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7章 真的治好了!

    和魂医圣山大长老他们一样,当暗衍看到沈非选中了圣山七长老这个石台之后,他也一度觉得沈非的运气是不是太差了。

    圣山七长老的病症,可是连暗衍自己都探查不清的东西啊,就这么一个病症,沈非又怎么可能比他暗衍甚至是比整个魂医圣山加在一起还厉害?

    如果沈非倒在了这第一轮,那暗衍自然就得另想办法,就算他是魂医圣山的山主,也不敢明目张胆毫无理由地“帮助”沈非吧?

    好在沈非这小子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又或者说其运气并不是太差,而是极好,因为这一刻暗衍已经猜到圣山七长老到底是因为什么陷入沉睡的了。

    暗衍也是一方势力的主宰,对于血灵族生物也算颇为了解的了,而沈非双手十指之间喷发出来的血红色丝线,明显就是属天残魔诀所有,而这种力量,最能克制的,恐怕就是血灵族生物了。

    这也能解释暗衍和那些魂医圣山的长老们,为什么穷尽心智手段都探查不出圣山七长老体内的异状,因为那可是血灵族气息啊。

    试问这个大陆之上,还有什么力量比天残魔诀对血灵族气息更加敏感的呢?想到这里,暗衍除了大松一口气之外,也是有着一抹感慨。

    那个叫做沈非的小子,似乎上天都在相助于他啊,要知道沈非可是最后一个挑选病人的,那一百零七个高级魂医师,偏偏将这个被血灵族气息侵蚀的圣山七长老留给了沈非,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吗?

    当然,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些高级魂医圣的运气也颇为不错,因为无论是谁,只要是选到了圣山七长老,恐怕最后都得以失败告终,这可是连圣山山主暗衍都束手无策的绝症。

    暗衍在这里转过诸多念头,其身旁的沈家老祖眉头也是舒展了开来,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再看不出沈非已经快要大功告成,也不配是五大家族之一沈家的老祖了。

    围观众人心思各异,但此时的沈非却是不敢有半点放松,因为外人看到那七长老右手五指律动,乃是其体内血灵族气息最后的反扑导致的。

    在这三日时间之内,沈非已经用天残魔诀的吞噬之力,吞噬了九成的血灵族气息,可是最后的这一成,还得看这位七长老的造化。

    三日的时间,对于沈非的丹气消耗也是极其巨大的,这圣山七长老夜流可是一名七重丹圣的超级强者,能将其侵蚀的血灵族气息,用脚趾头想想都不可能太过简单。

    沈非固然不知道这位圣山七长老到底是在哪里沾染上血灵族气息的,他只能是先将其体内的血灵族气息吞噬殆尽,再来想其他了。

    此时沈非的丹气消耗巨大,而这一次的吞噬也来到了最后关头,那些血灵族气息虽然没有灵智,却也知道和天残魔诀反抗的本能,而且知道要是再不反抗,恐怕就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了。

    血灵族气息疯狂的反扑,让得沈非有些应付维艰,所以他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外间众人的目光,他要用尽自己的最后一分丹气,来将那最后的血灵族气息给吞噬殆尽。

    事实证明沈非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那些血灵族气息固然厉害,却也只是毫无后援的游魂野鬼罢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沈非将那些血灵族气息吞噬了九成之后,圣山七长老夜流已经是恢复了一部分神智,这是他的一种本能。

    让自己陷入沉睡,是夜流的自主动作,他在陷入沉睡之初,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清醒过来,但是现在,很明显他再次有了自己的感应。

    夜流可是堂堂的七重丹圣,而且还是一名灵魂之力达到天阶高级的魂医强者,在稍稍恢复的灵智之中,他第一时间已经是感应到了有人在救治自己,所以他自然也会有所动作来配合救治自己之人的手段。

    沈非正被那最后的血灵族气息轰击得焦头烂额,当夜流这自主的力量一加入,他瞬间感觉到压力大减,同一时间天残魔诀的吞噬之力也是能量大增,将那最后一股血灵族的气息,一股作气地吞噬回了丹田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沈非丹气固然是损耗严重,却也有着一些收获,因为那些被他从夜流体内吞噬过来的血灵族气息,都被他尽数存储在了丹田之中,待得丹气恢复了一些,或许这能让他久无动静的天残魔诀丹气再精进一步。

    开玩笑,这可是连七重丹圣都能侵蚀的血灵族气息,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剜骨毒药,可是对沈非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补之物。

    呼……

    随着夜流体内最后一丝血灵族丹气被沈非给吞噬殆尽,他的体内终于是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哪怕是沉睡了一年时间,七重丹圣的气息,也是非同小可的。

    “治好了,沈非真的治好了老七!”

    感应着这股有些萎靡却极度熟悉的气息,圣山大长老龙弥不由激动大叫,其身旁的诸多圣山长老也是脸现喜色,这惊喜未免来得太突然了吧?

    夜流在魂医圣山一向是好人缘,自从一年前诡异沉睡之后,诸多圣山长老都是摇头叹息,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是看着其一天天萎靡,或许哪一天就会真正离开人世。

    好在有沈非,好在有这个沈家天才,在这一刻,没有人会再认为沈非只是个银样蜡枪头,没有人会再认为沈非的魂医之术只是浪得虚名。

    夜流的诡异病症,可是连魂医圣山山主暗衍都探查不到的绝症,虽然这些圣山长老并不知道沈非是用了什么手段治好的夜流,但是那位七长老能够再次恢复过来,用什么手段还重要吗?

    原本因为沈非和舒衣的关系,再加上暗衍时不时的态度,魂医圣山这些长老们对沈非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仅此一事,就将他们的观念生生扭转了。

    双方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治好了圣山七长老夜流的沈非,虽然是在这魂医榜大会的比试之上,无形中已是让魂医圣山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这或许对他后续的计划,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石台上的圣山七长老夜流,在经过短暂的丹气和神智恢复之后,终于是睁开了双眼,看着那恍如隔世的湛蓝天空,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身在何处。

    嗖!

    一道破风声突然响起,原来是不远处的圣山四长老一跃而来,这位事实上已经通过了第一轮的比试进入到了第二轮,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压力,这个时候移动一下身形,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在魂医圣山之中,夜流的人缘确实是极好,其中和这位秉遥之师的四长老关系却是最好,所以他在这第一时间就掠了过来。

    “老七,你……你真的好了?”

    圣山四长老叫做墨羿,乃是沈非用沈家御魂术控制的秉遥的老师,也是将素清带入魂医圣山的那位,此时他满脸的激动,盯着那依旧在抬头看天的夜流,声音出口后,终于是将这个圣山七长老从失神中给拉了回来。

    “墨羿兄……,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从石台之上缓缓坐起的夜流,看着这个极度熟悉,却又不敢相信的身影,问出来的话,仿佛有些缥缈。

    “是真的,老七,你被人治好了,你被沈非治好了!”四长老墨羿狠狠拍了拍夜流的肩膀,看起来他比后者还要激动得多。

    “沈非?”骤然听得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夜流的目光,一下子就转到了身旁的某个灰衣青年身上,这一看之下,所有的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让得他第一时间就明白了。

    当初夜流进入魂医圣山某处,不幸沾染上了血灵族的气息,还好他灵魂之力强大,在关键时刻封闭了自己的五识,让自己陷入了无限期的沉睡之中。

    夜流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凶险,和当初的小雪一样,陷入沉睡的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再苏醒过来,甚至是能不能苏醒都还是未知之数。

    在陷入沉睡的那一刻,夜流脑海之中闪过的一个身影,正是沈非,因为他知道,只有那位天残魔诀的传承者,才有可能救得了自己。

    现在看来,自己当初的决定真是准确之极,沈非真的来了,也真的用天残魔诀驱逐了自己体内的血灵族气息,让得自己重获新生。

    夜流昏迷只有一年时间,在这之前他也是听过沈非名头的,这一眼望去,他心中顿时生出了无尽的感激之情。

    “沈非,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但有所命,夜流这一条老命,定当供你驱使!”

    作为魂医圣山的七长老,之所以有这么好的人缘,接人待物自然不会有丝毫不到之处,这一番话说出来,让得沈非对这个圣山七长老的好感陡然提升了几倍。

    沈非正愁没有机会和这些圣山长老们打好关系呢,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枕头啊,至少在未来他揭破暗衍阴谋的时候,这位圣山七长老,应该不会不相信自己吧?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