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雄联盟之新的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早已逝去的感情(五)

    “为什么拦我们!?”流云已经接受了流琴离开的事实,但这不代表他的心情现在就应该也是好的,再加上对方一见面就把自己和雷娜给围了起来,流云也就直接开门见山询问对方的目的了。

    “呦,你小子还挺狂吗?拦你们的战舰还需要理由吗?”对方没想到流云这边就两个人,尽然还那么不逊。

    “钩子闭嘴,你叫流云?”对方领头的是个女的,一头火红的半长发,手里拿着一把短匕首一直在抛个不停,她喝止了自己的人之后,走到流云面前,仔细的将流云看了一边,才开口询问。

    “没错!”

    “你在剪刀城是不是杀了一个叫泰隆的,你知道他是我们的人吗?”

    ...............................

    时间回到一天前,剪刀城丁力宽的府邸中,流琴送走了流云他们,回来之后就将自己关到房间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出来过,丁力宽倒也很识趣的没有来打扰她,直到天快黑了,丁力宽才来敲流琴的房门。

    “雨琴,你没什么事吧?你都在房间里待一个下午了,还是出来吃点东西吧,你这样我会担心的!”

    “我已经没事了,去吃饭吧!”丁力宽敲了房门之后,流琴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至少丁力宽没有从流琴表面上看出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好,我已经命下人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你中午什么的都没有吃,一定饿了吧!”

    “雨琴,你怎么就吃这么一点?”丁力宽命人准备了一桌子美食,但奈何流琴根本就没什么胃口,只是喝了一点稀粥其他的都没有动一下。

    “我下午一直在房间睡觉,都没怎么动过,不是很饿!”

    “哦,那好吧,不过,你把这个喝了吧,这是我特意让厨房给你熬的补药,看你脸色这么差,一定需要好好补补了!”流琴说自己整个下午都在房间里睡觉,却不知道丁力宽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就知道她是在说谎,流琴应该是在房间里伤心难过了一个下午才对;不过丁力宽却没有说破,只是命下人端来了一碗汤水,说是补药让流琴喝了。

    “那好吧!我喝了就是。”丁力宽已经说这汤水是他特意命人给自己准备的,流琴哪里还能拒绝。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睡了!”

    “那好吧!”看到流琴一口气将自己特意为她准备的“好东西”给喝了下去,丁力宽的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等流琴离开之后,一个一身黑衣的人走到了丁力宽的身边,一见到黑衣人,丁力宽就询问他事情办的怎么样?

    “放心吧丁妃,小人做事你还不放心,下午我就已经将龙妃的尸体送到了流氓冒险团,并且按你交待的,将龙妃是被一个叫流云的人杀死的消息,和流云一伙人逃走的方向也一并透露给了他们,想必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去追流云那伙人了。”

    “干的不错,不过他们不会从龙妃的尸体上看出什么吧?”

    “放心吧大人,你都已经告诉我们那流云用的武器是一条锁链,我们可是特意找了一条锁链将龙妃给勒死的,并且还在他身上留下了被锁链抽打过的痕迹呢。”

    “很好,下去领赏吧!”

    “沐雨琴啊,沐雨琴,我花了那么多心思对付流云这可都是拜你所赐,别以为我看不来,你已经对那小子动心了,不过不要紧,因为最多一天的时间,流云那小子肯定就要死了!而你也是注定逃不出我手掌心的!哈哈......”给自己心里留下一根刺的家伙马上就要死了,想到自己栽赃嫁祸的高超手段,丁力宽得意的大笑起来,已经回房间的流琴那里知晓,自己在城外跟流云告别时从身后抱住流云的那一幕,被躲在城门口的丁力宽给看了去,这就引起了丁力宽强烈的嫉妒心,所以即使流云已经离开剪刀城,丁力宽心里也依然容不下流云。

    心情大好的丁力宽一个人也喝了不少的酒,吃饱喝足丁力宽又特意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才对着流琴的房间走去。

    “雨琴你睡了吗?”

    “是力宽吗?我有些不舒服,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一早再说好吗?”

    “雨琴啊,你还是开一下门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是关于流云的,你开下门让我进去跟你说吧!”丁力宽说完,就听到流琴屋里传出稀稀落落的动静,没让丁力宽等太久,流琴就打开了房门。

    “是流云他们出什么事了吗?”流琴确实已经睡下了,不过听到丁力宽的话,她还以为是流云他们出了什么事,慌忙的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只披一件外套就给丁力宽打开了房门。

    睡觉自然是要脱衣服的,流琴也不例外,晚饭时喝了丁力宽给自己准备的补药,回到房间后,流琴就感觉身体好像越来越没有什么力气,不过她还真没有怀疑丁力宽的补药有什么问题,只是以为自己下午在房间哭的时间太长了,现在才会有些虚脱的感觉,所以很早就上床休息了。

    “让我进去说吧!”丁力宽哪里会想到,自己只不过提了一下那该死的流云,流琴尽然穿成这样就给自己开门,还真不愧自己要除掉那小子呢。

    “那你先进来吧!”流琴下身只穿一条半透明纱裤上身只有一条腋窝之下,肚脐之上的抹胸,可能流琴睡觉的时候为了舒服一些,故意将上身的抹胸往下扯了很多,流琴的身材本就不比雷娜差,只不过她平时的穿着,将她的好身材都给掩盖了起来,此时的流琴只是披一件裙装外套,姣好的身材可全部都暴露在了外面,由于抹胸太过向下的原因,流琴的胸脯有三分一都露在了外面,看到丁力宽的眼睛一直对着自己的胸前,流琴才转过身将披在身后的外套给整理好,让丁力宽进入房间。

    “还记得我们重逢那天在城外发生的事吗”转过身的流琴将披着的裙装外套给穿了起来并且系好了腰带,却不知道她的身后有着一双贪婪的眼睛一刻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只不过在她回转过身的时候,丁力宽已经将眼睛里的欲望给隐藏了起来。

    “当然记得,那天可多亏了流云,你差点就被那人偷袭给杀了。”

    “没错,我心里也一直很感激流云的,只不过我今天知道了一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

    “那个出手偷袭我,被流云给擒下的龙妃,尽然有不小的背景!那人在没来剪刀城之前,是一个叫流氓冒险团的小队长,我也是今天特意打听了才知道的,这个流氓冒险团的实力可不一般,他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他们的团长,也是一个战斗力非常高的家伙,那泰隆虽然加入了剪刀城,但这些年却一直跟那流氓冒险团有着很密切的来往,而且我已经将泰隆给放走了,人毕竟是流云擒下的,我还真担心那泰隆会找流氓冒险团的人来对付流云。”

    “应该不至于吧,是他要杀你,流云只不过是出手阻止了他,又没有伤他!”

    “这你就不知道了,虽然流云没有伤他,并且我也好心的放了他,但他毕竟是流氓冒险团的人,能叫这个名号的冒险团,可想而知他们都一群什么样的人,流云敢坏了他的好事,以他们的心胸肯定会报复的!”

    “不行,我要去追流云他们,要快些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有个防备!”

    “别着急啊,雨琴,你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吗?”

    “好吧,你说。”看到丁力宽安稳的坐在床上,流琴只能也坐了下来。

    “虽然这件事情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不过毕竟流云得罪那泰隆,也是因为救我,而泰隆想杀我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钱财,晚饭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办法,命人带着两千万金币给那流氓冒险团送去了,只不过我派去的人要明天一早才能回来,虽然两千万金币不一定能满足那些人的胃口,但至少应该能暂时稳住他们,如果他们觉得两千万金币还不够,哪怕就算我把这府邸给买了,也会在凑一些金币给他们补上,必定不会让他们去找流云的麻烦!”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