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2章 烽火连城

    暗衍又不是神仙,更何况沈非是最后一个才选择的,他根本就不能保证在沈非前边选择的那些高级魂医圣,就能一一避过圣山七长老。

    听得沈家老祖之言,暗衍抬起头来,指着广场之上的诸人说道:“沈祖前辈,你认为我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偏偏让沈非选中夜流长老?”

    对于这几大家族的老祖,暗衍倒是没有太多的芥蒂,而他这话出口后,沈家老祖立时知道自己是意气用事了,当即住口不言。

    只不过沈家老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这连暗衍都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的病症,沈非真的能治好吗?

    哪怕沈家老祖已经见识过沈非的各种神奇手段,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啊,暗衍的魂医之术有多强天下皆知,沈非再强也强不过暗衍去吧?

    作为当事人的沈非,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摊上了一个何等的病人,他只有着一个目的,就是将眼前这个病人治好,这样自己才能进入魂医榜大会的第二轮。

    不知道夜流的底细,倒是让沈非没有那么多的压力,要是他知道这是个连暗衍都摸不清楚情况的病人,恐怕心中的信心先就要被打压几分了。

    嗤嗤嗤……

    在沈非灵魂感应夜流情况的时候,其耳中已是传来诸多仿佛刺破空气的声音,原来在这个时候,诸多高级魂医圣都是祭出了自己的魂针,开始了治病疗伤之旅。

    “咦?那烈狼一族子通的魂针好像很有些不凡啊!”

    其中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子通的身上,只见他双手连挥之间,一枚枚青色魂针喷发而出,光看形貌的话,倒是有些像沈非所用的帝木回天针。

    只是如果有心之人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青色魂针不仅是气息古怪,那一枚枚的小针之上还雕刻了某些玄奇的花纹,显得极为特殊。

    “难道那是‘异针榜’上排名第七的‘龙纹针’?”

    片刻之后,又一道惊呼之声传出,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作为一名高阶的魂医师或是强横修炼者,对于这“异针榜”上十八种顶尖魂针的名字,那都是耳熟能详的,哪怕是他们并没有见过这些神物。

    和收罗上古神器的神器榜一样,在魂针界也有一个收列顶尖魂针的榜单,名字就叫做“异针榜”,光听名字就知道这榜单上的各种魂针形貌各异,也各有各的加持效果。

    比如这子通祭出的龙纹针,就是异针榜上排名第七的一种顶尖魂针,相传这套魂针之上的那些花纹正是龙纹,而且这套魂针在出世之时,还曾经用天龙一族的精血浸泡了百年的时间,其中蕴含着天龙一族的某些特殊威压。

    要说这个大陆之上的血脉,恐怕没有哪个族群能说自己比得上天龙一族,而这个灵妖界主宰族群的血脉威压,也能在某些时候起到一种极为关键的作用。

    魂针乃是一名魂医师的吃饭家伙,有一套异针榜上的魂针,也是一名高级魂医圣值得自傲的地方,这子通虽然来自烈狼一族,可是这龙纹针一现,众人对他的魂医之术又再次多了几分期待。

    “嘿,你们只看到了子通的龙纹针,却没有看到那边魂医圣山三长老的‘天灵针’吗?”

    当众人都为子通的龙纹针惊叹的时候,又一道蕴含着感慨的轻笑声传来,将诸人的目光又引到了某一个黑衣老者的身上。

    这位自然就是魂医圣山排名第三的长老了,魂医圣山一向盛产高阶魂医师,此次参加的三长老和四长老,也是这次魂医榜大会夺冠的大热门。

    在那人的声音之中,魂医圣山三长老那飞舞的绿色魂针也终于是呈现在了人前,只不过众人在仔细感应之后,却是发现那些绿色魂针有些虚无飘渺,仿佛朦胧之中根本感应不到它的飞行方向。

    但这并不妨碍诸多高阶修炼者和魂医师们对那所谓天灵针的艳羡,不说别的,单单是这天灵针在异针榜上第六的排名,就比子通的龙纹针还高了一筹。

    魂医圣山不愧是魂医圣山,这三长老的魂针都达到了异针榜第六,可想而知其内二长老大长老等辈,又拥有何种魂针?

    “不过是天灵针罢了,且看我独孤寅的‘烽火连城’!”

    就在众人因为圣山三长老的天灵针感慨火热的时候,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尤其是听到那个有些耳熟,又让人震惊的名字时,他们似乎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烽火连城?莫非是异针榜上排名第三的那套稀世魂针?”

    围观之人并不乏见多识广之辈,单单从一个名字之中,就知道了那所谓的“烽火连城”到底是什么东西,而得到这一句话的提醒,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异针榜上排名前三的魂针,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世人只知道排名第二的魂针“有凤来仪”是在魂医圣山山主暗衍的手中,至于其他两套,却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形。

    甚至有人都在想,那异针榜上排名第一的魂针到底存不存在,如果真的存在,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在大陆上过?

    抛开魂医圣山山主暗衍那套有凤来仪的绝世魂针不说,独孤寅这套烽火连城的魂针如果是真的,那可真算得上是解了大陆各大魂医师的一个疑惑,那就是那些上古神器一般的绝世魂针,是真正存在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仅仅是下一刻,围观之人包括广场之中的诸多高级魂医圣们,就知道独孤寅刚才那话不是忽悠大伙儿的了。

    因为他们转过头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团火焰横空而过,其中正包裹着数百枚散发着异样气息的魂针。

    相传这烽火连城的魂针,乃是上古时期一名火属性的顶类炼器师,在一处即将爆发的火山之口,穷三载之久这才炼制而成。

    而且在这烽火连城成针之日,那炼器师更是以身祭针,以全身血肉精血,成就了这异针榜排名第二的绝世魂针。

    如此一来,烽火连城内就拥有了极其强悍的火属性,这对于一名魂医师来说,无论是开经通脉还是炼丹制药,都有着一种极强的加持效果。

    虽然那名炼器师殒落了,可是他所炼制的这一套烽火连城却是万载不朽,只要哪个魂医师在提及烽火连城的时候,都会想到那个炼器师以身祭针的壮烈之举,也算是名垂千古了。

    只是在场诸人想不通的是,这么一套大名鼎鼎的魂针,为什么没有在魂医圣山手中,而是出现在了一个连名字都好像没有听说过的独孤寅手里?

    独孤家族的行事,比以前的叶家还要低调,在场没有几个认识独孤寅的,自然也不会认为独孤家族是一个多么强横的家族。

    所以诸人尽皆认为独孤寅和这烽火连城的顶尖魂针不配,不过这个想法,相信在这第一轮比试之后,就会烟消云散了。

    如果独孤寅真的能治好他面前那个天绝经的病人,或许他的名字,将会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丹武大陆。

    因为天绝经这样的病症可不会看人的,它出现的机率固然极小,可一旦出现,就决定了此人的命运,一些大型家族出生的人要是得了这种绝症,恐怕也是有钱都找不到人救治的。

    异针榜上的顶尖魂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这也证明了每一届的魂医榜大会,确实是云集了大陆之上最为顶尖的一批魂医师。

    对于诸人惊叹而羡慕的目光,独孤寅颇感满意,丑陋之极的脸上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他的目光,突然就转到了某个方向,在那里一个身穿灰白色布袍的青年正在垂手抚着腰间的容袋,似乎下一刻就要祭出自己的魂针。

    随着独孤寅的目光,几乎所有人都转到了那个沈家天才的身上,这位的名声可比独孤寅大得多了,而他祭出的魂针,会不会再给大家一个惊喜呢?

    甚至一些人还异想天开地想到,那异针榜上排名第一的魂针,不会就在沈非这小子的手中吧?要真是那样的话,这一届的魂医榜大会,可就有些戏剧性了。

    嗤嗤嗤!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人眼中青光闪烁,然后他们就清楚地看到了沈非祭出的魂针,而这一细细感应之下,整个圣魂城广场内外,竟然都在这一刻变得鸦雀无声。

    沈家所属位置,沈空和沈月对视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都看到了一抹尴尬,其旁边一些普通修炼者看向他们的目光,也充满了异样和不解。

    就连某处座椅之中的沈家老祖,也被身旁几位的古怪目光弄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万众瞩目的场合,在这大陆最顶尖魂医师云集的场合,沈非竟然会祭出一套天阶……中级魂针,这简直就是在打沈家的脸啊,而且打得啪啪作响!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