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灵的后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一章 何计身后评?

    远狼城向来被称作英雄之城,在遥远而漫长的岁月中,这座城市诞生了无数震铄古今的英雄人物,他们以血肉之躯书写了数不尽荡气回肠的史诗传说。

    如今,这座英雄之城的璀璨星空又多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蒙顿。在众多彪炳史册的将星之中,他或许不是战功最显赫,声威最隆的那一个,但是他一定是最传奇的那几人之一。

    年少贫贱,混迹帝都街头,兼混血兽人,出身卑贱,无异于人奴。然而,英雄终不问出处,自从蒙顿入北疆,托身狼骑,便如虎入山林,威震北虏。

    十数年间,他先踏冰原,后破阴山,再救人皇,赫赫功名天下侧目。

    战后,光明皇欲迁其往帝都,拜将封侯。正是荣华富贵前程似锦,不知羡煞了多少厮杀汉,却被蒙顿谢绝了。

    此举令无数人不解,就连时任北疆总督的郭子忠也婉言劝解,但蒙顿心意已决,只道:我蒙顿以微末出身,容留于北疆,孤身入狼骑,得兄弟无数。那尸山血海里挣来的些许功勋,不过是兄弟们背靠着背,奋不顾命得来,我一人岂敢居功?我蒙顿早已誓言:宁为北疆厮杀汉,也不为殿上食禄候。

    此事传入光明皇耳中,沉默良久,方才感慨道:放眼朝堂,皆庸碌之辈,独北疆英才尽出,徒唤奈何?

    由此,世人皆知,北疆诸将,固然以郭子忠军略无双,世间第一。但若论忠勇武德,无人能出蒙顿之右。

    去岁至今,天下乱离,帝国不靖,外有异族虎视眈眈,内有乱臣贼子为祸,八百年皇朝岌岌可危。当群雄逐鹿时,唯有北疆诸将操持本心,守国门,拒强虏,还帝国朗朗乾坤。

    诸将之中,又以蒙顿功勋为最。西北城破,帝国有倾覆之祸,蒙顿以十万新军,平灭外敌,收复塔木,不使帝国金瓯有缺,终成无双盛名。

    帝国历七九九年一月十九日,从帝都城远道而来的宣诏使臣进入狼城忠武将军府,正式将封赏文书敕令亲手交给蒙顿。

    过了今晚,蒙顿将正式就任北疆总督,统三十万精兵,辖北疆四省。以凡奴之身,征战十余载,向无不克,功勋盖世,终位极人臣,这样的传奇历程注定会成为整个大陆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因此,当蒙顿进入了将军府的会客大厅时,掌声雷动。

    凡是参加晚宴的人,无论是来自帝都的官员,还是狼城的绅士名流,亦或是北疆的同袍,甚至于心怀叵测的异国使者,都对这位传奇的北疆名将奉上了崇高的敬意。

    这些人中不少都参加了不久前总督府的那场会面,相比于那位得势猖狂、极不靠谱的少年公爵李无恒,还有那位恶名昭彰的密谍院女魔头,眼前这位北疆的第一号人物无疑更加可靠些——深蓝的将服,披肩的金发,刚毅的脸庞,名将的风采与男子的魅力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更给大家一种安定人心感觉。

    唯一让人觉得有些诧异的是,蒙顿那笔挺将服的肩头,依然佩戴的是帝国中将衔,而不是在大朝会上已经公布天下的帝国上将衔。不过,只是经历了短暂的诧异之后,所有人便释然了。

    蒙顿崛起于北疆,十数年来亲信故旧无数,就算不刻意展露他新晋的权势,也没有人会质疑他对北疆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反倒是此刻适当的谦逊更能拉拢人心。

    看来,这位以忠勇著称的新任总督也不缺乏政治智慧啊!想到这里,众人更加期待:在这个关键而微妙的时刻,蒙顿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了。须知,无论这位总督大人说什么,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无数人细细解读——自古以来,北疆总督,从来都是大陆最有影响力的权势者之一!

    掌声渐渐平息,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蒙顿身上。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蒙顿微笑着举起酒杯,缓缓道:“诸君能够到来,蒙顿感激不尽,便以杯中酒敬谢诸位!”

    话落,蒙顿举杯一饮而尽,众人见状也都应声举杯,饮尽杯中酒。等众人陆续放下酒杯,侍者便穿行期间,为所有人将空杯满上。

    一轮酒下来,厅内的气氛立时放松了许多。

    蒙顿婉拒了侍者的帮助,自顾自地为自己满杯,又笑道:“听说诸位之中,有不少人为了参加今日的晚宴,很是费了一些银钱。对此,我只能请几位豪客见谅了,是蒙顿管教无方啊……”

    下面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其中有十几人更是苦笑连连,他们就是蒙顿口中的“豪客”,没想到这位新任总督大人如此直爽,竟在席面上直言不讳。其实,此事的底细谁不清楚,这是北疆在变着法儿捞钱呢——连番大战,北疆如今那是真穷啊!

    蒙顿也笑了笑,举杯道:“不管如何,感谢诸位对北疆的无私帮助,便以此杯代了大家的酒钱,请共饮之!”话落,他再次一饮而尽。

    那十几人也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下这杯昂贵的酒水,幸好,能来这里的人脸皮都不会太薄,一杯酒倒也喝得泰然自若。

    两杯酒下肚,蒙顿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又为自己满上酒杯,笑道:“这第三杯酒……敬给我一生之中最尊敬的那个人!虽也不常提起,却永不敢忘记——”

    众人一怔,见蒙顿面容肃穆,也纷纷收起笑容,不少人暗暗揣测:蒙顿说的应该是在帝都城遇害的绝世名将郭子忠,郭子忠对蒙顿有知遇之恩,更提携有加。纵观蒙顿一生,可以说若没有郭子忠,就不可能有蒙顿今日的成就。

    蒙顿深吸一口气,忽面朝南方遥遥举杯:“长姐,这杯酒敬您在天之灵。若没有您,我蒙顿不过是帝都街头的无赖子,是您让我通晓事理,知晓忠义……可是,我终究负了您的教诲——”

    蒙顿的声音有些哽咽,足见姐弟情深,众宾客尽皆动容,没有人能想到,这样一名铁血名将的内心,深藏的却是最弥足珍贵的手足之情!

    蒙顿闭着眼睛,努力让内心平静下来,良久他才再次睁开眼睛,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三杯酒过,大部分宾客都长吁了一口气,暗暗揣测:感怀过往坎坷后,这位新任的北疆总督大人也该回归正题了吧!毕竟,他们特意前来,想听到的可不是这些!特别是对于那些花了大价钱挤入宴会的人们,若不能有所收获,那这顿晚宴也未免太过昂贵了!

    蒙顿似乎并不明白所有人的想法,又或者根本不在意,他再次满上杯中酒水道:“这第四杯酒,我要敬给去年初秋牺牲在无人区的狼骑将士们!”

    他举杯向北,却又久久不语,整个人竟都被无尽的痛苦包围着。

    狼骑之殇世人皆知,对于这样一支英雄军团的覆灭,固然有人欣喜有人悲伤,却无不扼腕叹息。此刻的大厅沉寂下来,不时传出阵阵叹息。更有来自北疆的将领大声道:“大人,这不是您的错,切勿自责!”

    蒙顿恍若雕塑般静立不动,却在听到那声安慰之言后猛地攥紧了手心,酒杯顿时被生生捏碎。他惨笑道:“其实,我有什么资格敬狼骑兄弟们的酒呢?我根本不配啊!”

    他放开手心,破碎的酒杯立即叮当落地,锐利的声音震颤着每个人的内心。

    蒙顿仰头将壶中酒水全都倒入口中,又将空空的酒壶抛到一边,面色惨白得可怕。

    “老狐狸,你说得对,我根本不配做你们的兄弟!”他忽然摘下腰间佩剑,猛地抽出来,那是一柄斑驳的断剑,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

    “剑虽然已经断了,但罪孽从不曾泯灭!拓跋,这柄剑上依然残留着你的鲜血,你视我为兄弟,我却……”蒙顿哽咽无言,那段秘幸日日夜夜啃噬着内心,他不畏死,但有些事情比死更加绝望,征战一生,到头来终究要众叛亲离,成了孤魂野鬼。

    但是再多的苦痛和绝望,他也要说出来,不为身后评,只为生前事。

    “我蒙顿,因私仇而损公义、杀手足,这一剑……害死了所有的狼骑营的兄弟,所有的狼骑兄弟啊!”

    蒙顿紧握断剑,声声悲怆,他的身体依然挺立,大滴泪水不停地流下。

    众宾客尽皆骇然,他们已经猜到蒙顿此刻说的是什么!如果一切是真,那将是震惊整个大陆的丑闻。

    但凡对北疆不陌生的人们都能明白,蒙顿所说的老狐狸和拓跋到底是谁。这二人是北疆的著名将领,分别以睿智和勇猛著称,戎马数十年,战功无数,却在无人区也狼骑营一起覆亡。

    此刻,大厅中落针可闻,无论是外来的使臣还是北疆的将领,全都震惊难言。

    隐在宾客中的阿恒也紧皱起眉头,他直觉眼前的场景有些不对,但是想不明白哪里出了差错。

    蒙顿缓缓转身,他的身躯依然挺立,但口鼻已经溢出了黑褐色的血液,脸色灰暗。阿恒大惊,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蒙顿此刻的情形绝不正常。要知道,他所给的那瓶毒药只会让蒙顿假死,从而摆脱皇室所持的把柄。而此刻蒙顿的状况,显然已经剧毒深入骨髓!

    阿恒上前一步,却见蒙顿朝他摇了摇头。

    阿恒神色黯然,他已经明白了一切,只是此时得知却为时已晚!蒙顿死志已决,他不可能给自己任何活命的机会,那毒药必定早就被替换过了。

    阿恒前所未有的失落,他极度地悲伤,又万分地羞愧。

    悲伤的是,随着相处日久,他对蒙顿越了解,便越佩服对方的为人。与同时代的名将想比,蒙顿堪称纯粹,他一生未娶,几乎将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光都奉献给了北疆。他忠诚却不迂腐,勇猛却不固执,与其相处,时时有种面对父兄的错觉。

    可是,没有人明白,这样一个品性纯粹而高洁的人怎会作出人神共愤的背叛?这或许永远是一个无解的秘密。

    阿恒万分羞愧的是,他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对方。他自以为聪明,替对方定下假死脱身的计谋,却未曾想过,这其实是对蒙顿最大的羞辱。

    整个大厅中只剩下蒙顿一个人缓慢、悲怆而坚定的声音:

    “有些人终一生不能忘怀,有些错终一世无法弥补……”

    “我的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来到北疆,做得最错的事情也是来到北疆……”

    “这里有我最好的兄弟,也有我最痛恨、也最尊敬的仇家……”

    “终我一生,颠沛流离,独爱北疆……”

    “终我一生,功不补过,唯情怀不变……”

    “……”

    蒙顿声音渐渐低微。

    阿恒走到了蒙顿的身边,他扶住了对方摇摇欲坠的身躯,蒙顿艰难地看了一眼阿恒:“照顾好北疆,照顾好这里的人们,这里,是属于你的土地……”

    阿恒犹豫了一下,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蒙顿艰难地露出笑容,他目光毫无焦距地看向前方,喃喃道:“知道吗?我听到了鼓角争鸣的声音,我看到了烽火连天,看到了刀光剑影,我还看到了老狐狸,看到了拓跋……看到了我的姐姐,还有……总督大人,他们为什么都走远了,他们都走远了,都走远了……”

    英雄末路,一行血泪滴落,再无声息!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重量,泪水顿时蒙住了阿恒的双眼,他脑海中突然多出一个念头:“活着,便担当生前事,死去,又何必计较身后评?”

    蒙顿的身躯依然挺立,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位刚刚位极人臣的北疆名将已然身死!

    来自神赐共和的使臣忽然嗟叹道:“一代名将就此陨落,何其愚蠢,却令人心生敬意啊——!”

    此刻,心情最复杂的莫过于北疆诸将,蒙顿是他们所尊敬的人,可是当他们听到蒙顿自承狼骑毁在他手中时,这种尊敬便多了憎恨,这种复杂的感情让他们无所适从。

    已经有人开始准备退出将军府的大厅,他们必须将这个注定震动大陆的消息传出去,至于后面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死去的名将生前再如何了得,也只是一个死人,不值得给予更多的关注。

    阿恒见大厅中越来越混乱,取下面具,厉声道:“所有人不得踏出将军府半步!”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众人没来由脚步一顿。

    靠近门口的兽人使者不屑地嗤笑一声,直接向着外面闯去,却仿佛撞到了透明的墙壁一样,砰地一声,惨叫着倒退了回来。

    见此诡异的情景,众人全都停住了脚步,难道今日的晚宴就是一个陷阱?

    他们看向已无生息的蒙顿,心中忐忑:一心求死的人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也不为过啊!

    “你是谁?凭什么命令我们?”兽人使者忍着疼痛怒道。

    “放肆,这是冰原公爵李无恒大人!”不等阿恒说话,一名在西北并肩作战过的北疆将领已经呵斥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惊疑不定,不过还是有不少认出阿恒来!

    “可笑,藏头缩尾,你说是就是吗?我不信!”兽人犹自嘴硬。

    然后,这个表示不信的兽人就成了冰块。

    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冰封神术,放眼大陆除了出身冰封家族的李无恒公爵,当世再无第二人。

    至于那些本就认识阿恒的北疆诸将,早已站在了他的身后,表示绝对的服从。群龙无首,他们自然以同样出身北疆,身份最高的阿恒马首是瞻。

    阿恒面容冷峻地扫过众人,吩咐将军府亲卫:“立即封锁将军府,若有人敢擅动,杀无赦!”

    他又看向身后诸将,沉声道:“诸位随我来,祸乱将起,狼城不容有失!”

    话落,他背起蒙顿的身体离开了前厅。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