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灵的后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六章 死而复生

    无声无息的磅礴精神力撞击在一起,让整座庭院似乎都扭曲了起来。

    老兽人倒退一步,鲜血自唇角溢出。

    灵狐身形如电,毫不停留,他怀中的白狐陡然间睁开了空洞的眼眶,黑漆漆地异常诡异,仿佛有一种夺人心魄的吸力。

    下一刻,它突然张开了尖尖的嘴巴,姣好的面孔变得狰狞而透明,一道无声的音波发出。

    老兽人面容痛苦,那常人难以听闻的音波如同利箭一般,直刺双耳,他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但这一次,他再未退后半步,而是打出了简朴无华的一拳。

    这一拳毫无花哨可言,却让灵狐脸色巨变,已经开始虚化的身体再度凝实,他闷哼一声,仿佛被千斤巨石撞击,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老兽人那平庸无比的面孔上依然无比沉静,随即又是简单到了极点的一拳。

    灵狐身形飞退落地,面色惨白,整个人踉踉跄跄,竟是摇摇欲坠起来。

    两拳,只是两拳,就让王国最顶尖的德鲁伊受了重伤。

    灵狐惊惧失声:“混沌功法?!你到底是谁?”

    老兽人没有回答灵狐的问话,却看向了叶霜。

    这是他第一次动用混沌功法,就算面临最危险的境地,他也不曾动用兽人皇族独有的功法,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

    而此刻,他看向叶霜的眼神却是温柔而又愧疚,复杂到了极点。

    灵狐努力平息体内混乱的气息,顺着老兽人的视线看过去,却见不知何时,叶霜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灵狐怔了一怔。

    只听老兽人沙哑着声音道:“殿……霜儿,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叶霜不自觉地倒退半步,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没错,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

    我听祖父提起:你跟随兽人皇族质子来到光明皇朝,你说你是黑海之滨死而复生的人,你对光明皇朝抱有罕见的善意,你甚至将精神法术传给了祖父,却不愿意被祖父称之为师。

    更重要的是,在骊宫之中,你还说过,死亡灰雾未必会让人死亡,也有可能让人变成……野兽!我现在才知道,你之所以如此肯定,因为这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祖父同样调查过你,如果不是你来到光明皇朝的时间不对,容貌改变太大,我相信他也会有类似的怀疑。

    现在看来,质子府原本的老仆人已经被隐神换掉了。所以,直到五年前,你才会去见祖父,才会传授他精神法术,因为那个时候,你才真正出现在帝都城。

    ……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真正对我好过的人不多,奥巴姆大婶、祖父……以及阿恒,还有一个就是你!

    既然对我好的人都是至亲至近的人,那么你也不会例外!

    如果你真的只是隐神派在我身边的支持者,你不会为我万里奔波去救阿恒,不会劝我放弃一个注定让我伤心的男子,这世上,除了……那个人,你还能是谁呢?

    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叶霜不停地重复着,似乎在说服自己承认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

    仿佛晴空中的惊雷,灵狐也明白叶霜的言下之意,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你……你真的是叶枫?!你没有死?!”

    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满脸皱纹,就算以兽人一族的眼光,也显得有些丑陋的苍老男人,竟是曾经风流倜傥,博学多才的人类皇族质子。

    灵狐怅然一叹:“既然你是叶枫,要杀我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他看了叶枫一眼,又看了叶霜一眼,“毕竟,若不是当年我们强行将你带去黑海之滨,你也不会妻离子散,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敢相认……”

    老兽人平静地看着灵狐:“你错了,我要杀你,并不是因为你们对我的伤害!事实上,昔日的罪孽皆是我咎由自取——”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愧疚地看了叶霜一眼,才道,“站在兽人王国的立场,你们并没有错!害了妻儿的人其实是我自己——”

    灵狐面露讶异,他没想到对方竟会坦诚那一段孽缘是阴谋,不过这也说明,对方真的没打算放过他!只是,他此刻气息紊乱至极,身体孱弱到了极点,混沌功法是兽人一族的骄傲,同样也是兽人血脉的克星。

    老兽人来到灵狐的身前,眼神冷漠地没有丝毫的情绪:“我杀你,只是因为这里发生的一切,决不能让第四人知晓!”

    灵狐感受到对方的坚决,以自己的重伤之躯,今日绝无幸理。

    他平静地回视对方:“你是兽人一族的德鲁伊,人类帝国的皇长子,隐神在人类帝国的使者,也是陛下最刻骨铭心的情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老兽人落寞一笑:“我是谁?或许,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吧!我曾被权力和阴谋迷了心智,但现在,我只想我的妻儿安然无恙!所以,你必须要死!”

    灵狐微笑:“放心吧,对此我已有觉悟!只是——在我死之前,你能否告诉我,对陛下,你可曾有过半点的真心?!”

    此言一出,庭园中一片沉寂,就连一直沉默的叶霜目光也锐利了起来。她同样深爱过一个男子,但是这个男子心中所爱的却是别人,无可替代。无论她如何努力,如何哀求,她也得不到他的半点真心!

    如果眼前苍老的兽人——她的父亲,真的背弃了母亲,爱上了兽人王国的女皇,她会清楚地知道母亲内心的痛苦和忧伤,那种铭心刻骨的爱恋和怨恨,会缠绕一生,无法释怀!

    她看到那个苍老的身影猛地捏紧了拳头,又缓缓松开。最终,他轻轻地摇头:“从未有过!”

    灵狐叹息一声,低头看着怀中的白狐,目光温柔:“我只替陛下惋惜,满腔的情义付诸流水,一番真心换来的只是阴谋和欺骗!

    陛下自幼登基,寂寞一生,从未享受过真正的情爱。在王国之中,所有人只会仰望她,从不敢有爱慕之情。

    为了让兽人一族的子民走出冰原黑海的牢笼,她穷尽最美好的年华。可是,她恐怕没有想到,在她付出最好的感情时,此生唯一挚爱的男人却想着如何关上这个牢笼!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叶枫,你我所站立的,或许是未来的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内所发生的事情,甚至会超过了千年前的那场灾难。与此相比,个人的爱恨仇怨已经无足轻重!

    既然命运让我们不凡,给了我们作出选择的权力,我们就应该慎用这个权力。你成长于人类帝国,也目睹过王国子民生存的艰难。

    你比人类的政客更懂得兽人一族对大陆而言,意味着什么!同样,你也比王国的所有人都明白,人类所创造出的璀璨文明和财富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战争,只是冰原民族的无奈之举!我们只是在打破八百年前那个肤浅自私的人类领袖建造的牢笼!”

    灵狐顿了顿,凄然一笑:“莱恩死了,老沃夫死了,昔日将你带到黑海之滨的三个人只剩下我一个,如果我的死可以让你的心变得宁静,做出正确的决定……算了,我没有资格要求你做什么——”

    灵狐抚摩白狐的手掌越发轻柔,他看向东北方向,那里的黑夜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浓稠,他忽然哼唱起了不知名的歌谣,那是兽人的俚语,幽远而绵长,充满了历史的沧桑,但是叶霜却听得分明: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雪,

    阴霾的天空猎鹰飞翔。

    多少年前我们来到这里,

    冰原黑海贫苦的故乡。

    这是神灵遗弃的地方,

    这是没有战火的天堂。

    我们渴望自由,

    我们奔赴边疆。

    这是热血铸就的国度,

    这里的兽人永不为奴。

    ……”

    灵狐的声音渐渐消失,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立着,抱着白狐,苍老的白发垂落,他用最后死亡证明:

    兽人一族宁可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

    就算永夜来袭,兽人一族也只会用手中的刀剑争取自由。

    兽人永不为奴!

    ……

    这是一个多么的倔强兽人老头子!

    叶枫慨然一叹,便悄然后退。

    庭园中流淌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气氛,面前的女孩是帝国的公主,也是他至亲的亲人,可是他与她却仿佛隔着万里之遥。

    “我走了!”叶枫的话语沙哑而干涩。

    叶霜点点头,事实上,她同样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亲,她内心负面的情绪在不断地滋长,这让她充满了烦躁。

    随着灵狐死去,一切本该结束了。

    可是,她和他,已经远在兽人王国的母亲之间的事情,似乎才刚刚开始。破碎的一切,想要复原何其艰难?

    “我会去找你的母亲,告诉她,你一切安好!”

    叶霜再次点点头。

    “小心隐神,小心你的姑姑,身为皇家的人,亲情对他们而言永远比不上权力重要!”

    叶霜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关切,却很不自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那一声父亲何其艰难,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走吧!放心,我有自保的力量!”

    叶枫点点头,转过身,想要离去,却又不舍,万里之外和眼前的人对他而言同样重要。他一直在寻找妻子的下落,可是谁曾想到,一直陪在女儿身边的那个女兽人就是他苦苦寻找的人。

    当他委托月清魂将叶霜从妻子身边带走时,妻子该是多么的痛苦和悲伤!想到这些,他一刻也不想停留。

    可是,身在狼城的女儿却同样让他担忧。

    骊宫之中,他亲眼目睹了所有的凶险,他很感激李无恒救了自己女儿一命,可是那个少年真的不是女儿的良配。

    身为隐神中人,他很清楚隐神对这个少年的重视,虽然他不清楚隐神最终想要得到什么,但他深知隐神力量的恐怖,就算月清魂,也不过是这个组织露出的冰山一角。

    李无恒,注定会走上一条艰险至极的道路!生离或死别,对受尽磨难的叶枫而言,都是不希望女儿承受的!

    他再次转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李无恒将要成婚,或许……你该放下那段感情了!”

    叶霜沉默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叶枫不再多说,向前跨出一步,身形消失不见。

    叶霜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只觉刚才那短短的对话让她身心俱疲。然而下一刻,她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一团白色的光芒在指尖浮现,她轻轻点在已经死去的灵狐眉心。

    片刻之后,她的脸色变得惊讶,难以置信,却又充满了愉悦,终于,她畅快地大笑起来:

    “千叶,原来你竟是这样一个女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