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铸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 股市阻击

    大半年的时间里,国内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

    和阅读和泽阅中文网的官司打到最高院,绵延了几个月之后,最后泽阅中文网败诉。

    这个败诉,并不是指违约官司败诉,那个没什么好讲的,单方面停止内容供应,肯定是泽阅要赔钱。

    而是指泽业告和阅读垄断官司败诉。

    从表面上看,和阅读的理由很站得住脚:你告我垄断,但是现在我并没有形成垄断,充其量只能说用包月的方式,未来可能会产生垄断,可是在当前,根本不存在垄断的事实。

    一个人未来可能成为坏人,做坏事,所以现在我们就要干掉他?这种想法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

    泽阅败诉之后,和阅读立刻反诉泽阅中文网内容垄断。

    这是事实。目前网络小说市场,超过80%的原创内容和作家,都出自泽阅中文网,泽阅完全可以一手操纵整个市场,事实上已经形成了行业垄断。

    泽阅中文网辩解,第一,泽阅并没有利用事实形成的垄断地位,进行任何垄断行为,对市场造成危害;第二,由于网络小说是一个小众行业,为了保障行业发展和作者利益,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龙头企业,来进行资源统一调配。

    本来市场盘子就不大,要是东一个西一个的网站冒出来,各行其是,恶性竞争,网络小说市场只能被毁掉。

    没有孤,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

    这几场持续绵延的官司赚足了眼球,最后却没有宣判,而是进行了调解。

    泽阅这边,赔偿和阅读一千万元违约金,和阅读修改包月政策:包月的小说,只针对已经完结一年以上并且字数不超过两百万字的。

    表面上看起来,最后其实是泽阅取得了胜利。

    但是在这场官司后,业内冒出了好几家颇为正规的网络小说网站,短短一个月之间,就拿下了接近10%的市场份额,甚至有一部分泽阅中文网的精品作者跳槽。

    以前不是没有竞争对手,但是无论在规模、背景,还是政策上,泽阅中文网都能死死的压制住所有对手,可以说是养着这批小虾米作为陪衬,但这次明显能感觉到不同:网络小说的盘子越来越大,出现了一批大IP后,各方面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不再允许泽联科一家吃独食。

    尤其是在赵泽君出国久久不归的情况下,有些人从中嗅到了机会的气味。

    在上个月,赵泽君邀请李岩宏来伊拉克,在聊了百度的伊拉克投资之后,又单独聊了一下未来网络小说市场。

    之后,百度推出‘百度文学事业部’,开始逐一收购冒出头的几家小说网站,合并组成业内第二大的网站,横纵中文网。泽阅方面,也对横纵一定程度上表示了善意,撤回了之前对跳槽作者的起诉。

    既然早晚要竞争,那不如自己为自己选择一个良性的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泽阅中文网开始大力推广自己的移动短APP,逐步摆脱对于移动合阅读的依赖。

    泽阅方面还算是‘小事’,其实赵泽君心里很清楚,羊群大了自然会吸引狼群,泽阅不可能始终一家独占市场,和上辈子的起点相比,泽阅能独占鳌头至今已经极为难得,百花齐放,一家领队,多家紧追是早晚的事。

    真正的大事,是泽业。

    在赵泽君来伊拉克的五个月之后,泽业顺利上市,当日收盘,股价暴涨超过300%。

    之后半个月,泽业股价一直看好,正如之前很多专家预料的一样,泽业地产的市值突破了千亿,成为在大陆地产企业港股第一股,超过了当前的几家老牌内地地产企业。

    股价高涨,泽业公司内部涌现出了一大批千万、亿万富翁,而赵泽君因为这次上市,可直接计算的身价,已经达到了2012年胡润内地百富榜前三的标准。按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下一年,赵泽君很有可能问鼎首富。要知道,泽联科本身的几大业务都没有上市,无法估计,伊拉克海外业务已经打开了局面,假以时日,几乎等于把内地的事业复制到了伊拉克,成为一个微型版的伊拉克泽字系。

    总之,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泽业发现金融市场上产生了不正常的波动。

    连续几个月来,都有神秘势力在香江股票市场上做泽业股票,手法很简单,低价买进、拉高、高价狂抛获利、压低泽业股价、重新买进……构成循环。

    这种赚钱的方式太简单,来钱太快,对方似乎上了瘾,不断的重复,短短半年时间,预计这些人通过做泽业股票,获利不低于30亿港币。

    公司上市,面向开放的二级市场,难免会遇到有庄家来炒作,可如果对方认准了泽业一家反复来吃,对泽业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第一,股价反复波动,会让股民渐渐的丧失对这支股票的信心。

    普通股民也好,投资大户也好,都不是傻子,泽业股票明显能看出来有人在背后坐庄套利;而股民也并不聪明,因为掌握的信息层级有限,他们不清楚这后面的黑手,到底是泽业本身还是其他什么人。

    一旦大部分股民甚至所有股民都对这支股票丧失了信心,泽业股票将彻底沦为一支一蹶不振的垃圾股,到时候,再多的利好消息,都难以挽回市场的心。

    等三年后,赵泽君等股东手里的股票解禁,他们的资产会大幅缩水。

    第二,泽业股价不正常波动,会引起证监会等监管部门的注意,为金融市场运作带来各种阻碍。三天两头来查一下,还怎么做?

    第三,泽业的股票一旦成为垃圾股,反过来会极大的阻碍企业实体的发展,资金获取、泽业广场的名声、用户和当地政府的信心,都会受到重挫。

    第四,对方钱滚钱的方式获利太快,几个亿、几十亿到上百亿,其实就是几轮操作而已,如果不及时应对,对方靠着现在获利的三四十亿,很容易就能翻倍,对泽业二级市场的流通股票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赵泽君、投资人和公司管理层手头虽然有超过50%的股票,但是三年内是不能流通的,无法指望这些股票对对方形成冲击;泽业也想过调用资金对冲,而对方在暗,泽业在明,泽业的大笔资金使用需要进行公告,泽业只要有动作,对方就会偃旗息鼓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后再冒头。

    泽业金融市场的困境才是最大的威胁,这批神秘的炒家像吸血鬼一样,把泽业看成了一个血液旺盛的少女,一点点吸干,庄家赚得脑满肠肥,泽业股票的价值被吸干榨尽,成为垃圾。

    有意思的是,这批庄家的真正身份很神秘,通过了一批不同的代理机构,查不到背后主谋,这批代理机构每次却都会不约而同的同时出手,显然是隶属于同一拨幕后庄家。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