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铸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外国庄家?

    “从上周开始,前段时间一直动荡不定的泽业股份一路飙升,截止今日收盘,每股25.88元,和两周前相比,涨幅已经超过100%……”

    “根据我行首席财经师预测,一直动荡的泽业股票忽然在短时间内出现大幅度上涨,和泽业董事长赵泽君重回大陆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赵泽君重新回到大陆,击碎了之前流传的谣言,让股民重新恢复了信心……”

    “泽业地产的业绩一向良好,但是我必须要提醒广大股民,在之前一年,泽业股票也出现过大规模的涨跌,不排除有幕后庄家操盘的可能性。我个人建议,此时还是以观望为主,防止庄家抛售,股价暴跌……”

    “内地开始经济地产经济刺激政策,泽业股价暴涨,恰恰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建议广大股民合理追高,可以适当买入,但切忌押入全副身家……”

    “证监会发表声明,目前尚未发现泽业股票有任何违规迹象……”

    从赵泽君和乔欣云一起吃豆腐脑那天开始,泽业股票就像吹气球一样,进入了疯涨阶段,五天的交易日中,几乎每天都在以超过15%的速度疯涨,这在不设置涨跌幅的港股市场虽然不算百年不遇,但也是极为罕见的现象。

    各路媒体、财经评论都纷纷把目光对准了这支股票。

    最坐不住的,还是股民。

    追涨杀跌,这是人的心里常态,嘴上说要低买高卖,可是到了现实中,则会发现恰恰相反。

    一开始的一两天,股民还能坚持的住,可是随着之后股票不断上涨,上涨速度越来越快,股民渐渐崩不住了,后悔自己没有早一天下手。

    崩不住的,不止是股民。

    黑马聊天群里,有些乱起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还有人在做这支股票?”

    上次聚会之后,他们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投资’,但是投入进去的,不过是手头三分之一的资金,根本不足以把股价炒到这么高。

    “肯定是有人在坐庄!应该不是泽字系自身,他们最近没有大额资金流入股市!”

    “我们现在还跟不跟?”

    一阵沉默,这个决定不太好做。

    既然有另外的人在坐泽业股票,那么涨到多高就不好说了。

    泽业的盘子是很大,但超过一半以上还有两年都无法流通,而且经过前面几次的反复攫取价值,之前12块钱其实是个很低的价格。

    港股市场上,股票被炒出十倍并不罕见,这两年市场又开始回暖,所以并不排除对方要把泽业股票炒到一个天价的可能性。

    现在不跟,直接抛售,仅仅只能赚一笔小钱,而且后期再入场代价会越来越高。显然是白白错过了到手的一大笔好处。

    但是如果跟下去,对方只是想炒到二三十块钱,那自己这些人就成接盘侠了。

    以前他们操盘,他们是上帝,一切决定都很容易;现在决定权不在他们手里,怎么做都显得异常艰难。

    最后,‘黑马老大’决定,先把目前手头所有的泽业股票都砸出去!

    现在抛售,可以赚几个亿,但是他的目标并不是赚这一笔钱,而是‘摸底’。

    目前黑马聊天群手里的股份加在一起,足够对二级市场流通的泽业股票总盘子产生一定的影响,大批量抛售,正常情况下必然会导致股价一定程度的下跌。

    如果另外一方神秘庄家手头资金不足,或者已经到了对方心里预期价位,那么必然会跟着抛售,引起股价持续暴跌;相反,如果股价不跌,就说明对方的资金雄厚,并且远远没有到他们的心里价位,正在救盘,继续朝上拉。

    抛售后,泽业的股价出现了一个小幅度的下跌,在当天休市前最后两个小时内,长期以来的红字终于变成了绿字。

    哪知道第二天一早,泽业的股票出现了报复性的上涨,一开市就反弹并且超过了下跌前的价位,仅仅半天后,又暴涨5%。

    这就完全没有犹豫的必要了,说明在对方那个神秘庄家眼里,黑马这点股份根本造不成实质性威胁,对方的资金非常充裕。

    “不用犹豫了!按照这个势头,拉到50块钱以上都很正常,全部投下去,超过40之后,开始逐步抛售。”

    从始至终,黑马这帮人都没对泽字系本身进行太多关注。

    赵泽君和泽业高管手头虽然有大批股票,但两年之后才能解禁,无法对目前市场造成影响;至于坐庄,到这一步需要的钱可不是几亿几十亿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有这么大笔资金调动,泽字系不可能瞒得过去。

    很可能是国际大炒家插手进来。

    果然不出所料,均价在27块钱买进之后,泽业的股票还是在一路暴涨,很快就逼近了40大关。

    这天上午一开盘,股价忽然又一次小幅暴涨,达到了42.21元,

    黑马老大立刻联系聊天室里成员,准备分批抛售。

    就在此时,在他面前的另外一台电脑上,泽业股票的价格指数忽然成了绿字。

    “什么情况!”

    “老大,泽业股价跌了!”

    “我草,到顶了!”

    “老大赶紧抛吧,不要再等了……”

    就这么一耽误,股价就像雪崩似的朝下跳,跌倒了38.22。

    “全部抛售!”黑马老大一咬牙,飞快的敲了几行字。

    可是群里成员愕然发现,他们的股票已经卖不掉了。

    股价跌的太快,除了因为有庄家大额抛售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对方的抛售价格太低,以至于想按照市价稍低一点的挂价都完全无法达成交易。

    一笔挂38,一笔挂36,当然是36的能卖掉,等到38的撤单重新挂36,人家又挂出了33。

    “操!”黑马老大忽然冒出来一个很可怕的念头,难道这是一个专门针对自己这些人的陷阱?

    可是,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又从哪来这么多钱布置一个陷阱?

    现在根本来不及想这么多,必须尽快抛售,否则这么大一次‘股灾’后,泽业股票必然会降入冰点,自己这些人的钱会被彻底套牢。

    不错,泽业只要不倒,也许总有解套的一天。可是这需要多久,一年?两年?

    开什么玩笑,这一次,他们总共投入进去超过五十亿的资金,不是五十块!不要说被套牢一年,就是套牢一个月,都是难以承受的代价!毕竟聊天室的这些人不是商人,也没有持续不断的稳定实体收入,这些钱几乎就是他们个人能调动的全部身家,其中还包括一部分借贷!

    “挂低价,不要想着赚钱了,一定要把本保住!”黑马老大几乎是对着电脑叫出来。

    就在此时,另外一台显示股市的电脑上,泽业股票的价格忽然被冻结住了,一闪一闪的,显示出‘禁止交易’四个红字。

    “怎么回事!”

    整个聊天室的人都如坠冰窖。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