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6章 他动了!

    在众人心中惊叹不已的同时,独孤寅面前石台上的身影突然动了一动,而后直接从石台上一跃而起,拜倒在了独孤寅的脚下。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感受着自己体内已经大不一样的经脉,此人仿佛是获得了重生一般,他知道是谁救了自己,所以这番话说得情深意切。

    “罢了!”

    独孤寅连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像这样连丹气劲都没有的蝼蚁,要不是为了这一次魂医榜大会的比试,他是半点也不可能理会的。

    只能说是这人运气好,在这魂医榜大会上遇到了独孤寅,又因为比试的原因独孤寅不得不出全力救治,这对他来说,确实是重生般的造化。

    独孤寅的一双眼睛,一直都停留在不远处的沈非身上,而这边的动静完毕,所有人也将目光转到了那个沈家天才的身上,因为这是最后一个还没有完成救治的与会者了。

    感应着四周尽数集中在沈非身上的目光,独孤寅突然之间有些嫉妒,不管沈非最后能不能成功,至少他这一刻的关注已经赚够了,难道这就是那小子的目的?

    独孤寅不无恶意地想着,在他看来,沈非就是在虚张声势,他根本不可能治好其身前石台上的那个病人,而且那个病人的病症,也绝不可能有天绝经罕见难治。

    甚至一些眼尖的高阶魂医师还能感应到,沈非这一次的救治,根本就没有用灵魂之力,甚至那插在圣山七长老身上的天阶中级魂针,都只是一个摆设,全然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

    从这一点上来看,沈非确实很像是在装腔作势,这治病疗伤,不用灵魂之力不用魂针,这是哪门子的治病疗伤啊?

    这些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魂医圣山七长老到底得了什么病,又或者是受了什么伤,总之沈非在这三日时间内的表现,给人的印象就是在拖延时间。

    包括魂医圣山的长老们在内,也并没有对沈非抱太大的希望,毕竟那是一个他们都找不出病因的病症,沈非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小子,固然是有几分特殊古怪,可是这治病疗伤,可不是靠丹气修炼天赋强横就能做到的。

    所有人心中都是生出这些个念头,他们和独孤寅一样,现在沈非哗众取宠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是时候收手了,再这样闹下去,可就会引起众怒了。

    咝……

    然而就在万众瞩目之下,一些实力强横之辈耳中突然听到一道略有些古怪的声音,让得他们尽都一凛,因为这道声音,好像正是从沈非面前石台之上的圣山七长老体内发出来的啊。

    “这……这是……”

    灵魂之力极其强悍的圣山大长老,这一刻再也忍不住,霍然踏前一步,却又强行忍住,似乎是生怕打扰了沈非的动作一般,只是那一双捏成拳头的手,都有着一抹青白之色。

    “大长老,怎么了?”

    圣山二长老的感应能力比大长老龙弥低了一筹,而且刚才他的心思一直在那天绝经病人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从沈非面前石台上发生的异动,所以当即问出声来。

    “我……我好像看到老七他……他的手指动了一动?”

    龙弥并没有回头,其目光死死盯着沈非石台前的圣山七长老,说出来的话,让得圣山二长老不由目瞪口呆,旋即做出了和大长老一样的动作。

    可是这一看之下,二长老不由一头雾水,说道:“没有动啊,大长老,你是不是看错了?”

    二长老此言一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合适宜,试想这位圣山大长老龙弥是何等样人,灵魂力量又何等地强大,这并不远的距离之内,以这位的灵魂感应能力,又怎么可能感应错?

    “动了,又动了!”

    就在圣山二长老转回头问话的时候,龙弥突然浑身一颤,激动的声音传出,隐隐之间带着一抹哽咽。

    魂医圣山七长老为人温和,在圣山之中的人缘颇好,更是魂医圣山的一位强力支柱,突然之间就沉睡不醒,而且谁都查不出原因,这一年时间以来,还真是愁坏了诸多的圣山长老。

    就连圣山山主暗衍,在查探过七长老的情况之后也是摇头无解,甚至是连其为什么会陷入沉睡都查不出来原因,这不由让一众圣山长老心生绝望。

    这一次魂医榜大会,龙弥他们也是打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念头,将七长老给夹杂在一众疑难杂症的病人之中,希望来参加魂医榜大会的顶尖魂医师中,能有一个治好七长老,至不济也能查出其沉睡的原因。

    只是当龙弥他们看到选中七长老的乃是沈非之后,就没有再抱什么希望了,修炼了天残魔诀的沈非,在丹气修炼速度上他们固然是比之不上,可是这魂医之术,他们每一个拿出来,自问都不会比沈非弱。

    连集魂医圣山所有长老甚至是山主暗衍之力,都不能治好的七长老,又怎么可能被沈非给治好?龙弥他们在感叹沈非的运气不济之余,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真能治好圣山七长老。

    可是现在,以龙弥的感应能力,他自问绝不会感应错,而且就算是错,也绝不会错两次,他是真的看到圣山七长老的右手食指,无意间抖动了两次。

    之前的一年时间,圣山无数魂医强者,都曾研究过圣山七长老的病症,可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让圣山七长老自发而动哪怕是一丝毛发。

    现在龙弥看得很清楚,沈非的双手一直都搭在七长老的小腹丹田之处,那一只右手手指,是绝对没有人去触碰的,这么说来的话,那两次的动静,乃是七长老的自主行为了?

    一想到某个可能,龙弥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激动,甚至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关于沈非的一些传说,当即从之前的毫无信心,变得信心大增起来。

    想五年多以前,就是在此处,就是在这个圣魂殿广场之上,沈家遭遇叶萧楚三家围攻,甚至连魂医圣山山主暗衍都出手了,最后却是沈非力挽狂澜,化解了沈家的灭族之祸。

    虽然当时沈非的手段和魂医之术没有半个金币的关系,可就是从这件事之上,龙弥想到了沈非翻云覆雨的手段,或许今日真能治好七长老也说不定?

    圣山大长老龙弥的这一道激动之声有些压抑,似乎怕打扰了沈非,可还是有很多人听到了,当下他们的脸色也是变了数变。

    这其中也包括独孤家的族长独孤寅,原本他以为沈非是在虚张声势,很快就要被揭穿成为一个大笑话,却不料情势忽转,好像一切都有些不在掌控了啊。

    独孤寅的灵魂之力,并不在圣山大长老龙弥之下,龙弥能够看到的东西,一直注视着沈非的他自然也能看到,刚才那一刻,他也确实是看到那圣山七长老的右手食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过独孤寅心中还存留着一丝奢望,那就是圣山七长老手指的律动,只是沈非无意间用丹气或是其他什么手段触碰到了,目的还是为了给其这一次的装腔作势制造一些喙头。

    独孤寅并不知道沈非面前的圣山七长老,到底是什么病症,但他就是不想让沈非成功,如果真的让沈非进入了最后一轮,那他到底是遵循暗衍的命令呢,还是要彻底得罪暗衍,战胜沈非夺得魂医榜大会的冠军呢?

    这位独孤家族的族长,不想自己有这样的纠结,所以他只想将沈非挡在第二轮的门外,这样暗衍就算再怎么气愤,也怪不到他独孤寅的头上。

    只可惜事与愿违,你越不想什么事情发生,它就越可能发生,比如说此时的独孤寅,在其心中暗暗诅咒沈非失败的同时,却是再次清清楚楚看到了那位圣山七长老的手指又动了一动。

    而这一次七长老的手指律动,可不仅仅是微微一颤了,而是右手五指都不停点动,动作弧度,就连一些不是魂医师的修炼者都看得一清二楚。

    咝……咝……

    与此同时,围观众人还看到沈非双手十指之间的血红色丝线突然之间红光大放,似乎是在与圣山七长老体内的某种能量做着最后的争斗,是成是败,或许就看下一刻了。

    某处座椅之中,看到沈非双手食指之间的血红色丝线,魂医圣山山主暗衍眼眸之中一丝银色电光闪过,似乎发现了某些东西。

    “原来如此,怪不得连我都探查不出七长老陷入沉睡的原因!”

    喃喃声从暗衍口中传出,看来他已经从沈非那十指之间的血红色丝线上,猜到了后者所施展的手段,也从这一点上,猜到了圣山七长老为何会陷入沉睡了。

    想通这一点,暗衍也不由狠狠松了口气,他原本就是想让沈非夺得这一次魂医榜大会的冠军,好让自己有再一次独自面对沈非的机会,这样他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沈非连这第一轮都走不过,那还谈何其他?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