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灵的后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五章 她的名字

    “陛下爱上了人类帝国的质子,也就是殿下你的父亲!”

    仿佛无声之中的惊雷,灵狐平静的话语却道出了一桩惊天秘闻。与此同时,他的身影竟若不可见地虚化了一下,却又复凝实。

    灵狐闷哼一声,倒退一步,他看着叶霜嘲弄的目光,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本以为靠着这个秘辛会破了对方的心防,然后顺势破开包围遁去。

    哪知,无论是面前的蒙面少女还是角落里的那个陌生德鲁伊,他们的心境都没有因为这桩秘辛产生半点的涟漪,反倒因此吃了一个暗亏。

    或许,这世上真有心性坚毅,堪比铁石之人吧!

    灵狐凝视着叶霜,心中波澜起伏,眼前的少女绝不是兽人部落那个单纯,善良,不通世事的小姑娘了。

    当他的眼神再度落在对方的面纱上,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传说对方因为容颜俱毁才会蒙上面纱,反言之,对方蒙上面纱证明应该在乎容颜的变化,或许这倒是一个突破口。

    当下,他神色如常,仿佛刚才一瞬间的冲突从来不曾存在过,继续道:“在死去的那些侍卫眼中,我看到陛下如同一个寻常的女子,她卸去王冠,打扮与人类女子一般无二……她无上的威严面孔在看向令尊时,却全是柔情!”

    叶霜同样神色宁静,对灵狐之前的突围的举动只字不提,只是静静听对方不紧不慢地叙述这一件并不远遥远的往事。

    “我无意亵渎陛下的威严,但是那一刻,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堕落了情网的痴情女子。我深知此事的严重,便匆匆返回宫中,会同其他德鲁伊求见陛下。

    身为王国德鲁伊,守护的是王国传承数十代的王权,而陛下的私情却会危害到王权的存续。陛下无子,令尊却是人类皇室成员,没有人知道这段孽缘会将王国带向何方?

    陛下没有否认,她告诉我们,她决定逊位——!”

    灵狐顿了一顿,感受着周围气机的变化,终于他感受到了叶霜的些许动容,不过更加强烈的波动却来自那陌生德鲁伊。

    灵狐怅然一叹,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他依然记得,在女皇陛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足足一刻都没有呼吸。

    不过,他依然没有看到任何离开的机会。第一次突围之举还是仓促了,以致对方有了防备!

    “那一夜,历史上德鲁伊第一次违逆了王国的陛下的决定!脾气暴躁的老沃夫当时就跪请陛下下令斩杀令尊!

    陛下大怒,命令宫中近卫拿下老沃夫,我能感觉到,陛下对老沃夫真的动了杀心!

    我不明白,令尊到底为什么让陛下如此痴迷,宁愿抛弃至高无上的权位,也要跟随这样一个朝不保夕的人类质子。

    在我当时看来,这只怕是令尊大人蓄意已久的阴谋!

    不可否认,令尊才学渊博、风度翩翩,在王国之中,鲜有能与其相较之人。可惜,但凡他的身份普通一些,德鲁伊也绝不会如此坚决反对。

    陛下自幼登位,执掌王国已经二十余载。

    从陛下对令尊的痴情来看,若真是阴谋,难以想象,他已经掌握了多少王国的秘密。

    为了避免德鲁伊与陛下的矛盾激化,我选择了退让,只有触怒了陛下的老沃夫被关押起来——!”

    叶霜忽地冷笑一声:“灵狐大师果然能说会道,想必你所谓的退让,便是要去害了我的父母吧!”

    灵狐摇摇头:“我倒未必有杀令尊之心,但是也绝不愿他继续留在王都。没有人能保证,他会不会通过某个渠道,将王国的秘密送回人类帝国。当时,我们德鲁伊的意见一致,如果杀了令尊,恐怕会进一步刺激陛下。

    人类帝国有句古话,匹夫一怒,血流不过十步,帝王一怒,却将血流漂杵。德鲁伊绝不希望看到王国的动荡……!”

    叶霜冷冷道:“所以,你们将我的父亲、母亲赶到了黑海之滨?”在她曾经痛苦的梦境中,最后一幕便是定格在黑海之滨,滔天巨浪,怪鸟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翼淹没一切!

    灵狐道:“没错,我们确有此意!可是,没等我们提出来,陛下已经在朝会上宣布,册封殿下为公主!

    霜殿下是王国历史上第一位来自异国的公主,而且远比许多公主更加尊贵,陛下将王室最强大的附族之一——虎族赐给了公主殿下。你所拥有的是辽阔的领地和十万强悍的子民,是王国最强大的领主之一!当然,前提是殿下能够真正掌控虎族!”

    叶霜冷笑一声:“难道你们德鲁伊就没有亲近的大臣,他们不会反对吗?”

    灵狐叹息道:“就算没有德鲁伊的授意,大臣们对这样的封赏也一定会提出异议的。只是,谁曾想到,殿下你真的拥有我兽人一族的血脉,而且是虎族的血脉!

    而陛下与令尊的私情根本不可能公开,为了避免此事泄露,所有涉及行宫凶案的人都被抹除了记忆。

    至于不知情大臣们,只当是陛下特别疼爱殿下罢了!”

    虽然对那个女皇陛下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但她依然忍不住赞叹:“敢爱敢恨,手段非凡,陛下这样的人的确是你们这些迂腐的老头子惹不起的!”

    灵狐摇摇头:“的确,紧接着几日,陛下以雷霆手段将亲近德鲁伊的大臣全都清洗了。或调离,或流放,就算高升者,也不过是有名无实的虚位。我才明白,陛下对王国的掌控力已经达到滴水不漏的程度,她对一切了如指掌,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将任何势力打入地狱万劫不复,包括在王国拥有崇高威望的德鲁伊!

    或许是上天也不愿看陛下一错再错,就在我们被陛下逼迫得有苦难言之时,黑海之滨发生了一件大事——”

    叶霜皱眉道:“那只怪鸟?!”

    “不错,正是那只被囚于殿下识海的怪鸟!它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在黑海之滨,裹挟着黑暗的力量肆虐王国的土地,无数子民成为了它的奴隶。

    当从王都出发平乱的一支近卫旅军团覆灭后,整个王国都震动了。陛下不得不放下对朝堂的清洗,老沃夫也被放了出来,我、莱恩、老沃夫在第一时间赶往黑海之滨。

    这件事情也让我们获得了一个契机,出发之前,我们从被近卫旅保护的行宫带走了殿下一家。然后,我们留下书信,陈述良苦用心,并向陛下许诺,绝不会伤害殿下一家——”

    说到这里,灵狐忽然止住了话语,良久,才重重一叹:“可惜,我们并未能够守诺!我们在黑海之滨与怪鸟不期而遇。

    无边的灰雾湮没了一座又一座村庄城镇,死灵的瘟疫四处蔓延。殿下的父母被淹没其中,我们仓促之中只能带走殿下你。

    那一次遭遇战,保护殿下一家的莱恩死了,为了避免成为怪鸟的奴隶,他自解身体,血肉湮没成灰。然而,他强横的精神力量爆发时却让殿下显露出了德鲁伊的天赋!

    莱恩自解身体时,我和老沃夫匆匆赶至,却见殿下指着面前的虚无之地,说道:他让我告诉你们,识海为笼!”

    灵狐的面容罕见露出一丝愧色!

    “后来的事情,就算我不说,殿下应该也能猜到。

    至于陛下……在令尊死后,她依然是王国不世出英主,这或许也算得上是王国之幸了!”

    “他在说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灵狐一怔,看向一直沉默的老兽人!

    “那一天,他们带走的不只是殿下你,还有殿下的母亲!”老兽人双眸冰冷。

    叶霜眼眸一亮!

    灵狐的眼神变得锐利:“阁下到底是谁?”

    老兽人却再次沉默不语。

    叶霜抬起手指,指尖升起一团白光,明灭不定,她冷冷道:“大师,你让我太失望了!最后一次机会,我的母亲在哪里?”

    灵狐一指老兽人,沉声道:“殿下,你相信他的话?”

    叶霜冷笑一声。

    灵狐叹息道:“既然殿下相信此人,他知道得又如此清楚,殿下又何苦舍近求远?”

    叶霜沉默了一下,才道:“他不愿说,我也不愿逼他!”

    灵狐讶然!

    叶霜再次冰冷道:“我的母亲究竟在哪里?”

    灵狐神色有些寂寥:“我说过,有些记忆,对殿下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叶霜的指尖光芒渐盛,映照着她覆盖面纱的容颜,越发神秘莫测:“不知大师有没有听说过,在卡梅伦多的传承中,有一个邪恶的精神法术,就算一个人死了,依然可以被拘了魂魄,他的记忆也会存留下来,大师莫非想要试试永不超生,在虚无空间日日煎熬的滋味吗?”

    灵狐脸色一变,惊惧之色一闪而过,终于,他缓缓道:“不知殿下对死亡灰雾了解多少?”

    叶霜皱起眉头,不知道对方为何有此一问。

    没等叶霜回答,灵狐已经自顾自道:“其实,死亡灰雾不仅存在于极北冰原的死亡之地。在黑海的深处,同样存在这样的灰雾。

    也正是因为灰雾的阻挡,兽人一族虽然拥有辽阔的海岸,却始终无法远航,更无法探索黑海尽头。我们被囚禁在这片大陆,灰雾就是大陆的牢笼!

    传说,死亡灰雾是所有生命种族的禁区。

    人类进入死亡灰雾,会全身溃烂,七窍流血而死!

    神赐共和的神族,人类口中的亡灵,进入死亡灰雾后,就会成为真正不死之躯。他们虽然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但也会成为黑暗力量的傀儡。

    至于我们兽人一族,我们是唯一能够从灰雾中全身而退的种族。人们习惯把灰雾和死灵联系在一起,其实,我们无惧灰雾,所害怕的只是跟随灰雾来到大陆的死灵,它们犹如瘟疫,会让所有的王国勇士变成魔鬼。”

    叶霜微微不耐道:“这些和我的母亲有什么关系?”

    灵狐凝视着叶霜道:“殿下以为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黑海之滨,灰雾漫天卷地,我们都被淹没其中,当时,令尊第一个出现了不适,殿下年幼,却依然安然无恙——

    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殿下体内的兽人血脉抵挡了灰雾的侵袭。而殿下的血脉源自你的母亲,所以,你的母亲同样免遭灰雾之祸。真正遇害的只有令尊一人!”

    叶霜终于动容:“我的母亲还活着?”

    灵狐点点头:“没错,她还活着!”这一刻,他甚至听到了剧烈的心跳声,如此杂乱!

    叶霜的面纱无风自动:“我的母亲,她在哪里?”

    灵狐手掌轻轻抚着白狐:“她,其实一直都陪着殿下!”

    叶霜断然否定:“不可能!”然而,当她看到灵狐意味深长的眼神,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随即否认!

    她嗓子有些发紧道:“我听说我的母亲容颜美丽无双——”

    灵狐不紧不慢道:“殿下幼时与人类孩童无异,但现在却显露虎族锐齿!其实,灰雾,会激发殿下兽人一族的血脉,我将之称为——返祖!”

    灵狐顿了一顿,一字一句道:“所以,殿下你的猜测没有错,你的母亲返祖之象更加严重,她便是虎族部落一直照顾你的女兽人——奥巴姆。

    当然,她真正的姓名应该是——郭澜!”

    陡然间,精神力从寂灭到迸发,灵狐猛地扑向角落的老兽人,他已经判断出,此处的精神动荡最为激烈,脱困也最为简单!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