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荒斗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1章 沈非的选择

    有这种念头的人毕竟是少数,在场这些虽然绝大多数都不认识独孤寅,但是能被魂医圣山邀请参加魂医榜大会的能是普通人吗?

    既然这位在明知道自己的病人乃是天绝经之后,还能发出大笑之声,那就说明他或许有一些化解天绝经的办法。

    可是一想到这里,众人又感觉到极度不可思议,尤其是魂医圣山所属,那一次天绝经病人找到魂医圣山,虽然山主暗衍并没有出手,可是集所有圣山长老之力,都没有能将之解救,可想而知天绝经是有多恐怖。

    在这个大陆之上,魂医之术的研究,魂医圣山说是第二,就没有谁敢说自己是第一,自那次以后,天绝经已经是被公认的绝症了,得了天绝经的病人,就乖乖等死吧。

    独孤寅发出那道大笑声之后,其目光隐晦地在坐在某处的暗衍身上扫过,便即住口不言了,这一举动也让众多心中猜测的围观之人们摸不着头脑,这老家伙,到底能不能治好天绝经的病人呢?

    只是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没有谁敢轻易下结论,而此时他们的目光,已经从独孤寅的身上移开,来到了那最后一个灰衣身影的身上。

    这个身影自然就是沈非了,相对于“名不见经传”的独孤寅来说,沈非的大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都想要看看这个名声如雷贯耳的沈家天才,到底会选到一个什么样的伤者病人?

    事实上此时留给沈非的已经只有最后一个石台了,他一向喜欢顺其自然,而且他对自己的运气一向都很有信心,这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个病人,应该会给自己一些惊喜吧?

    只不过沈非没有看到的是,当他缓步朝着那最后一个石台走去的时候,魂医圣山大长老和二长老的眼眸之中,再次露出了一抹感慨,似乎那个石台上的病人,也并不普通啊。

    哗!

    沈非没有丝毫犹豫,走到石台面前的时候,径直掀开了石台之上蒙着的黑布,而这一揭开,仿佛是将那一层特殊的气息也轰散了一般,让得众人终于是对那石台上的身影一目了然。

    “咦?那不是魂医圣山的七长老夜流吗?他怎么了?”

    其中一些眼尖的强者和魂医师们,都是第一时间看到了那黑衣老者的形貌,当即有一人惊呼出声,将这些人心中的想法瞬间坐实。

    魂医圣山乃是大陆高阶魂医师云集之地,能在魂医圣山这样的地方坐上实权长老的位置,每一个拉出来恐怕都是魂医榜上鼎鼎有名的顶尖魂医强者。

    比如说这位七长老夜流,就是丹武大陆大名鼎鼎的一名魂医强者,其魂医之术出神入化,就算是那六长老陆渊,或是在场参加魂医榜大会的沈誉他们,也不敢说自己在魂医之术上,就一定比夜流更加强横。

    可就是这么一位强横的顶尖魂医师,堂堂的魂医圣山七长老,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躺在了那里,也不知道到底得了什么病症?

    要知道夜流可不仅仅是魂医之术了得,其丹气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七重丹圣的层次,在这个大陆之上,想要伤得到他的根本没有多少人。

    再加上夜流背靠魂医圣山,就算是五大家族的顶尖强者想要对他出手,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一个不慎,可是会得罪这尊庞然大物的。

    隔着这么老远的距离,外围众人根本就感应不到夜流的气息,反倒是沈非,此时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因为在他强悍的灵魂之力感应之下,却是没有发现这黑衣老者身上到底有什么伤?

    在沈非打量夜流的同时,不远处的独孤寅也是目光闪烁,不过以他的灵魂之力,自然也感应不出夜流到底是什么病症,当下心头有些疑惑。

    反观远处的魂医圣山几大长老,此时却是盯着沈非的脸色一动不动,他们都想要从这个沈家年轻天才的脸上,看出某些端倪。

    作为魂医圣山的七长老,夜流在圣山的人缘还是很好的,可谁也没有料到,只是一年前从某地出来之后的夜流,直接陷入了沉睡,任龙弥他们用尽了手段,也不能将之救醒。

    甚至是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龙弥他们连夜流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陷入沉睡都没有探查出来,这查不出病因就无法对症下药,这一年时间来,真是将这些圣山长老们给愁坏了。

    不得已之下,龙弥等长老只能是求助于山主暗衍了,岂知道暗衍在查探过夜流之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转身走了,让得一众圣山长老面面相觑。

    到得后来,龙弥他们只能是认为暗衍也束手无策,只是为了顾及面子才不发一言,如此一来,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夜流一天比一天萎靡,也不知道哪一天就要坚持不住离他们而去。

    每一个魂医圣山的长老,都是圣山的绝对支柱,再加上夜流和善温和人缘颇好,哪怕是像观宇这样的阴险之辈,也不想看到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希望有谁能够找到救治夜流的方法。

    魂医圣山虽然号称大陆之上聚集最多魂医师的地方,可大陆之上藏龙卧虎,谁也不能保证在其他的地方,就有着一个能够救治夜流的高阶魂医师。

    所以在诸多长老商量之下,将夜流当作了第一项魂医榜大会的比试项目,以期能够出现一个魂医强者,将夜流给治好。

    可是当龙弥他们看到选中夜流的竟然是那个沈家天才之时,心中都不由升腾起一抹失望,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沈非的魂医之术和见识,恐怕是这一百零八名高级魂医圣之中最差的。

    就算是素清,在这一段时间看过魂医圣山典籍之后,经验见识也是突飞猛进,沈非丹气修炼速度固然妖孽,可是这魂医之术,比起大陆顶尖魂医师来恐怕就差得太多了吧?

    夜流这种连见多识广的诸魂医圣山众多长老都研究不透的病症,交给沈非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别一个不慎,反而将夜流给治坏了吧?

    某处座椅之中,和暗衍有所嫌隙的沈家老祖一直没有开口,但是心中好奇的李家老祖却终于是忍不住开口相问了。

    “暗衍山主,沈非那个病人,到底是什么病症啊?”

    李家老祖和暗衍没有什么过节,而且就算有过节,他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这话问出之后,不仅是萧楚两家老祖,就连沈家老祖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别看沈家老祖表面上毫不在乎,其实他还是很在意沈非在这一次魂医榜大会上的表现的,若是连这第一轮都通不过,那可和沈非偌大的名头不符啊。

    李家老祖知道,对于其他那些台上病人,或许暗衍这个山主并不太过清楚,可沈非面前石台上的身影却是魂医圣山的七长老啊,他不相信暗衍会不知情。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夜流长老到底是怎么了?”

    哪知道暗衍的第一句话,就让诸家老祖的脑袋齐齐地转了过来,沈家老祖也不例外,同时他们还想到一个可能,当下心头一沉。

    接着就听得暗衍继续说道:“不瞒各位前辈,夜流长老的病症我也曾经看过,说来惭愧,我学艺不精,连他是怎么陷入沉睡的也没有看出来。”

    五大家族的老祖,那是和魂医圣山老山主一辈的,鬼老和暗衍相对来说低了一辈,所以暗衍也得称一声“前辈”。

    只是这个时候,几大老祖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他们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沈家老祖,心中暗暗咒骂这魂医榜大会实在是太坑人了吧,这第一项比试,就是不给人活路啊。

    开什么玩笑,连这个号称大陆第一魂医师,身为魂医圣山山主的暗衍都搞不清楚那圣山七长老的病症,却弄进了魂医榜大会的第一项比试之中,这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可以说谁要是抽到了这个魂医圣山的七长老,谁就和魂医榜大会的第二轮无缘了,试问在这个大陆之上,还有谁的魂医之术能超过圣山山主暗衍,连这位都束手无策,更何况其他人了。

    想到这里,沈家老祖盯着暗衍,一脸阴沉地说道:“暗衍山主,那夜流长老,不会是你们故意安排给沈非的吧?”

    沈家老祖原本就因为当年圣魂城的事对暗衍有些不待见,此时此刻,他俨然是阴谋论了,而且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要知道沈非这一次联合四大家族,目的就是将暗衍和观宇师徒的那些卑鄙行径给揭破,但如果此事走漏了风声,让得魂医圣山提前得知,说不定就会先下手为强。

    这一点,从那夜沈家刚刚住进宣悦阁,沈非遭到袭击就可能看出一些端倪了,以这位暗衍山主老谋深算的本事,这并非不可能。

    只是气头上的沈家老祖似乎是忘了,这一百零八个病人伤者,是由一百零八名高级魂医圣自己挑选的,就算是暗衍,也不可能控制沈非精准地选中那圣山七长老吧?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