的。

    闻言,山河是咧嘴一笑,底气十足的回道:

    “就是大山的山,长河的河!”

    “大山的山……真的是……大山的山!”

    听到这儿,忘戒就如同听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一般,坐在地上旁若无人的喃喃自语起来,脸上也显出了极其复杂的表情。

    那表情,好似不可思议,又像在预料之中,阴晴不定,闪烁不止。看了半天,山河也猜不透其中之意。

    而在接下来的半分钟里,就看忘戒的喉结是上下往返了许多次,嘴唇都快被他舔烂了,一副优柔寡断的样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半天开不了口。

    隔了许久,才终于低声问了一句:

    “那,你和山峰……是什么关系?”

    听到“山峰”二字,山河就感觉脑中嗡的一响,瞬间搅成了浆糊!

    他张着大嘴,瞪着小眼,是一个字也答不出来!

    他实在想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就报出了师傅的姓名!

    之前,忘戒虽然问过自己师出何门,可他那时一个字也没有透露啊!

    难道,对方还能看透自己的心思不成?

    此问一出,瞬间就把山河给震住了!

    一晃,又是半分钟过去。

    见忘戒仍在等候着自己的答复,山河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躲不过去的。

    想了想后,只得硬着头皮,挤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脸,装傻道:

    “什、什么山峰啊?您说的是哪座山?泰山、华山、还是昆仑山?大师,您的话我听不懂哎!”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