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灵的后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七章 风平浪静

    夜色越发深沉,宵禁后宁静的城市渐渐入睡。

    狼城街道上,军士行走的声音、铁甲摩擦的声音,犹如轻声呢喃的歌谣,让人毫无来由地觉得心安。

    阿恒潜入总督府,府内同样静谧,佣仆们为明日的婚礼在做最后的布置,冰原军团的卫队不紧不慢地巡逻着。

    难道兽人传递的是假消息,又或者城内的北疆军反应太快,让突袭者放弃了原来的计划,总而言之,无论是狼城,还是总督府,都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夜晚!

    阿恒径直来到后苑,此处倒是别样的安静,除了装点树木的彩灯随风摇晃,看不到半个人影。这倒也是好事,否则一旦发生了打斗,必然伤及无辜。

    阿恒看着唯一亮着灯火的厢房,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毅然走了过去。

    然而,不等靠近,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同时,黑暗中陡然浮现出了两道绿莹莹地光芒。

    阿恒发现自己已经被若干道阴冷的气机锁定,他心中反倒一松,竟露出了笑容。

    阿恒伸手抹下了面具,那两道绿莹莹的光芒立即柔和了许多,一头庞硕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竟是金色的冰原狼!

    冰原狼亲昵地挨着阿恒,在他的手边蹭了蹭,说不出的乖巧。

    与此同时,周围陌生冰冷的气息也平缓了下来,阿恒心中明了,这些人必然是保护小瑾的密谍院高手。

    阿恒赞许地拍拍冰原狼的大脑袋:有大恒在,没有人可以发动突袭,经过古神殿的血脉改造,拥有狂化能力和不死之身的大恒已经跻身于大陆最强大的存在之一!

    不过,阿恒随即疑惑起来,大恒向来被叶霜看得比她自己的性命还重,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阿恒沉吟间,却见厢房的门已经打开了,一道倩影出现,正是呼兰瑾。

    “阿恒!是你?”她的声音明显透着惊喜。

    阿恒带着冰原狼上前:“是我!”

    呼兰瑾忽然抿嘴一笑,让开了身体,阿恒立即看到一个银发少女的身影,正是纳兰小雪,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羞涩而复杂。

    看到那披肩的银发,阿恒双目猛地刺痛了一下,他欠这个女孩的实在太多了!眼前的少女用她最宝贵的生命力换来他的重生,此情此意,他就算付出再多,也难以偿还。

    可是,他给不了她幸福,明日婚礼的假凤虚鸾,只会成为纳兰雪一生的桎梏,断送她一生的幸福。

    这绝不该是眼前这个美丽坚强的少女应有的命运!

    可是,阿恒同样清楚,他如果阻止婚礼,同样会伤及这个美丽女孩最后的自尊……

    阿恒突然分不清哪一个是仁慈,哪一个是残酷!

    这一刻,原本已笃定不移的念头竟动摇了起来。

    纳兰雪看着阿恒沉默的模样,神色渐渐落寞,她勉强一笑:“阿恒,瑾姐姐,我先回房休息了!”

    呼兰瑾不满地看了阿恒一眼,正要开口阻拦。

    阿恒却点点头:“好吧,小雪,你早点休息!”他侧了侧身,站在呼兰瑾的身边,靠得如此之近。

    纳兰雪低眸垂首,对着二人轻轻一礼,便一言不发地离去。

    呼兰瑾瞧着纳兰雪的背影消失在另一处厢房,叹息道:“阿恒,真的要做独夫吗?你可知,这对小雪未免太过残忍了些!”

    阿恒没有回答,拍了拍大恒的头颅,将它留在了门外,径直走进了房间。

    呼兰瑾叹息一声,也跟着走进去,想了想,又回身带上了房门。

    她心知接下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否则阿恒不会故意遣走纳兰雪,而且这件重要的事情与明日的婚礼大有关联,想到此处,她心中猛地一突,隐约猜到了阿恒的来意。

    呼兰瑾看阿恒似乎在打量房间,便笑道:“这都是蒙顿大人的心意,他不仅将刚刚落成的总督府借给咱们,还体贴地派人采购了各式用品,倒是免去不少麻烦!”

    阿恒嗯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

    呼兰瑾又取了一套干净的茶盏,亲自倒上了茶水,轻轻吹了几下,端送到了阿恒面前:“天寒露重,有什么事情喝口热水再说吧!”

    阿恒却没有接过,问道:“叶霜公主的冰原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呼兰瑾见阿恒不接,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盯着手中的温茶道:“我能感觉出,最近你一直躲着我,看来除了你那位公主殿下,连我也信任不过了,难道你以为我会在茶水里做手脚吗?”

    她冷笑着举杯轻抿一口,不满之色溢于言表。

    阿恒脸色尴尬,女人果然没什么道理好讲。不过,呼兰瑾的确说中了他的心思。他深知眼前少女虽是青梅竹马,但分别了十年,她虽然如儿时一般古灵精怪,智计百出,却更多了常人难及的城府,这世上,极少有人能够猜出她每一个举动真正的目的。

    无论是在帝都城还是在西北,抑或是铁血手段控制密谍院,她不是最强的那一个,却总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对小瑾,阿恒可谓爱之深,愧之深,也惧之深。

    若要说眼前的女子会害他,阿恒绝对不会相信;可是若对方要耍小性子作弄他,那倒是极有可能,那抑着的怨气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阿恒下意识道:“我不渴……”

    话音未落,小瑾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就盈满了泪水,阿恒心中一抖,知道这杯茶水不喝下去,只怕接下来的话连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阿恒不得不接过杯盏,正要喝下,却见小瑾又拦住他的动作,噗嗤一笑:“傻瓜,这杯我已经喝过,我还是去给你重新倒一杯吧!”

    阿恒连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他抬手就一饮而尽,入口甘甜,的确是好茶。看来他倒是小人之心了!

    小瑾满意地接过空杯,放在桌案上道:“阿恒,你的问题呢,其实不难回答,你没想到只是因为当局者迷罢了。

    叶霜知道千叶有异动并不难,来总督府传递消息更是情理中的事情。

    首先,叶霜是光明皇朝都察院正,掌握着人类帝国最大的情报机构。千叶虽是公主,却非深宫的金丝雀,她行走天下,拥有极大的权力,身边怎会没有都察院安插的耳目?

    监视她的人或许不会太亲近,但调用武力这种事情还是有迹可循的。所以,只要叶霜有心,总能猜到一二。

    其次,叶霜根本不知道总督府中的你是我假扮的,你那公主心忧情郎安危,自然会第一时间过来通知。

    可是,如果她亲自过来,目标太明显,一定会惊动千叶。换做她的宝贝儿子——那头比人都精的冰原狼,一定没问题。

    要知道,我这里也算守卫森严,可是直到那头冰原狼逼近三丈范围内,才有人发现了它的存在……”

    呼兰瑾忍不住摇头叹息,说不出的羡慕嫉妒。

    阿恒皱眉道:“这么说,冰原狼送来消息时甚至早过兽人?”

    呼兰瑾点点头:“兽人不过是卖个顺水人情,真正的目的还是趁机攫取好处。我在收到消息时也曾做过推演,这件事情对兽人而言最大的好处不在于北疆的损失有多大,而在于他们能不能得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身陷危机漩涡的北疆新任总督——蒙顿!”

    呼兰瑾说到这里,见阿恒的脸色忽然一黯,她心中一紧,忙问道:“怎么了?阿恒,出什么事情了吗?”

    阿恒沉声道:“不久之前,蒙顿大人已经饮毒酒自尽身亡!”

    呼兰瑾吃了一惊:“你不是给了蒙顿假死脱身的毒药,他也接受了吗?又怎会身亡?”

    阿恒落寞道:“这一次是我错了!现在看来,我给他假死之药看似帮他,实则羞辱了他。或许从很早以前,他便心存死志,他其实从未打算接受总督之位,就算没有千叶的逼迫,他也不会让自己等太久——”

    呼兰瑾闻言默然,良久才怅然一叹,旋即又安慰道:“阿恒你也不必自责,蒙顿一生虽然功勋卓著,狼骑覆灭却是他无法洗脱的污点。我们一直以来低估了他的骄傲,更低估了他对北疆的忠诚,这样一个人绝不会容自己苟活于世,尽人事听天命,仅此而已——!”

    她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盯着阿恒道:“蒙顿既已自尽,狼城却如此安静,说明消息还未散布开来,现在狼城中谁在主持大局?将军府中谁来善后?”

    阿恒道:“善后之事,我与蒙顿大人早已约定了。如今他虽然身故,原定的策略却不需要太多的改变。至于将军府,现在料理后事的是……叶霜,这是她主动要求的——”

    呼兰瑾闻言却冷笑道:“是她?她让你来救我们吗?”

    阿恒点点头。

    呼兰瑾道:“阿恒,你不觉得怪异吗?她显然是要将你从将军府中支开,换做我,情郎就在眼前,何苦要让你来总督府再度涉险?”

    阿恒道:“或许,她只是担心你们——”

    呼兰瑾冷笑:“多善良的公主啊!莫非当今的光明皇叶重是个傻子,将一个单纯善良的女人放在帝国最黑暗的位置上,还让她监视这个国家最阴暗的人心?阿恒,相信我,无论她曾经如何,现在决不可能是什么善类。”

    阿恒听呼兰瑾侃侃而谈,忽然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呼兰瑾脸色一红,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嗔怒地踢了阿恒一脚:“你想得没错,我也不是善类,满意了吧,哼!”

    阿恒心中一暖,仿佛又见到了十年前宁静的山中部落,那个偶尔耍小脾气的美丽女孩,忍不住会心一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