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之时空之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1章:路遇阻拦 影子杀手

    落子坡在晴空大陆的偏中位置,距离天界这处据点极其遥远,季安嫌商伯的飞行速度慢,召唤出一朵九色祥云载着四人飞速而行。

    晴空大陆的形状,像是一座椭圆形的平面陆地,在大陆的高空中悬停着一颗终日不动的太阳,为整座大陆提供着光明,常年都是白昼,故此得名。

    在飞行的路途中,商伯也道出何尚被围之事的真相。

    原来何家第一知道何子安被困的人是商伯,为了不影响何家驻地兵将的士气,商伯第一时间就回到天界通知何尚,而在这过程中何子琪才得到卧底在西门红霞内部的细作禀告。

    商伯回家通知何尚后,何尚怕柳婉冲动故尔没有声张,当即与商伯回到星空战场,带着百名心腹家将直接传送到晴空大陆,随后飞速赶到何子安出事的地点落子坡,然而刚来到这里,众人就发现上当了。

    原来所谓的落子坡根本不是何子安出事之地,而是晴空大陆一处布满杀机的绝地。

    在何尚与心腹发现上当的第一时间就欲离去,可就在此时,一座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陡然升起,一下就将众人困在里面。

    何尚心念电转,瞬间便知是中了仇家的奸计,并且对方就在阵外主持大陆,而自己想要逃离是不可能了。

    于是何尚立刻爆发出所有实力,并且引爆了一件先天灵宝,在大阵上轰开了一丝缝隙,将心腹商伯送了出去,以期商伯可以安全返家召集人马前来相救。

    然而敌对的仇家实力太强大了,只派出一名杀手追击,一次偷袭就将商伯打的重伤欲死,虽然商伯利用假死术躲过一劫,并且爆发潜力延缓了当场身死的时间,但在飞到快接近传送点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的倒在血泊之中,直到被柳婉发现。

    若非又被现身的季安所救,何尚所寄托的救援人商伯已经神魂崩溃而亡。

    “如今距离家主被困已过了三个多时辰,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商伯说完被围之事,不由得愁眉苦脸起来。

    之前何尚用全部实力加一件先天灵宝为代价将他送出大陆,换来的却是自身元气重伤,若是在别的地方也就算了,但偏偏是在绝地和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中。

    不提那绝地,单就困天锁地阴阳五行神阵便是天界赫赫有名的困杀大阵,一旦被锁在阵中,不但会遭受阵中无穷的杀机,还会失去外界的天地元气供给,会因为用法力抵抗杀机而导致实力越来越弱,最终失去法力而被杀死。

    “希望在众同僚的保护下,家主能安然无恙。”商伯此刻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商伯,你别担心,我爹吉人自有天相,就像您老一样,必死之局都被大高手所救,等会到了落子坡,大高手言出法随,无论什么仇敌,通通都会灰飞烟灭。”何子琪说完看着负手而立的季安,笑问道:“是不是啊,大高手?”

    季安却是面无表情。

    柳婉见状急劝女儿别乱开玩笑,只担心惹了这个帝级高手,毕竟此人太过陌生,而且以她纵横天界的眼界和见识居然没听说过此人,不得不防。

    何子琪经母亲这么一劝,心里也不由得七上八下起来。

    草儿却在旁边替自家哥哥解释:“阿姨,姐姐,你们别害怕,我哥有时就是这个样子,平时都是有说有笑的。”她用的与季安分身一样的称呼。

    “是吗,那可稀奇哩,能给我说说么。”一听草儿这么说,何子琪立马熟人似的拉着草儿的手,笑嘻嘻的与其嘀咕起来,柳婉也少女心发作,参与进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没过一会,祥云上便响起了嬉闹声。

    “咦?你没有死?还带来了人?”

    就在快要接近落子坡的时候,突然一道惊疑声在头顶虚空处骤然响起。

    “宵小之辈,给本小姐滚出来!”何子琪与草儿说的正欢,却被这道声音打扰,当即气的娇声大喝。

    柳婉也急忙展开神识环视四方,但是却未看到任何人,仿佛这道声音是从天外传来,发音者距离无限远。

    而商伯在听到这道声音后,脸上的神色陡然大变。

    “不好!是之前偷袭我的仇敌!这是个精通暗杀之道的……杀手!大家小心!”

    刷!!!

    正说到这里,商伯眼前陡然一暗,感觉在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诡异的自身上脱离出去一样,紧接着,就看到一道与自己分毫不差的身影诡异的自虚空中钻了出来,屹立在半空。

    浑身笼罩在一层阴影当中。

    隐约间,可以看到在阴影中显露出的模样,赫然是他自己的面孔,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血肉几乎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差异,而且,散发出一种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气息,显得十分的可怕恐怖。

    宛如一对双胞胎,直接相对而立一般。

    “呀!竟然能控制人的影子,你是谁?”何子琪看着前方的阴影,随即就向商伯身后扫视过去,这一看,居然发现商伯脚下的影子诡异的消失不见。

    季安双眼一眯,控制影子,并非第一次看到,之前在三界与无天交手的时候就见对方使用过,后来得知是一门魔道异术。

    这类异术,往往十分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具有可怕的杀伤力,甚至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不过此人所施展的神通,似乎与无天的魔道异术还有一些区别。

    “哼,我是谁,你们这些将死之人根本无需知道!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正试试过我的影灭神通后,你就会觉得活着是一种罪!”

    一道冰冷的声音自阴影口中缓缓吐出,话音内,毫不遮掩着森冷的杀意。

    话音未落,阴影就出手了。

    一掌拍出,虚空中陡然浮现一只紫色手掌,掌上云雾缭绕,带着无穷的碾压之力,直接拍向何子琪。

    “呀!这是我何家的紫云掌!”何子琪惊愕失声,呆在当场。

    旁边的柳婉眼疾手快,顺手将失神的女儿拉到背后,同样拍出一只紫色手掌,与之撞击在一起。

    轰隆!

    声震虚空,气劲扩散,蔓延出数十道长长的空间裂缝,裂缝内溢出灰色的混沌气流,宛如浓硫酸一样腐蚀八方有形之物。

    “不错,正是那老家伙的绝招,也是我影灭神通的特点!”

    阴影被震的倒退数百步,呵呵大笑:“无论你是谁,只要中了我的影灭神通,你有什么神通,影子就具有什么样的神通,而且你有多强,影子就有多强,面对影子,就是在面对你自己!你杀的了别人,能杀的了自己么,哈哈!”

    说话间,阴影又蠕动变形,眨眼之间竟然变成了“柳婉”,拍出一击紫云掌,杀向柳婉。

    柳婉震惊,身下的影子,本身就是自身的投影,可以看成是自己的一个倒影,具有与自身完全一样的能力,这等于在与自己进行厮杀,自己有多强,影子就有多强。

    这是何等诡异可怕的一门神通!

    轰隆隆……

    两个柳婉在半空中激烈的打斗。

    果不其然,阴影所使用的招式与法术都与柳婉的一模一样,宛如是西游位面的六耳猕猴和孙悟空,仅凭打斗很难分出胜负。

    “大高手,这人诡异无比,你快出手!”

    何子琪满脸焦急,只担心母亲受伤,毕竟,一个人最难面对的就是自己那一关。

    “对啊,这个装模作样的人应该也很厉害,接我一招!”未等季安答话,正与柳婉对战的阴影听到何子琪这句话,当即使用紫魔遁纵出战圈,转身向着季安飞去。

    而且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阴影身上立即就迸发出狂暴的气息。

    下一瞬,阴影身上竟然腾起一条紫色真龙,手臂一挥,真龙当即与身躯合体,手臂居然化为一条龙爪,带着一种霸道无比的气势,凶狠的朝着季安抓了过去。

    在龙爪之下,空气中都响起阵阵的爆裂声,且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战意。

    众人皆被这一招震惊。

    “肉身神通——擒龙手!”

    看到这个熟悉的招术,季安的嘴角不由得微翘,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

    柳婉与何子琪一听到这话,满脸惊愕的看着季安。

    “我怎么知道?”

    被劲气压的黑发乱舞的季安,微微叹息:“因为……我也会!”

    昂!!!

    话音刚落,一道龙吟声陡然在虚空中响起。

    只见一条九爪青龙赫然从季安体内极速的衍生而出,自下而上的盘踞在身躯上,发出威严的咆哮声。

    季安右手一伸,对着阴影隔空抓去。

    这一抓,身上的神龙自然的伸出一只龙爪与手臂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如同一只真实的龙爪,周围的虚空竟然在龙爪下诡异的褶皱扭曲。

    同一时间,强悍的禁锢力在这一爪下陡然而起,并且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阴影瞳孔一缩,急忙转身躲避,但是这个想法刚起,身躯就被定格在半空中,而且思维也被定住。

    随即在他骇然的眼神下,一只青色龙爪慢悠悠的来到他身前,刺进了胸中之内,抓出一颗泛着明光的黑色心脏。

    “以心灵之术再配合黑暗法则,继而影响人心,果然是一门好神通,只不过有些上不得来台面!”

    季安五指用力,轻轻一捏,咔嚓一声黑色心脏爆裂,阴影瞬间返回柳婉脚下,同时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

    “过来吧!”

    季安再一抓,手臂延长,远在百里之外,操纵阴影的影子杀手真身顿时被抓到身前。

    这是一个身材矮小,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佝偻男子,此刻双手伸出,浑身还冒出着黑气,似乎正处在施法状态,被季安硬生生的定格住了。

    “这就是那个杀手?”何子琪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对佝偻男子踹了两脚,轻哼道:“真是个丑陋的人,却有那么厉害的神通!”

    其余几人也过来围观,都很惊奇此人的手段。

    “哥,我要学!”草儿当即嚷嚷道。

    季安揉着妹妹的头发,笑道:“傻丫头,我交给你的《空术》都还没练会,学这等左道之术干什么!”

    影杀神通虽然诡异可怕,但到底上不得台面,只能在远处施展,相比他精心准备为草儿的功法根本没有可比性,要知道那可是随着练习能够明悟空间法则的绝学。

    一旦练会,即便这等暗杀神通再诡异,一招空间静止,施术人当即就死翘翘了。

    草儿不依道:“我知道,不过这个神通很好玩,学会后我就能吓唬嫂子们和叶凡他们……”

    什么!

    众人都被草儿的话惊呆了,这种手段应该是暗杀门中的绝学,可是却被人练出来吓唬人玩,不知那个苦创这门功法的人听到后会不会气晕在当场。

    “依你了!”

    季安对唯一的妹妹宝贝的不得了,当下伸出手掌,五指包裹着时空之力,直接在佝偻男子的神魂中将影灭神通信息剥离出来,随即手掌一合,压缩成一枚丹药。

    “炼化了这枚丹药,就能一下子练到与此人相同的境界!”

    草儿接过哥哥递过来的丹药,笑嘻嘻的收入怀中,看着众人羡慕不已,有个强大且疼爱的哥哥真是好处多多。

    何子琪感慨不已,对自己的弟弟何子安她何尝不是有求必应,但只是力所能及。

    “不知阁下刚才所言何意?”柳婉突然想起这个黑袍青年说的功法名称,以及所施展的爪法,当下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

    因为那门爪法是自家儿子所创,特点就是衍生出一条真龙与肉身完美结合,出爪就是擒龙手,出脚自然是降龙腿。

    眼前这黑袍青年施展的过程虽然是信手拈来,但是也有迹可循,最重要的是,与自家儿子所说创功的原理一模一样。

    “就是字面的意思!”

    季安摆了摆手不愿多说,可是看到何子琪也准备开口询问后,又说道:“总之,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明白的!”

    他说完手掌抵在佝偻男子额头,开始搜魂。

    片刻后,得到一些看似有用却无甚大用的信息,随即一掌将此人震死,带着众人继续上路。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