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兵王崛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他不应该这么活!

    客厅。

    许言坐在沙发上,迟迟不见张岚出来,也听不到有什么动静,忍不住问道,“张岚,你在厨房干什么呢?怎么这么久?”

    张岚回过神来,一边擦拭眼泪,一边应道:“配点调料,马上就好。”

    “我帮你吧!”

    “不要!你别进来了,厨房里又脏又小,你进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说话间,张岚手忙脚乱擦干眼泪,匆匆给许言盛了一碗鸡汤,连续几次深呼吸,调整好自己情绪,走出厨房。

    “鸡汤来了!”

    张岚笑眯眯的把鸡汤放下,“快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许言没有动,只是直直的盯着她。

    被许言这么一盯,张岚顿时心头惴惴,害怕被他看出什么。

    不过虽然心虚,她却没有移开目光,而是迎着许言探寻的目光,故作俏皮道:“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长花了?”

    许言摇摇头,正色道:“脸上没有长花,不过人却比花娇!”

    “油嘴滑舌!”张岚娇嗔一句,心头甜蜜蜜满是受用。

    许言就是有这种能力,可以一句话把你气死,也可以一句话把你逗乐。

    两人说笑两句,许言开始喝鸡汤。

    张岚则再次忙碌起来,待到许言吃饱喝足,她又端了半盆散发着浓浓中药味的的黑色药水出来,放在许言脚下,脱去许言的鞋袜,手掌娴熟的敷上他的脚踝,帮他按摩。

    左脚踝,右脚踝,反反复复,很快张岚额头开始冒汗。

    汗珠晶莹,在灯光下闪亮的有些刺目。

    许言眼睛不舒服的眨动一下,不忍她如此辛苦,伸手敷住她的手掌,柔声道:“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别动,你忙了一天,现在就好好歇着!”张岚撑开他的手掌,不容分说继续帮他按摩。

    许言讪讪收回手掌,望着张岚帮自己按摩,眼眸里满是歉然。

    她本是张家小公主,十指不沾阳春水,却为了他被赶出家族,承受着心理与社会压力的同时,还要辛苦照顾他这个废人,可谓情比海深。

    而他,明明有办法改变这一切,有办法让她活的像个公主,却因为自己的原则,因为不想违背自己良心,而不得不让她继续跟着自己受苦。

    相比于她毫无保留的付出,他实在是太自私了!

    察觉到许言的目光,感受到他的愧疚,张岚抬头说道:“你不用不好意思,这些我都给你记着账呢,等你手脚恢复如常,你要加倍还给我,天天给我洗脚按摩。”

    “好!”许言重重点头。

    就在许言愧疚感动交织之时,邪神再一次出现,呵斥道:“这个女娃处处为你着想,悉心照顾你身体的同时,怕你有心理负担,还反过来宽慰你,如此深情你怎忍心无动于衷?”

    见许言沉默,邪神讥讽道:“兄弟之仇不报,女友深情不理,你真是铁石心肠!”

    铁石心肠吗?

    许言唇角抽搐一下,如果真的铁石心肠就好了,就可以不用不考虑别人看法感受,只为自己而活。

    当天晚上,许言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里更是做起了噩梦。

    他梦到了自己可以得到邪神传承的事情暴露,一群牺牲的战友兄弟和张岚一起向他施压,逼他作恶接受邪神传承,不然的话就跟他决裂。

    “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我知道你们希望我帮你们报仇,我也想杀死金蝎,可邪神的条件太邪恶,需要抢劫、霸人妻女、玩弄感情、骗财骗色、杀人放火坏事做尽才能变强,我又怎能答应?”

    “张岚,你跟着我受了很多委屈,我知道你希望我重新崛起,我也想要重新崛起,我也想让你活的像个公主,不用为柴米油盐烦恼,我也想证明给你家人看,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却不应该用这种方式…”

    旁边的张岚听到动静,猛的睁开眼睛,见到许言做噩梦,本想直接叫醒他,可手伸到一半,却又停到半空,因为她听清了许言的呓语。

    “睡梦中都想着崛起,甚至连做邪恶事情才能变强这等荒诞的想法都冒出来了,看来他真的很想重新崛起!”

    低喃的自语出口,张岚望着许言扭曲中带着惶恐的面庞,心仿佛被刺刀狠狠宰了两下,彻骨的痛潮水般席卷全身。

    “许言,别怕,我不逼你,我们都不逼你!”张岚轻声安慰,食指在许言眉心轻轻抚触。

    或许是听到她的声音,或许是她的抚触有了效果,许言的声音越来越低,神色也渐渐平静下来,再一次沉沉睡去。

    他睡着了,张岚却失眠了。

    如果说张超的话,让她离开的念头萌芽,那么今晚许言的噩梦,则让这个幼苗无限壮大。

    不过,仅仅是这些,还不足以让她就此离开,毕竟她一直深爱着许言,哪怕是有了离开的念头,可这个决定却不是轻易能下的。

    促使她下定决心的,是两天后的一个中午。

    这一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张岚见天气不错,就拉着许言一起逛街,结果去大排档吃饭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

    邻桌几名流里流气的青年看张岚长得漂亮,冲着她吹口哨调戏。

    张岚一脸厌恶,却忍着没有发作,拉着许言准备离开。

    只是她愿意息事宁人,几名青年却不乐意,其中一名染了一溜黄毛的青年起身走来,并伸手去拉扯张岚,“美女,别急着走呀,陪我们兄弟喝一杯!”

    许言跨前一步,将张岚拦在身后,凝视着黄毛青年道:“朋友,你喝多了!”

    “我跟美女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黄毛青年丝毫不知收敛,眼皮一翻,喝道:“小白脸,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一边去。”

    一边说着,黄毛青年再次去拉扯张岚。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许言曾是兵王,虽然现在已经废了,也被残酷生活磨平了棱角,可是骨子里的骄傲却从没有消失。

    可以为二百块钱弯腰,却绝不容许有人染指张岚,这是他的逆鳞!

    眼见对方不依不挠,许言眼底寒芒一闪而逝,在对方手掌即将抓上张岚时,他忽然动了,食指成扣,猛地向前一送!

    这一下速度并不快,却带着独特的韵律,直直朝着黄毛青年胸肋袭去。

    黄毛青年一惊,匆忙想要后退闪避。

    只是,许言又哪里会让他如愿,他虽然手筋脚筋断裂,十分力气施不出一分,可是眼光与技巧还在,这一击正赶在黄毛青年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也将他的所有后招变化计算在内,根本不容对方闪避。

    噗!

    黄毛青年胸肋中招,痛苦的向后退去。

    这一下像是捅了马蜂窝,一群青年齐刷刷朝着这边涌来,二话不说的朝着许言就打,抓酒瓶的抓酒瓶,提凳子的提凳子,一起朝着他身上招呼。

    “不要…”张岚惊呼。

    “快走!”许言头也不回道。

    一句话刚说完,一只酒瓶当头砸来。

    这等速度在以往的他眼里,慢的跟乌龟爬没区别,连他的衣角都沾不上,然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根本闪避不了。

    对方来势汹汹,二话不说就开打,十有八九早有预谋,许言眼底疯狂之色闪过,也生了拼命之心。

    头颅一偏,任由酒瓶砸在左侧肩头,他的右手指节,朝着对方喉咙冲击而去。

    砰!

    酒瓶砸在肩头,轰然碎裂开来。

    许言踉跄后退两步,而对方却更惨,被指节击中喉头,死狗般软倒在地,口吐白沫,生死不知。

    砰!

    许言后背被砸了一板凳。

    而他则借力冲到一人怀里,提膝撞在此人裆部,那人惨嚎着倒地。

    许言每一次出手,都有一人惨嚎倒地,而他也频频中招,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成为一个血人。

    “别打了!”

    张岚哭喊,泪水模糊了双眼。

    眼前的一幕,跟多年前是何其相像。

    那一次许言也如今天般挡在她面前,用宽厚的脊背为他撑起一片晴空。

    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的他实力正处在巅峰,摧枯拉朽的收拾了一群杀手,而现在仅仅对付几个小混混,却需要他那命来拼!

    他不应该这么活!

    如果她的离开,可以换取他重新崛起,风光有尊严的活着,那她…宁愿离开!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