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灵的后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九章 这是病

    “阿恒,你这是一种病!”

    呼兰瑾毫不留情地警告:“不要小看任何人的力量,脱离了古神殿,你不再是无所不能的神灵,所谓的不死之身只是比常人拥有更强的恢复能力。

    历史上从来就不缺少被普通人杀死的英雄!就算你提到的远古亡灵不还是烟消云散,我记得你说过,他们就是毁在人类的手中!”

    阿恒微微一笑,道:“就算我有病,现在也不是治病的时候。这里死伤无数,又残破不堪,首要之事还是善后,至于你和小雪,也不宜住在此处了,恐怕连婚事也要拖延了。”

    呼兰瑾摇头道:“大婚之日早已定下,各方宾客云集,岂能说改就改?万幸战斗波及大多是后苑,这里封锁起来,总督府其他各处连夜休整应该还来得及,反正那些人也不是真的为婚礼而来!

    如果阿恒你觉得亏欠小雪,将来在咱们自己的地盘规规矩矩地补办一次好了,反正这次也没有长辈参与,小雪妹妹的父母双亲更远在极北冰原,原定主持婚礼的蒙顿大人已经身故,金婆婆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你的表兄月清魂根本靠不住。

    这场婚礼再如何隆重也少了温情。

    所以,明天的婚礼对我们而言,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一个事实,蛊族少主纳兰雪正式成为光明皇朝冰原军区的女主人——公爵不在的时候,由公爵夫人代掌军政大权。

    至于其他,根本不重要!

    嗯,包括阿恒你在内,都是可有可无的,一切我们都已经安排妥当,根本用不着你操心!”

    阿恒哀叹:还真是考虑周到啊!他看向纳兰雪,欲言又止。

    纳兰雪垂眸轻声道:“阿恒,我说过的,我会追随你的脚步,为你做一切事情,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阿恒强笑道:“小雪,其实我不值得你如此去做。你可曾想过,这场婚礼对你而言,有多么的不公平,或许,我觉得……你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纳兰雪俏脸一白,她虽沉默少言,却冰雪聪明,又怎会不明白阿恒言下之意。

    不等她回答,呼兰瑾已经抢先说道:“时候不早了,阿恒你还是先替我们找个落脚之处吧,如果让未来的冰原公爵夫人住在这废墟之中,那就真的成了天下人的笑话了!”

    阿恒沉吟道:“倒是有个地方,干净整洁,就算带上准备婚礼的佣仆也没有问题,那里人也少,清净得很,就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过去!”

    呼兰瑾拉着纳兰雪的手笑道:“我没什么问题!就是千万别委屈了小雪妹妹?”

    “呃,栖凤楼!”

    “栖凤楼?”呼兰瑾皱起眉头,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想起那究竟是什么所在时,忍不住咬牙切齿,杀气腾腾,“青楼?!你要带我们两个去逛青楼!”

    “姐姐……”纳兰雪连忙拉着呼兰瑾的衣袖,“我们过去只是借住……,阿恒没有其他意思!”

    “唉!”呼兰瑾长叹一声,竟无话可说,良久才无奈道,“阿恒,最好让你的好兄弟关门歇业!今晚,我不想杀人!”

    不想杀人的言下之意,自然就是很想杀人!呼兰瑾现在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

    狼城内北疆军的效率出奇的高,还没等阿恒三人离开总督府,狼城已经恢复了宁静。北疆军一名负责后勤的少将亲自带了医务官和一队士兵进入总督府,处置伤患,休整府内凌乱破损的地方。

    阿恒简单问询了几句,可惜过来的军官也不清楚外面详情,只说贼人已经伏首,俘虏全都送到将军府处置!

    夜色已然深沉,阿恒不愿意再耽搁时间,便带着乔装过的呼兰瑾和纳兰雪离开了总督府,至于总督府内那些负责准备婚礼、为新娘新郎打扮的佣仆们一个也没带。

    因为阿恒拍着胸脯保证,梳妆打扮这种活计,狼城还没几个能胜过栖凤楼的春娘。

    呼兰瑾闻言脸都气绿了,觉得阿恒今天就是特意了给自己添堵的,他根本就是故意破坏明日的婚礼,栖凤楼的老鸨的确很会装扮,如果真的将未来的公爵夫人交给那个什么春娘装扮,呼兰瑾觉得明日的婚礼会成为天下人的笑话。

    在听到阿恒不靠谱的提议后,就连满腹心思纳兰雪也捂嘴偷笑了起来。

    呼兰瑾最终决定,明日还是早早回到总督府,想必那时候一切已经恢复如初了。

    ……

    春娘开门时,还是睡眼惺忪的模样,但是看清来人的面孔时,立即惊喜道:“阿恒少爷,你怎么又来了!”她连忙将三人让了进来。

    听到“又”字,呼兰瑾再也无法忍受,狠狠地在阿恒腰间掐了一把。

    出乎二女意料之外的是,栖凤楼内空空荡荡,的确清净,这让想要杀人的呼兰瑾又是欣慰又是失落。

    阿恒道:“春娘,劳烦你替我找两个干净的房间,安排她们二人住下!至于我,就住小楼的隔壁吧!”

    春娘早就打量着二女,以她阅人无数的眼力,早就瞧出这两名女子虽然乔装,但却都是倾国倾城之姿,心中暗叹:阿恒少爷明日就要成婚,却还半夜带着两个女子进楼,难道是与那亡灵族的贵女生了隔阂,又或者感情不睦!

    她乃知情识趣之人,就算心中有所猜测,也不会表露出来,更不会贸然询问二女的来历。

    春娘按下心思,唤了两个仆人去收拾了房间,又沏了茶水招待三人。

    阿恒犹豫了一下,道:“春娘,怎么不见小楼?”按理说,他们这个动静,胖子早该出来了。

    春娘答道:“天刚黑的时候,北疆军的几名将领找过来,把郭武少爷和小楼少爷都请走了!”

    阿恒皱起眉头:“春娘,不是小楼自己主动跟着离开的吗?”

    春娘奇怪地看了阿恒一眼,摇头道:“来人说的清楚,是特意来请小楼和郭武少爷的!”

    阿恒沉吟不语,按照原来的计划,他只是要求北疆的将领带走郭武一人,不管郭武愿不愿意,都要让他代掌北疆军权,为继任北疆总督铺路。想不到中间却有这样的细微变化,也不知道是北疆的将领自作主张,还是有别的变故。

    不过,从二人自愿跟随离去来看,应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几人又闲聊了片刻,房间已经收拾妥当。

    阿恒将呼兰瑾和纳兰雪送到门口,等二人各自进去后,他却没有立即离开。

    呼兰瑾知道阿恒还有话要说,等纳兰雪关上了房门,才无奈道:“阿恒,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

    阿恒轻叹一声:“其实,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病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