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之时空之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2章:邪皇 杀人原因

    落子坡,占地极广,足有方园千万里。

    地面是由柔软泥泞的黑色沼泽和一洼一洼如同棋子一样星罗密布的水坑组成,这些水坑仿似强力的抽风机,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强悍的吞噬力,将一切经过这里的生灵吞吸进去。

    若仅是如此的话,落子坡也算不上绝地,最可怕的是空中。

    落子坡的上空有着密密麻麻的帝道杀阵,像是蜘蛛网一样笼罩着落子坡,杀机无穷无尽,稍一粘触,便会被帝道杀阵无情的吞噬。

    凡是误入落子坡的修士,半空飞不得,地面也走不了,往往几个呼吸就会死去,尸体一落地就代表着一个新的轮回开始。

    落子坡,因此而得名!

    此时此刻,在落子坡边缘有一个巨大的七色光罩,将方园十里之内笼罩着严严实实,隐约可见,罩子里面不时有光华闪耀,随着嘭嘭之声在里面发出,光罩表面荡起一层层涟漪。

    而在光罩之外,盘膝着数百名男女修士,个个双手掐决,身上绽放着法力光华,维持着大阵的运转。

    旁边一块巨石之上,十多名气势深不可测的修士并排而立,静静看着这座名震天界的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带着一丝期待。

    其中一名身材挺拔的白发老者,左侧脸颊有一条自太阳穴斜斜延伸到下巴的刀疤,在阵法光华的照耀之下,就如同一条不停蠕动着的蜈蚣,极其骇人。

    “差不多四个时辰了,何尚老匹夫也该坚持不住了!”

    老者的眸子里绽放着锐利的光芒,冷冷的笑道:“我觉得现在可以撤掉阵法了。”

    “百里前辈,西门公主临走之前特意吩咐过,何尚为人精明奸猾,虽说自爆一件先天灵宝,却还有着诸多底牌,现在撤掉阵法还不是时候,等等再说。”

    说话者是一名身材伟岸,容貌如刀削斧刻的白发青年。

    他的眸子深邃如墨,身上毫不掩饰着一股惊人的冲天剑意,使得周身虚空无时不在褶皱扭曲。

    白发老者闻言狞笑道:“小娃娃,虽说你代表西门小女娃,但是,你别忘了,我们之间只是联盟的关系,并非你呼来喝去的手下,你没出生的时候,我等就已经纵横天界无尽岁月,难道还没西门小女娃了解何尚多吗?”

    “晚辈只是陈述着西门公主的命令,前辈遵不遵守自己斟酌!”白发青年面无表情,不卑不亢的道。

    “可恶!真当我们是西门小女娃的手下!”

    白发老者当即怒吼一声,恐怖的威压从身上毫无保留的扩散而出。

    霎时间,巨石周围刮起了气势风暴,虚空当下就裂开无数条灰色的裂缝,白发青年如同风中柳絮,冷喝着开启防御罩,但是仅坚持了片刻就被刮飞了。

    而旁边站立的诸人却依然面色如常。

    “别闹了!”

    这时,一名慈眉善目的黑发老者轻轻的挥了挥手,强悍的气势风暴立马烟消云散,裂开的虚空也愈合恢复。

    “老三,收起你的臭脾气,合作就要有个合作的样子。”黑发老者瞥了白发老者一眼,眉头微皱。

    白发老者张了张嘴轻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出声,对于这个二哥,他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心思。

    看着返身而回的白发青年,黑发老者又道:“小娃娃,西门红霞是什么来历出身,我们比你清楚的多,别再拿她的名头搞事情,想充当老大,可以,首先要有实力服众!”

    “晚辈明白!”

    白发青年依然不卑不亢,不过身上的剑意不断升腾,似乎要冲破九霄,杀天杀地。

    但是,他知道即便如此,也难以面对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人。

    “你的天赋不错,早晚努力,终有出头之日!”

    黑发老者微笑的看着白发青年,似乎已经看穿他的心意。

    “多谢前辈教诲,无涯谨记在心!”

    白发青年拱手称谢,声音铿锵有力,手掌却握的发白。

    他正是跟随西门红霞数百年的剑无涯。

    此刻骨子里的桀骜,让剑无涯有了一种对实力近乎疯狂的渴望。

    阵法内,无穷的阴阳五行之力不停的冲击着一个土黄色光罩,在光罩里,何尚被数十名家将护在最中央。

    这些家将的神色极差,除了元气大伤的何尚之外,其余诸人一刻不停的燃烧着法力,输送进防御罩,抵御着罩外的杀阵冲击。

    “兄弟们继续坚持,以商伯的脚程此刻已经回到晴空大陆,再过一刻钟……”

    何尚正说到这里,一名面色如霜的魁梧家将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形软软的倒在地上。

    “家主……请恕黑牛法力稀薄……下辈子……黑牛再为你鞍前马……”

    断断续续的话语还未说完,魁梧家将便瞪大着双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老牛……老牛,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众位好兄弟,我恨啊……”

    何尚悲痛的跪倒在地,双手用力的捶打着的地面,满脸懊恼之色。

    此刻他的内心极为痛苦,眼看着一名名出生入死的老兄弟因自己的冲动而相继死去,却又帮到半点忙,自责感与负罪感充斥在心头,让他痛不欲生。

    “家主,我们兄弟跟着你这辈子风里来雨里去,出生入死,见过太多的荣辱兴衰,生老病死,也值了,待我等转生之后,继续为您效犬马之劳。”

    望着何尚悔恨的神色,余下的心腹皆是坦然相劝,在他们的心里早已把何尚当作亲人了。

    “谢谢……”

    何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黑牛合上双眼,默默地站在一旁。

    随着时间长河缓缓流逝,一名名老兄弟继续倒下。

    一刻钟后,只有七名心腹尚存,而何尚充满期待的心,也渐渐地沉寂下去。

    “兄弟们,看来商伯也出事了,我们没有后援了……”

    到了现在,何尚已经明白,自己是被多方仇敌联合起来算计了,否则的话,以何家的威势,不可能这么久了无人前来相救。

    “无妨,陪着家主同去,是我等的荣幸!”

    七名心腹的声音虽弱,却带着铿锵有力的音阶。

    “有你们陪伴足够了,很可惜未能见妻儿一面……”

    想到妻儿,何尚不禁叹息,随后紧闭双目,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两个呼吸后,头顶的防御罩变的稀薄无比,在数道咔嚓之声下轰然破开,随着七名手下力竭而亡,那无穷无尽的阴阳五行之力宣泄而来,犹如汹涌澎湃的海啸,杀机无限。

    然而,就在即将临身之际,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猛然间停止了运转。

    “难道……救援来了?”

    何尚心中一喜,当即睁开双眼。

    但是看到的情形,却让他心里一沉。

    “何老狗,是不是很失望?”

    伴随着大笑之声落下,十多名身影踏空而来。

    “一皇九王?”

    看到这些熟悉的仇敌,何尚整理了下衣衫,扔旧不失风度,冷笑道:“我道谁能布下声名赫赫的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原来是你们!一皇那个老东西呢?”

    那名刀疤白发老者不屑的说道:“杀你,还不需要我们老大来现身!”

    “是不敢吧?”

    何尚冷哼道:“想当年,被我一个小小的魔君追的东躲西藏,更何况是杀帝尊唯一血脉的这种大事,他能出现才怪!

    咦?你脸上那条疤痕还没掉啊,这倒让我想起一件往事!话说当年,某人偷看天莲派圣女沐浴……”

    闻听此言,刀疤白发老者顿时炸了:“何老狗,你给我住口!否则老子立刻宰杀了你!”

    “反正已经落到你们手里,是杀是刮,随意!”

    何尚哈哈大笑,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那就去死!”

    刀疤白发老者腰刀出鞘,森冷的刀气,席卷八方。

    “好了老三!”

    黑发老者再次出口制止。

    他扭头看着何尚说道:“想死还不简单,不过此地却不行,怎么说你也是帝尊大人的唯一血脉亲属,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何尚眼珠子一转:“你们是想让我死在两界战场上,造成被鬼界强者所杀的场景,然后撇去自身的麻烦?”

    黑发老者点了点头。

    “当真可笑之极!”何尚不屑一笑:“你们也太小看帝尊的境界了,难道不知道她能够时光回溯吗?”

    “这点我们自然清楚!”

    黑发老者指了指四周说道:“若是平时她自然会那样做,可现在是两界大战的关键时期,她不会为你浪费一点多余的法力,而且……”

    刚说到这里,他的话就被打断了。

    一道劲风从远处快速刮来,带着恐怖的皇者气势,瞬间便至此地,旋即在劲风消散之际,却将所有人吹的东倒西歪。

    待风势平静后,一名身穿宽松灰袍的矮胖老头露出身形,他手里举着一杆烟杆,烟斗处还冒着轻烟。

    “九王一皇中的邪皇——笑三丰!”

    何尚爬起来盯着矮胖老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九王一皇是由九名五族王者和一名皇者组成,成名于上次两界大战,乃是天界中赫赫有名的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天界鹰派的明面代表人物。

    “见过大哥(前辈)!”

    众人急忙起身,整理了下衣物,上前参拜。

    皇者在每一族内都是顶尖的存在,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没有人不尊重。

    邪皇笑三丰摆了摆手,歪头看了一眼何尚,抽了两口烟咂嘴笑道:“我说何老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老夫听闻你的遭遇后,特意出关来看你怎么死的!”

    何尚脸色铁青,双手握得吱吱作响。

    “别生气!”

    围着何尚,邪皇笑三丰边走边道:“你可能还不清楚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局面,堂堂的帝尊大人的唯一血亲怎么可能被人暗算,反正你也活不成了,索性本皇就让你做个明白鬼!”

    “咦?这是怎么个情况?那阵法呢?”

    就在此时,一团九色祥云从远方快速飞来,瞬间便至地面上的众人头顶,正是季安一行人。

    没找到那个困天锁地的阵法,却看到何尚被诸多强者围困,柳婉与何子琪立马由喜变悲。

    “大高手,求求你,快下去救我爹爹……唔……”

    “小点声,别打草惊蛇!”柳婉急忙捂住自家女儿的嘴巴。

    草儿在旁边宽慰道:“别担心,咱们就是站在他们身前,他们也看不到的!”

    “不可能吧?”两人愕然。

    “你们听着……胖老头,死胖子,白头发的冷面人……”

    草儿当即冲着下方大声呼喊,可是地面的众人愣是没有半点反应。

    “怎么可能?”

    柳婉母女二人震惊的看着草儿。

    “嘻嘻,怎么样?”

    草儿骄傲的像是一只小孔雀,叽叽喳喳道:“这就是我哥哥的厉害之处,任你法力惊天地动,他一个念头就将你困死在异次元空间内,我以后学会了空术也可以这样强大!”

    季安揉了揉自家妹子的头发,指了指下方道:“有我在,不用担心何尚的安危,先听听他们说什么。”

    其实没有那么玄乎,只是季安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别人便看不到。

    而今在天界之内,有能力看清他踪影的修士,或许只有帝紫玉了。

    这时场中邪皇笑三丰用烟杆指着何尚说道:“你可知道,我们之所以要杀你,第一是因为仇恨让我们与西门红霞联盟在一起,第二个原因才是最主要的,就是激起帝尊大人的怒火!”

    “怒火?”场中不明事理的人一愣,之前只知道要算计何尚,却不知道具体原因。

    “不错!正是怒火!”

    邪皇笑三丰说到这里突然一叹,仰望着高空悠悠说道:“帝尊大人自从返回来之后性情大变,再不复以前杀伐果断的性格,整日里缩在帝尊宫不出。

    即便现在两界门户洞开数百年,帝尊大人仅仅只是将帝尊宫移到星空战场,震慑群敌,就连平日里的战事情况,也都是我们传信通报。

    如今两界大战交手数百年,在我们天界的地盘居然被鬼界压制,这是以往两界大战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可是面对如此局势,帝尊大人依然无动于衷,为了防止局面继续恶化,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逼迫帝尊大人出手,彻底改变这种被动的局势!

    而你何尚,就是激起帝尊大人出手的导火索!”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