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八章 因果

    是鬼长老身上所携带的叶子,说实话这个答案虽然有些突兀,但在细想过后并不会显得太过出人意料之外。作为魔教最后一个拥有号召力的领袖人物,鬼长老毫无疑问掌握着魔教中最后仅有的资源,包括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神树的碎片对魔教来说是最神圣的圣物,只是千百年来世事变迁,四个碎片也散落开去,陆尘知道确切下落的其中三块碎片都已经不在魔教中人的手里,那么剩下最后一片叶子还在魔教中,还藏在鬼长老这里,其实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

    只是确实似乎便宜了天澜真君,他跟着陆尘去了一趟地下城池,遇到了鬼长老,顺手就宰了这个跟他纠缠争斗了几十年的老对头,还顺带着直接拿了一片“叶子”!

    即使是陆尘也不得不惊叹死光头的这份运气,心里嘀咕着,难道这就是当今第一人的气运?本来要杀掉鬼长老和找到那片叶子都是千难万难的事,结果天澜真君只是跟着自己走了一趟地下城,就一口气都给解决了。

    若不是陆尘心里明白确实是自己先遇到地下城里的那些怪事,是他带着天澜真君下去的,他还真的会怀疑这一切会不会是天澜真君自己谋划的阴谋,甚至就连天澜真君当日将自己先行打发回到地面,也是他故意要杀人夺宝的意图。

    总之到了现在,一切都已过去,也已成了定局,陆尘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至少目前看来,眼前这位实在是天下无双势不可挡,心想事成,连老天都帮他。虽然这货是个疯子,但一个走大运又有本事的疯子的话……

    陆尘觉得自己的牙好像又有点疼痛的感觉了。

    “现在就等天上最后一次血海异象出现了,到了那时,便是血月气息到达顶峰的时刻,也就是我们计划开始实施的时候。”天澜真君看起来果然是对陆尘完全信任了,虽然陆尘自己都对这种待遇有种惊讶之感。不过他一向摸不透天澜真君心底到底是什么想法,也就只好顺其自然。

    其实话又说回来了,世上又有什么人能够真的看得透天澜真君这个人呢?

    “血月?血海异象,最后一次?”虽然陆尘还没有从天澜真君口中听说完整的所谓计划,但他还是迅速而敏锐地抓住了死光头话语中的几个关键词点。

    正当他想细问的时候,天澜真君却忽然一皱眉头,好像想到了什么,低声自言自语:“嗯,不对啊。”

    陆尘怔了一下,却是看到天澜真君面上在这一刻居然露出了些许犹豫与警惕,这对他来说也是不多见的,没有大事他绝不会如此,忍不住便问道:“怎么了?”

    天澜真君沉默片刻,目光深沉,缓缓道:“我想到了一件事。前一段日子里,我曾经请星辰殿的古月真君为我卜算了一下这魔教四件神树碎片的下落,他也十分慎重地施法测算,最后告诉我在这仙城中,有且仅有一件碎片在此,其余三件皆不知下落。”

    陆尘心中一震,面上却还维持着镇定,等了片刻后轻声问道:“具体是什么时候算的,会不会有可能是在他卜算后,其他人才将碎片带到了仙城这里?”

    天澜真君缓缓摇头,眼底深处微光幽暗难明,道:“现在看来,从一开始,这仙城中就至少有四碎片中的两片叶子存在,铁壶老儿手中一片,鬼长老手中一片。还有树枝和种子,现在不知道还不好说,但他应该是对我说谎了。”

    古月真君有没有对天澜真君说谎,他又为什么要说谎?

    这简单的问题后隐藏的事情却很大,影响也许更大,陆尘不敢再说了。只是现在的他其实并不关心那位古月真君到底有何居心,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天澜真君看起来对这些魔教神器碎片志在必得,但除了两片叶子之外,事实上,剩下的两件碎片,也就是树枝和种子,如今也正在这仙城中。

    种子就在他的眼前,就在陆尘的身上;树枝则是在白莲那边。

    一切竟然都在眼皮底下,如果这个秘密被天澜真君发觉知晓了……陆尘忽然觉得自己现在不止是牙疼了,连呼吸都开始有点艰涩起来。

    天澜真君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凝重,负手在大殿中走了几个来回,过了一会后他转过头来,对陆尘说道:“此事影响不小,不可等闲视之,我还是要去处理一下。”

    说完,他便转身向大殿外走去。

    陆尘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对他说些什么,但很快又忍住了,有些事是没办法解释的,就算事实如此,但是如果别人不信,一切便等于全部成空,真实也成了虚假。

    大殿外天澜真君的身影很快消失了,陆尘缓缓走了出来,当天光洒落在他身上时,他微微眯起眼睛,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

    朗朗乾坤,天空高阔,没有半分戾气,更没有半点血海痕迹,看着眼前这样的天空,根本就无法想象它会被那些诡异的血海异象所遮挡。

    当血海异象再次出现的时候,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吧?

    陆尘没有立刻向天澜真君追问的意思,至少看他的样子,迟早会跟自己说的。只不过他现在面前还有一件更重要也更紧迫的事情。

    陆尘镇定了一下心神,然后大步向山下的方向走去。

    早前老马已经派人过来转告他,白莲确实还活着,被他从那片房屋中的废墟里挖了出来。因为天龙山上气氛微妙,白莲确实也不适合继续呆在这山上,不然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有利欲熏心的家伙跑出来杀了这个少女,然后向天澜真君去邀功。

    老马将白莲带到了山下洗马桥旁的房子里,陆尘决定尽快去看看她。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在他的心里,一个原本并不重要的事现在却已成了当务之急。

    白莲脖子上还挂着的那根树枝项链,突然间成了一个很麻烦的东西。

    如果被死光头查到了这玩意,回头过来问陆尘为何不告诉他,陆尘就很难说清楚;就算他不承认见过,但白莲会不会背后插他一刀,对死光头说自己以前曾经见过这根树枝呢?

    陆尘觉得以死光头对魔教神树碎片的重视,很难不起疑心,而他现在最不愿失去的就是死光头对自己的信任。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在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剧变大事中,也许死光头的这种信任,才是自己最大的倚靠。

    只是当他向山下快步走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烦乱,白莲那边,确实不太好处理了:那个少女似乎从来都不能被人真正地掌控过,要怎样才能让她完全、可靠、真正地闭嘴呢?

    死人?

    陆尘沉默地走着,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随即一惊,接下来却又发觉,自己的心中竟然毫无波澜,生死对他来说,也许早就是个麻木而生冷坚硬的东西。

    他好像真的已经失去了那种本该温暖的感情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