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9章 白武的恐惧

    半个月之后,沧澜江,黑龙峡。

    张南与白武悬在高空云端,眺望着下方河口。

    沧澜江是东帝穹州最大的一条江河,由东向西横贯整片大陆,最窄的地方也有一里的宽度,人站在江边颇有一种眺望湖海的感觉。这条江虽然够大,但江水一直很温驯,小船都可以在上面平稳行驶,算是穹州的一条母亲河,一条生命之河。

    黑龙峡在黑龙府的最西端,位于沧澜江主干流上。从这里过黑龙府,而后在天风府与庆斌府中间穿过,最后入北海。

    沧澜江水面一直很平静,但这黑龙峡却是一处险地。危险不是来自于江水,而是源自于黑龙峡。黑龙峡内瘴气弥漫,更有凶猛的异兽横行。往来船只若是没有六境以上武者护卫,从不敢从这里经过。

    但即便是大世家的船只,若无要紧之事,也不会从黑龙峡走。而是在到黑龙峡之前,绕行其他河道,避开这里,免得麻烦。

    而现在,黑龙峡前来了一艘船。

    船为三层楼船,长约二十丈,虽然没有悬挂旗号,但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商船。敢走黑龙峡的,也只有那些大世家才有这个底气。

    “就是那艘船?”张南问。

    “情报不会有错。”白武点头:“圣殿杀手每次来穹州,行动都很隐秘。虽然我们也偶有查到踪迹,但次数并不多,而且都是在对方活动许久之后才有发现。可这次却是在对方一登陆就被我们的人查到,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武兄强调这个,莫不是怀疑他们是故意泄露的行踪?”张南问。

    白武不愿意让张南叫他白兄,更多是出于对家主地位的维护,不想让张南把他和白云飞放在同一个阶层上。而张南行事虽然高调,但多是事出有因。与人相处的时候,还是保持最起码的尊重。所以退而求其次,以武兄相称。

    “这倒不是,我们的消息来源还是很可靠的。这次能查到的确有些原因,只是不便与先生说明白。”白武道:“我是想提醒先生,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错过只怕不会再有第二次。所以先生一会出手的时候,千万千万记得按计划行事,切不可节外生枝。”

    “放心。”张南微微点头。

    白家是从天昊圣州来的,肯定有他们的消息渠道。像这种隐私的事情,张南肯定不会去问白武是怎么查到的。但白武的叮嘱,张南究竟会不会听,就要看心情了。

    不过张南不用马上动,一会由白家派的人先出手。这波袭击不为伤敌,只为试探。

    这是白家的计划。

    面对圣殿那样的对手,不管情报来源多么可靠,都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杀手不在那艘船上,都不能贸然出手。一旦让对方有了警惕,就很难再找这样的机会了。

    黑龙峡内两侧都是陡峭的断崖,此刻在那断崖的树丛杂草之间,隐藏着许许多多的身影。一个个均是黑衣蒙面,眼中闪着阴冷的杀机。这些人修为最低的也是先天武者,一共有两百余人。

    埋伏的这些黑衣杀手虽然是白家安排,但并非是白家之人,而是白武专门雇佣来的。

    杀手不是天昊圣州的专利,东帝穹州同样有这样的买卖在。许多小世家在大世家的夹缝中生存艰难,便转而发展黑暗世界的勾当。这些受雇而来的杀手,并不知道雇佣者是谁,也不知道要伏击的对象是谁。他们只知道,自己接受的指令,是把船上的人杀光。

    可这些杀手所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伏击尚未开始,已然被对方发现了。

    “有埋伏。”

    “知道。”

    船舱之内,两人面对面的坐着饮酒。

    这两个人长的有些像,均是细眼瘦腮,身材修长。只不过其中一个双眼微眯,阴霾内敛。而另外一个则是目露凶光,显得凶厉异常。

    “一群外行人。”凶厉男子哼了一声:“气息隐藏的倒不错,可这杀气隔着两里地都能感觉的到。白家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设伏。”

    阴霾男子摇头道:“那些人应该不是冲我们来的。”

    “你怎知道?”凶厉男子道:“我们的行踪虽然隐秘,可白家在圣州的人脉还有些,之前又刚刚折了两个废物,他们必然会提高警惕。”

    “白家不会有胆子直接圣殿对抗,而且要冲我们来的话,埋伏的那些人也不够。”阴霾男子道:“虽然你我兄弟两个接这任务有些偶然,但即便是那些见习的后辈,也不是那些人所能拿下的。”

    “这倒是。”凶厉男子摸了摸下巴:“先天境虽然不少,但造化境只有十个,通法境也只有一个。如果换成那些小家伙,固然敌不过,但也不至于脱不了身。”

    阴霾男子淡淡道:“白家如果知道来的是我们,即便是他有那个胆子伏击,也该派几个反虚强者过来才是。。”

    “哈哈,可不是么。”凶厉男子怪笑了一声,似是回忆起什么:“记得当年,如果不是老大来迟一步,那白云飞又怎能躲过咱们的追杀。不过我可不觉得那胆小鬼,会有派人伏击外面的胆子。如果他知道是我们,该第一时间挖洞躲起来才是。”

    “这次我们过来,虽然有些偶然,但也算是让当年的事情有个结果。”阴霾男子道:“白云飞是从我们手上跑的,现在由我们终结他,是最完美的结果。”

    “说起来这件事,也是白虎堂的耻辱。”凶厉男子点头,眼中凶光更甚:“当年杀他,只有老大才有把握。可几百年过去,今时不同往日。不取了他的性命,我誓不回圣殿。”

    “不要冲动。”阴霾男子微微皱眉:“白云飞能杀则杀,不能杀就留给那些后辈们继续练手。我们两个来这一趟,可是另有任务的。”

    就在两名男子交谈之时,白家雇佣的那些杀手动了。

    第一波攻击,是铺天盖地的梭镖。

    楼船上有不少水手和护卫,各个都有武道修为在身。寻常的梭镖再如何密集,也难伤他们分毫。可现在出手的这些,几乎是清一色的先天武者。梭镖上包裹着天地元气,这一波下来,水手们又怎能抵挡。

    伴随着一阵惨叫,甲板上的水手近乎尽数被击倒。亦有更多的梭镖,射在了船体之上。

    若是寻常船只,这一波下来,只怕瞬间就会被击碎。好在这楼船上亦有阵法防护,虽然算不得多精妙,但也能抵挡一二。

    轰隆隆一阵声响,许多梭镖插入了船体。但最大的威力为阵法所阻,并未造成更严重的破坏。

    但这些梭镖只是前奏,真正的袭击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插入船体的梭镖尚在颤抖,黑衣杀手们便疾风一般从崖壁上跃下。

    “敌袭!!”

    “抄家伙,应战!”

    楼船上的人并未因为突然到来的袭击而慌乱,大多世家都传承久远,积下恩怨情仇连家主都未必能说的清楚。在外面闯荡走动,遇到敌人再平常不过。

    虽然楼船上的水手大多是下境修为,但也并非没有中境武者。伴随着一阵阵呐喊,许多先天武者从船舱里涌出,与黑衣杀手们混战在一处。

    张南在云端百无聊赖的看着下面的场面。

    很显然,那些水手敌不过杀手们,被全灭只是时间问题。要是换成张南,才不会搞这种前戏。

    张南已经扫描过那艘船,只是因为距离较远,只能看一个大概,确认不了具体身份以及修为。但是张南依然可以感觉到,在船舱里的一个单独隔间内,有两个强大的存在。

    与船上的其他人相比,那两个人给张南的感觉非常不一样。

    明明就在那里,可又给人一种不存在的缥缈感。尽管察觉不到修为,可却隐隐带着一种说不清的危险。

    张南没有见过活着的圣殿杀手,但心中可以肯定,如果白家的情报属实,那两人九成就是正主。

    如果不是白武在旁边看出张南蠢蠢欲动,一个劲的在那劝阻,张南早就冲下去了。毕竟是联盟之后的第一次正式行动,总也得给对方点面子。

    张南在那等啊等的,总算等到黑衣杀手们确立绝对优势,清除了甲板上的抵抗力量,冲进船舱里面。

    杀手们冲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轰隆隆几声巨响,船舱被打出几个窟窿,杀手们从窟窿中倒飞而出。

    “一群废物,本以为能躲躲清闲呢。”

    “算了,就当活动活动手脚好了。”

    两个身材修长,相貌相近的男子从船舱里走出。

    “正主总算出来了。”张南总算等到了,活动了下手腕,便准备下去。

    “不能去!”白武一把拽住了张南。

    张南一阵疑惑,扭头刚要询问,却看见白武一张铁青铁青的脸。

    白武,从张南见过他第一面起,就能看出这是一条硬汉。再加上反虚境的修为,很难想象他会畏惧什么。

    可是现在,张南在白武的脸上,却看到了恐惧。

    “情况有变,先撤!”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