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3章 最坑的盟友

    “沧澜江水患?您别开笑了。”

    “你算个屁,老子大老远跑来就为和你开玩笑吗?自己出去看看,用不了多少时间,水就能淹到你黑龙府府城了。”

    “这……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空和你细说了,我得赶紧去庆斌府。”

    “白家果然高义,竟然劳驾您亲自……”

    “行了行了,我走了。”

    白武掩饰着尴尬的神色,匆匆从黑龙府府城飞出。黑龙府府主和一众幕僚亲自送出,送贵宾的同时更是要亲眼确认一下。当望到远处奔腾而来洪水后,一群几乎惊掉下巴的大佬们,才手忙脚乱的安排人手去救灾。

    类似的场景不光发生在黑龙府,只要是沧澜江流域的区域基本都会重复一遍。被通知到的人,无一不对白武再三感谢,并为北海白家的社会责任感致以最高的敬意。可他们却不知道,白武这位四处奔波的英雄,心情是何等的卧槽。

    现在都把白家当恩人,可万一真相传出去,北海白家得成穹州公敌。哪怕最霸道的大蒙山宋家,也没干过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直接把沧澜江给决堤了。

    张南这个盟友,真尼玛的坑啊。

    不过白武现在也只能抑郁,还没工夫去骂张南。这诺大的东帝穹州,超长的沧澜江流域,即便反虚境是瞬息万里,想跑一遍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白武是没工夫,但有人有工夫骂。此时此刻,北海白家,几乎整个宅院都能听到白云飞的咆哮。

    “混蛋,混蛋!!你告诉我,他是不是疯了?!他怎么能这么干?!他怎么敢这么干……白武是干什么吃的?让他跟着去是干什么了?就给我干成这样……”

    白云飞年轻时也性情过,不过后来家族遭变,被迫离开天昊圣州。从那时候去,白云飞已经稳重了很多,喜怒不形于色。四大世家之主,白家的作风最稳。在外面几乎不结仇,反倒是恩情一大堆。若是他白云飞没点城府,白家在东帝穹州也混不到今天这个地位。

    可是现在,白云飞再也稳不下去了。语无伦次的在那大骂,几乎是跳着脚的骂。

    那是沧澜江啊,东帝穹州的母亲河,生命之河。真要让人知道水患的事情和白家有关,别说四大世家地位了,还能不能在穹州扎根都两说。

    白云飞与张南结盟,实际上就是打着借刀杀人的主意。哪怕计划顺利,最后也会把张南给卖给圣殿顶包。毕竟之前那两个圣殿杀手的死,总要有人背锅负责。而这口锅,毫无疑问是张南的。如果计划中途失败,更是会第一时间把张南退出去。

    总之,按照正常展开,这盘棋从一开始,白家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结果还没等走到卖队友那一步,自己就先被坑的死死的。

    “云飞,你先消消气。都这个时候了,骂再多又有什么用……”

    白云飞身旁还站着两位老者,一个高个一个矮个。这两位是白云飞的两位族叔,反虚强者,白家的元老。当年白家从圣州逃出,很多人死在途中。上一辈的强者,就剩下这么两位。

    “四叔,六叔。”白云飞平复了下心情,咬牙切齿道:“这件事是我错了,从一开始就不该找那个张南。”

    “当初我们是统一意见的,这不是你的责任。”高个老者道:“而且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关键是,接下来我们要怎样做。”

    “四哥所言极是。”矮个老者道:“云飞啊,现在白家到了一个关键节点,我们两个老家伙避世太久,还是得你拿个主意啊。”

    “嗯……”白云飞压下抑郁的心情,皱眉思索。

    这事的确有些麻烦。

    按照原先的想法,主要利用张南去做事,白家只提供情报支持,不会直接介入。可是到了现在,白家想不入局也不行了。

    “首先,要把水患的危害降至最低。”白云飞沉声道:“能派的人手全部派出去,用阵法也好,用人堆也好,大水不能扩散到黑龙府之外。还有上下统一口径,水患的缘由绝对不能承认和我们有关。还有那个张南……”

    白云飞狠狠咬了咬牙道:“也不能承认和他有关,否则我们势必被牵连。”

    说实在的,白云飞是一点都不想给张南背锅。可是这事不比圣殿,他想摘都摘不干净。只能尽心尽力的,帮张南把屁股擦干净。

    白云飞一番安排之后,两位白家元老点头,都比较认可。

    “这是内患,外忧也要解决。”高个老者沉声道:“奎木狼和娄金狗来穹州的目的,必须要弄个清楚。如果他们是偶然前来,我们只需要小心提防便可。可如果是奉命,按就说明圣殿要对我们动真格的了。”

    “我觉得不会。”矮个老者想了想:“我们离开了圣州,于圣殿的利益已无冲突,他们当年都没赶紧杀绝,如今时隔几百年,又怎可能突然改变主意。”

    “等黑龙峡的战斗结束,或许就能有个答案。”白云飞叹了口气:“只希望那张南能保住一条命,他要是死了,我白家和圣殿之间,可就没了任何缓冲了。”

    高个老者点头。

    对于张南是否能取胜这件事,根本不会有悬念。

    圣殿那些杀手,完全不能以寻常武者的概念去揣摩。张南修为或许更强,可人家不和你正面打。如果能阴死你就阴死你,不能阴死你就躲着,一点办法都没有。真要那么好对付,他们当年也不会那般狼狈。

    “四哥,云飞。”矮个老者却好像有不同的看法,突然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张南胜了,会是怎么个结果?”

    “没这种可能。”高个老者摇头:“别忘了,奎木狼和娄金狗不是寻常杀手,当年咱们两个,不都险些折在他们手下么。”

    “你忘了一件事。”矮个老者道:“沧澜江不是寻常河流,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让其泛洪的。”

    白云飞与高个老者都是一怔。

    光顾着生气,还真把这事给忘了。

    沧澜江横跨穹州大陆,是最大的一条河流。这样的河流,本身就是天地之威的一种具象体现。搅动江水很容易,弄几个漩涡更是简单,可掀起滔天巨浪,甚至引发洪灾,即便是反虚强者也难做到。至少白家这几位,自问没有那个本事。

    “如果他真能赢……”白云飞愁容满面:“那好像更麻烦……”

    星月殿二十八宿,并非没有失手的记录。但失手不可怕,要是被人弄死,就有点可怕了。那意味着,圣殿会派更多更强的杀手过来。那样一来,白家就再也无法回避,与圣殿的正面冲突。

    白云飞现在快头疼死了,越发觉得和张南这个结盟无比失败。

    即怕他死,又怕他把别人弄死,整个是左右为难。

    “罢了,我还是走一趟黑龙峡吧。”白云飞无奈道:“只希望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白云飞还真没担心错。

    此时的奎木狼和娄金狗,现在看不出半点圣殿杀手的风采,在黑龙峡的茫茫江水之下,被张南祸害的不要不要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