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3章 独孤寅的手段

    “天阶中级魂针?!”

    所有人一齐愣住了,这沈家虽然不像魂医圣山这样盛产魂医师吧,但也是天玄界五大家族之一啊,万年时间以来,搜集的宝物说起来也不计其数了吧?

    众人原本心中在想着,就算沈非没有那异针榜排名第一的魂针,甚至没有异针榜上有名的魂针,至少也能身怀一套天阶高级魂针吧?

    作为一个高级魂医圣,堂堂的天玄界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甚至是连一些老一辈强者都比不过的妖孽,这祭出一套天阶中级魂针,明显是太不符合沈非的身份了。

    “沈兄,要是早知道这样,或许我可以送沈非那小子一套天阶高级魂针!”

    李家老祖满脸古怪之色地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无奈的沈家老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得后者的脸色愈发惆怅了。

    不说沈李两家万年时间的交情,从血陌身上来论的话,沈非也算是李家的女婿,一套天阶高级魂针,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哪知道李家老祖话音一落,另外一旁的楚家老祖已是接口道:“沈兄,要是沈非那小子肯娶娇儿为妻,我就送他一套异针榜上排名前十的魂针,怎么样?”

    此言一出,不仅是其他三家老祖,就连魂医圣山山主暗衍都转过了头来,这老家伙口气不小,你当异针榜上排名前十的魂针是大白菜不成,你说送就能送的吗?

    不过诸人转念想到楚家老祖的身份,却又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难度,毕竟除了魂医圣山之外,这个大陆之上运用灵魂之力最强的,也就是天玄界楚家了。

    楚家盛产魂毒师,对于高阶魂针的运用更显功力,这么多年下来,搜集到异针榜上的几套魂针决然不在话下,楚家老祖这话,也应该不是空头支票。

    不过李家老祖却是有些不满,驳道:“楚兄,沈非和小陌情投意合,你楚家就不要再横插一脚了吧?”

    “哈哈,情投意合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三妻四妾那不是常事吗?再说了,你李家李云不就左拥右抱了?”楚家老祖哈哈一笑,全然不在意李家老祖口中之言,而且还说出了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

    事实上当初李云同时娶了沈秋和御竹,还是沈非给出的主意呢,现在被楚家老祖拿来说事,就算是沈非自己站在这里,恐怕也不好反驳吧。

    不说这边的一场交谈,祭出天阶中级魂针的沈非,完全没有在意围观众人的态度,魂针这种东西,于他现在的魂医之术来说帮助固然有,却并不是很大,他相信只要自己的手段够强硬,就一定能成功。

    反观不远处的那位独孤家族的族长独孤寅,在看到沈非祭出一套天阶中级魂针之后,眼眸之中不由掠过一抹冷笑,暗道这个名头如此之大的小子,也不过如此罢了。

    虽然独孤寅极为忌惮山主暗衍,但也绝不想就这样败在沈非的手中,他打定主意,这个只有天阶中级魂针的小子,要是连这第一轮都通不过,那可就怪不得他独孤寅了。

    而且现在看来,这个结果很有可能啊,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连他都感觉不到那圣山七长老到底是什么病症,他就不信沈非这个只有天阶中级魂针的毛头小子,能治好这种疑难杂症。

    心中讥讽了一番沈非之后,独孤寅也不再犹豫,见得其灵魂之力溢将出来,转眼间便将那插满病人全身经脉的魂针给笼罩了起来。

    独孤寅的病人,乃是一个天绝经的绝症病人,这种病人,就算是魂医圣山山主暗衍也不一定有把握治得好,可是看此时独孤寅的脸色,却没有半点的难看,似乎还有一抹胸有成竹。

    在场的这些围观之人,虽然很多都没有亲眼见过天绝经的病人,可是对于这绝症还是听说过的,所以他们的目光,大多都集中在独孤寅的身上。

    这也正是独孤寅想要的效果,他低调了大半辈子,这一次好不容易能有在天下群雄面前露脸的机会,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让这些大陆修炼者们看看,到底谁才是大陆第一魂医师。

    那日在圣魂殿之内,独孤寅虽然一招就被暗衍制住,但他的灵魂之力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呢,他相信只要自己的那些底牌一显现,一定会惊爆众人眼球的。

    天绝经的病人,全身所有的经脉都是封闭的,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封闭的力量会越来越强,最后甚至会导致死亡。

    现在独孤寅所需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灵魂之力加持的魂针,将这些封闭的经脉给一一打开,这样才有可能让这个病人起死回生。

    这样的道理,只要是一名魂医师自然都会懂,可是无数年来,天绝经病人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一个被治好呢?

    那是因为这天绝经病人体内封闭的经脉实在是太强悍了,那原本的经脉几乎都粘在了一起,你用魂针想要将之打开,最大的可能就是将这些经脉尽数破坏,让得其伤上加伤。

    魂针的针尖可是很锋利的,一个不慎就是经毁人亡的下场,可偏偏那经脉之间的粘连又太过强横,如果不加大灵魂之力,又不可能真正将之冲破。

    这种矛盾,无数年来困扰着无数的高级魂医师,连圣山大长老他们也是束手无策,所以久而久之下,天绝经就成了一门绝症,再也无人敢去轻易尝试。

    说起来独孤寅的手段,和其他高阶魂医师并没有什么两样,他同样是控制着烽火连城的魂针朝着那些封闭的经脉袭去,只是在触碰到那些封闭经脉的时候,有些细微的差别罢了。

    烽火连城这异针榜上排名第三的魂针,本身蕴含着极其强横的火属性,所以在一触碰到那些粘连的封闭经脉之时,直接是将之变得柔软了几分。

    这种控制力,可不是一般的高级魂医圣所能掌控的,因为少一分,那些经脉会纹丝不动,多一分,却会直接焚化那些封闭经脉,这中间的度,可得拿捏得极其精准。

    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方法,以前也有人想到过,你就算是让天绝经病人的经脉变软,但是要将之重新打开,却是比登天还难。

    就算这些经脉变软了,它们依旧是粘连在一起的,不能通过一丝一毫的气息,最多从坚硬变得柔软罢了。

    呼呼……

    然而谁都没有看到的是,独孤寅烽火连城之上的火属性刚刚将那封闭经脉烤软,一道强烈的青色风旋突然从其魂针上喷发而出,直接吹到了那第一条封闭经脉之上。

    这道青色风旋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总之在这一刻收到了奇效,那被烽火连城烤软的封闭经脉,直接被这道风旋一吹,竟然真的从粘连之中分将开来。

    外间众人并不知道在那天绝经病人体内发生的事情,而看到那粘连的经脉缓缓分开,独孤寅的心中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

    说实话,这也是独孤寅第一次救治天绝经病人,虽然他得到了某些神物,拥有了某些常人不知道的手段,可是一朝没有成功,他也心头忐忑。

    直到此时,独孤寅才算是真正放下心来,那新得到的神物,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看来这一次魂医榜大会第一项的比试,他是能够拔得头筹了。

    圣魂殿广场之上很是安静,众人只听得到不时传来一道道魂针飞舞的声音,他们也看不到病人伤者体内的情况,只能是从那些病人伤者的气息感应之上,来判断给其施针的魂医师,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其中魂医圣山的三四两位长老,还有那从灵妖界而来的子通和无稽,甚至是天玄界几大家族的首席魂医师,他们都是面无表情,从他们的脸色之上,全然猜不出来他们的手段到底有没有效果,这效果是好是坏?

    其中注视两道年轻身影的目光也不算少,毕竟无论是沈非还是素清,在诸人的心中,魂医之术比起那些老一辈的魂医强者来说,无疑都要差上一筹。

    治病疗伤和开经通脉比起来,其实是很枯燥的,毕竟它没有开经通脉那样直观,开多少经脉那是一目了然,高下立见。

    只不过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从一些顶尖魂医师的手法之中,不少前来围观的魂医师们都是学到了几分,虽然看不出这些魂医师施展的真正手段,但能有这么一次学习的机会,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在独孤寅施展特殊手段替那天绝经病人疏通经脉的时候,沈非这边也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施救,现在他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位圣山七长老,到底为什么会陷入沉睡?

    说实话,沈非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病人的病症有多古怪,那甚至是连魂医圣山山主暗衍都看出来的特殊病症,但现在的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将其沉睡的原因找出,再将其救得苏醒过来,这样他才能走到魂医榜大会的第二轮。

    PS:小伙伴们双十一快乐,有没有买买买,买了之后有没有剁手呀,去支持一下新书《九龙圣祖》吧,谢谢!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