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1章 黑龙峡上黑龙舞(上)

    张南从天空上杀下去,不光白武深感蛋疼,下面那两位感觉同样也没好到哪去。

    奎木狼,娄金狗,正如白武所说,这二人是圣殿白虎堂七宿之二,而且还是亲兄弟。

    星月殿二十八宿,每一个都有杀死反虚强者的实力。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反虚强者们大多不会太过提防比自己境界低的人,无形之中又增加了他们的暗杀成功率。

    这样强大的王牌,圣殿从来不会轻易动用。虽然两名圣殿杀手在穹州意外死亡,但并没有到需要他们两个出马的程度。之所以他们两个来穹州,完全是因为顺路。

    他们刚刚出海完成另外一个任务,回程的时候接到消息,得知派去穹州的人出了事。两兄弟几乎都没犹豫,当即就中途转道,来了穹州。

    当年白虎堂追杀白家人失败,圣殿方面没有追究。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白家没胆子再回天昊圣州,只要构不成威胁,没有严重的利益牵扯,圣殿高层便不会太过在意。后来更是干脆当成了后备军试炼目标,一波波的派人。

    但对于专职暗杀星月殿,这件事基本可以算是一次失败。而负责执行任务的白虎堂,更是将此事视为耻辱。只是介于圣殿条律,他们也不好私下展开大规模追杀行动。

    可两个杀手意外死了,他们又刚好在海上,有充足的理由和借口来穹州。

    当然,他们只有调查的权力,而不能随意向白家出手。他们这个级别的杀手,至少要星月殿殿主下令才可以。否则的话,他们就不再是杀手,而是被追杀的对象。

    奎木狼和娄金狗他们两个在那虐杀来袭的黑衣人,并非是好这一口。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杀人是很严肃的事情。动不动就玩虐杀,那是变态杀人狂,而他们是职业的。之所以在那猫捉老鼠拖时间,是因为他们在观察。

    想看看会不会还有其他杀手隐藏,想看看这场袭击是不是欲盖弥彰。

    虽然他们觉得不大可能是针对他们,之前在船舱里也曾就这一点谈笑风生。但嘴上说说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一点警惕都没有,他们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名头。而且两个人非常希望,白家能对他们出手。

    如此一来,他们便可名正言顺的刺杀白云飞。

    他们看似在虐杀那些黑衣人,实际上一直做着防备。如果有谁趁这个机会偷袭,势必遭到他们雷霆暴雨般的反击。可把所有黑衣人都杀掉之后,也没有等到其他人出现,想着也是自己多心了。

    但就在他们刚刚放下戒备,想要离开的时候,张南嗷一嗓子,从天而降。

    惊吓固然是有,但更多的是愤怒。

    “好一个白家,几百年不见,胆子竟然这般大了。”娄金狗本就脾气相对暴躁,此刻更是怒急。

    奎木狼没有发怒,只是目光越发的阴霾狠厉:“如此也好,无需我们再去查什么了。两个小家伙的死,必然是白家下手。”

    他们两个是希望白家对他们出手,却没想到这么嚣张。当众叫破圣殿之名,显然这是不死不休。

    唰,两人身形同时闪动,几乎在一瞬间隐入了黑龙峡的草木之间。

    奎木狼与娄金狗分别隐入不同的方向,没有做任何的交流,甚至连目光的简单交汇都没有。

    兄弟并肩协作数百年,彼此就像对方的手脚一样,很清楚彼此的想法。

    隐起自身的气息,只等对方搜寻的时候,寻机刺杀。

    此刻他们根本没有去考虑来袭者的境界,只将自身的优势放到最大。不管来袭者是反虚境还是和他们一样的轮回,又或者更弱,他们都会这样做。

    二十八星宿,是杀手,不是莽夫。在他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正面战斗的概念。杀死敌人是目的,采用怎样的方式并不重要。

    白武在高空望见,也是懊恼的攥了攥拳。

    当年白家之所以被白虎堂七宿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并非他们没有抵抗的勇气和决心。只是那些星宿杀手,就像鬼魅一样隐在身边,即便白云飞那样的强者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可只要稍微不留神,那些杀手变化突然出现,给予致命一击。

    现在白武只希望,张南能看出厉害,主动撤退。虽然现在已暴露,但并没有到绝境上。回去和家主商议,总能找到弥补的办法。

    张南的确看出奎木狼与娄金狗的不凡,甚至还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因为张南还是第一次见到,在气息隐匿方面有能差点骗过他的武者。

    张南的系统扫描有多种模式,在平时的普通状态下,便可察觉反虚强者的接近。当然了,这种察觉不代表就能防患于未然。如果对方的行动速度够快,便可以在张南做出反应之前得手。比如之前山中老人以幻星沙海偷袭张南,便是速度超出张南的反应。

    但即便是那样,山中老人也在张南的感知之中。而且眼前这两个不同,张南的普通模式,竟然查不到他们的气息。唯有开启正式的扫描,才找出了那两个人的身形。

    “有点意思。”张南手腕一翻,掏出了灭渡七杀尺。

    七杀尺微微抖动,的煞气喷涌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旋,在峡谷上空呼号咆哮。

    “不是白家的手段。”

    “请的外援?”

    奎木狼和娄金狗很是有些惊讶。

    他们当然能感觉的到,那煞气是何等的恐怖。寻常的轮回强者别说驾驭,不被侵袭入体都算是修为精深了。可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竟然刻意操控自如,并有拿煞气做攻伐手段的意思。

    不过惊讶归惊讶,两人并没有丝毫畏惧,甚至表情上还带着些许嘲弄。

    寻常轮回境怕那个,他们可不怕。

    常年行走于阴暗之中,又有圣印护身。这种煞气,对他们来说,和寻常的攻击手段没有任何区别。

    在二人看来,张南势必是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便想用这煞气把他们逼出来。

    “白家显然是花了心思,竟然请了这种偏门高手。不过可惜,没用。”奎木狼与娄金狗都是暗自冷笑。

    常有被他们追杀的武者找不到他们踪迹,会想着用一些办法逼他们显身。张南这一手虽然有些意外,但套路还是以前的套路,算不得新鲜。

    他们只需等待张南露出破绽,然后在对方的不甘之中,给予致命一击。

    不光这二人如此想,白武也是一样。

    “哎,没用啊……”白武叹息。

    之前张南以七杀尺镇过天风府的上境世家武者,白武知道张南有操控煞气的本事。但是他了解圣殿,了解二十八宿。这样的伎俩,不可能把对方逼出来。因为类似这些方法,白家当年都用过。

    可就在白武叹息,奎木狼与娄金狗冷笑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张南的煞气,不是单纯的聚拢在一起,而是隐隐有些要化形的意思。似乎有一个恐怖而又强大的气息,在煞气之中似要孕育而生。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