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5章 真的治好了天绝经?

    对于魂医圣山的公平公正性,大陆之上诸多修炼者还是很信任的,而且在这么多的围观者面前,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输的那些魂医师们,也必然是不会答应的。

    时间很快就又过去了半日,而在这半日时间内,剩下的那些高级魂医圣们,也都结束了手中的施针,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有了一个结果。

    其中几名高级魂医圣的脸色很有些不好看,看着他们面前依旧躺在石台之上的身影,诸人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是失败了。

    可以说这一次魂医圣山挑选的这些病人伤者,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开玩笑,连顶尖的高级魂医圣都无功而返,而想而知那些病症是有多难?

    这些失败的高级魂医圣,无疑已经失去了晋级第二轮的资格,他们的心中或许有些许不甘,而且有些许不服,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他们也只能是愿赌服输,根本不敢在这种地方大闹。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第一轮的比试,很多地方都要靠一点点的运气,至少在刚开始选人的时候,那也是绝对公平的。

    霸虎一族的无稽能够第一个救治成功,这主要也得益于他敢在第一个去挑选属于自己的病人,别人抢不到这个机会,或者说不敢抢这个机会,他做到了,你就不能再多说什么。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救治失败,也只能说明你魂医之术不够高明,为什么别人能够成功,自己就会失败呢?

    何况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让这些顶尖魂医师去救治无稽那气竭症的病人,他们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成功呢。

    气竭症的病人,只是相对来说常见一些,但这在魂医圣山之中,都没有谁敢说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治好,无稽能成功,靠的绝对是真本事。

    不说这些失败的魂医师们心中复杂的情绪,值得一提的是,魂医圣山那位以前名声不显的年轻少女素清,竟然也完成了自己的救治过程。

    看着那个站在素清旁边一脸感激之色的身影,所有人都再次对这个魂医圣山天才少女刮目相看起来,和素清相比,以前的什么舒衣之流,简直连给其提鞋都不配啊。

    这位可是已经能和大陆最为顶尖的高级魂医圣比肩了,没看那些在大陆上鼎鼎有名的顶尖魂医师都有很多失败了吗?

    当然,也不乏一些心思龌龊之辈恶意地猜想,这是不是魂医圣山事先给了素清什么指点,才让她选到了一个相对好治,或者说曾经治疗过的病人。

    只是这些人又忘了,素清三日前的挑选并不是第一个,甚至并不靠前,如果真是魂医圣山玩什么猫腻的话,她根本就不能保证一定就能选到属于自己的病人。

    何况就算是这样,她也是凭真本事治好自己病人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没有人能指责什么,就算是心中怀疑,可是谁又敢在这圣魂城明目张胆地对魂医圣山质疑发难呢?

    当素清治好石台之上病人的同时,场中剩下的,就只有两处了,一处是独孤寅所在的天绝经病人,一处就是沈非那里不知道是什么病症的病人。

    对于独孤寅治疗天绝经病人需要耗费如此之长的时间,众人还是比较理解的,毕竟那是大陆公认的绝症,而且看独孤寅的样子,似乎还真有治好的把握,并不像是在装腔作势。

    至于沈非那边,就没有多少人看好了,其他的病人,一些高阶魂医师都能从其气息上感应到几分端倪,唯独沈非面前石台上的病人,他们感应了这么久,却依旧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病症?

    所以在场诸多修炼者,尽都以为沈非只是拉不下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的面子,这才勉力坚持了这三日之久,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施展什么手段,只是想将这段时间熬过去罢了。

    呼……呼……

    略有些安静的圣魂殿广场之上,突然之间不知从何地传来一道无形的波动,待得众人转眼去看去感应之时,他们的目光,就再也移之不开了。

    一些原本在关注着沈非,比如魂医圣山诸长老,他们也在第一时间将头转到了那波动传来的地方,这一看之下,当即满脸的不可思议。

    因为那传出波动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独孤寅所在的石台,而且这些高阶魂医师们感应得很清楚,那股能量波动,正是从独孤寅面前石台上的人身体内喷发而出的。

    这股波动的能量并不太大,甚至一些不是魂医师的修炼者连感应都差点感应不到,但是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一刻化为了呆滞,因为他们尽都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独孤寅面前石台上的病人,可是一位天绝经病人啊,这种天生的经脉闭塞,是不可能修炼丹气的,甚至是连常人都要不如。

    所以在这种天绝经病人的身上,从来都不会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因为他们经脉封闭,能量气息根本就不可能在经脉之内流通,自然不会有丝毫能量波动了。

    可是此时此刻,从那天绝经病人身上传来的波动虽然轻微,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一点,魂医圣山的那些长老们第一时间已经是可以肯定了。

    那可是天绝经病人啊,是魂医圣山大长老龙弥他们研究了一辈子都没有能研究出来救治方法的绝症啊,现在这样的情况意味着什么,他们都是心知肚明。

    “这老家伙……,竟然真的治好了天绝经?!”

    无数人心中就是这么一个念头,而且这个念头翻来覆去源源不绝,哪怕他们万分不肯相信,但是那石台上身影体内越来越强的能量波动,都在昭示着这一切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此时的独孤寅,已经是满意地收回了魂针,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在这之前他虽然对自己极有信心,可这是他第一次救治天绝经病人,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

    现在看来,自己终究还是不可能失败啊,感应着四周鸦雀无声的情形,再看到那些仿佛看神仙一般的目光,独孤寅不由有些志得意满。

    多年的低调,一朝得到了释放,独孤寅很是享受这种万众瞩目,事实也确实如此,此时的独孤寅,绝对比那第一个完成救治的霸虎一族无稽耀眼得多。

    从这一刻起,独孤家族的族长独孤寅,将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低调魂医师,一跃而成大陆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顶尖魂医师。

    毕竟天绝经这样的病症,整个大陆之上能够成功救治的,或许也只有魂医圣山的山主暗衍了,而且这还只是在传说之中,并没有人亲眼见过。

    可是就在今时今日,独孤寅在这万众瞩目的圣魂殿广场之上,在无人目光注视之下,亲手医治好了一位天绝经病人,这和传说中的东西,完全就是两码事。

    魂医圣山的实权长老们,在惊意过后,更多的则是佩服,他们这些魂医圣山的魂医强者们,就算是丹气修为比他们还高的强者,他们也不一定会心服口服,可要是你能在魂医之术上胜过他们,恐怕他们会瞬间对你刮目相看。

    这些魂医圣山的长老们,对独孤寅并不太了解,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心胸狭隘阴险毒辣的卑鄙小人,他们只是单纯地从魂医之术上佩服,更是深刻地理解了那一句“人不可貌相”的老话。

    享受了诸人火热而敬佩的目光之后,独孤寅的脑袋,终于是转到了某一个方向,在那里,有着一个身穿灰白色布袍的身影依旧稳稳站立,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三日的时间而有丝毫动摇。

    对于沈非,独孤寅原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因为暗衍的那一个命令,却是让他对沈非凭空生出了诸多不甘的仇怨。

    凭什么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小子,需要自己去帮助其登上魂医榜大会冠军的宝座,那样的位置,只能是属于自己这样的老牌魂医强者的。

    像独孤寅这样的人,心胸一向极其狭隘,再加上他最近又有了一桩奇遇,就更加心高气傲了,至少在魂医一道之上,他自问自己恐怕已经不会在暗衍之下。

    正是这样的傲气,让得独孤寅将沈非当成了假想敌,哪怕在他心中,这个假想敌并不一定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说实话,独孤寅还是有些忌惮暗衍的,所以他不会明面上出手将沈非击败,他是要让其他的与会魂医师将沈非给挤出第三轮甚至是第二轮。

    现在看起来,这个目标可能很快就要实现了啊,独孤寅心中清楚,这魂医榜大会的三轮比试虽然都不会限定什么时间,可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施针完毕,沈非再这样无限期地耽搁下去,那可是会引起众怒的。

    因为沈非耽搁的乃是大家伙儿的时间,这装腔作势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在独孤寅看来,在自己都成功了之后,沈非应该是再也装不下去了。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