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之时空之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7章:揍魔王得消息

    “开!”

    千钧一发之际,柳婉的眉心识海冲出一尊金色宝塔,滴溜溜一转,璀璨的金光自塔身绽放而出,瞬间形成一个光罩将霸天魔王的气势威压撑开。

    同一时间,柳婉左手挥出一道紫光抵挡飞来的气劲,右手再隔空一抓,直接将何子琪吸到身前。

    这一套动作做的极快又配合的恰到好处,当何子琪安全之后,霸天魔王的气劲才与紫光对撞在一起。

    嘭!

    沉闷的响声随着碰撞爆发而出,一道无形的能量涟漪飞速扩散,直接将柳婉和何子琪母女震的倒飞,洒下一片晶莹的血水。

    “可恶!今日我就要尽尽做父亲和长辈的责任,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霸天魔王极其疯狂,右手一劈,一柄黑色罡气刀影斜斩而出,携带着呼啸的破风声,直接砍在两人裹身的金色光罩上。

    咔嚓!

    金色光罩顿时碎裂成渣,柳婉与何子琪再次喷血倒飞,重了轻伤。

    “这位霸天魔王可真够狠心的,不但要打亲外孙女,就连亲女儿都不放过!”

    何家大殿房顶上,季安与草儿静静而立,何府内的每一个人都看不到他们。

    “猪狗不如!”草儿咬牙切齿的指着霸天魔王说道:“哥,草儿最讨厌无情无义之人,快去揍他!”

    “好!”

    季安右手轻轻一拂,一片巴掌大的树叶立时从一颗树枝飞到手中,手腕微微转动,中、食、拇三指轻轻夹住作拈花状,轻轻向前一挥。

    嗖~~~

    原本轻飘飘的树叶在劲力的灌输下,当下超光越电的激射而出,瞬间越过百多米的距离直指霸天魔王。

    而这个时候,霸天魔王在劈碎金色光罩后又劈了一掌,心神完全沉浸在两女身上,当发现有暗器来袭的时候已经晚了。

    霸天魔王只感觉到肩头上一震,嘭的一声,整个身躯就被一道巨力打的连翻数十个跟斗,以狗啃泥的方式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满脸是血,一时半会起不来。

    “谁?何方鼠辈出手偷袭老夫?”

    霸天魔王起身怒喝,环视八方,不料却瞧见肩头有一片树叶,伸手捏起树叶,不由得一愣,难道自己是被一片树叶打倒的?

    “老头儿,你的行为让季某很佩服!”

    伴随着一道笑声响起,广场中央突然多出一名身穿龙纹黑袍,容貌英武的青年男子和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娘亲,这人是咱们何家的同盟吗?”何子琪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指着黑袍青年向自己的母亲问道。

    柳婉也是惊奇不已,不过她没理会女儿的问题,因为她吃惊的发现,在黑袍青年身上有一股与儿子相同的气息。

    知子莫若父母,没有人能比父母更了解儿女,虽然黑袍青年与儿子的容貌大不相同,但那种气息却出奇的一致。

    “是你偷袭的老夫?”霸天魔王双眼一眯,冰冷的杀机从身上弥漫出去。

    “不错,想要出手尽管来,不然你没有机会了!”季安单身背后,俯视着霸天魔王。

    他的语气很淡然,不过却带着一种掌控万物生死的音阶,传遍了整个何府。

    恍惚间,霸天魔王觉得正被一名帝尊俯视,令他不自觉得产生出一种无力对抗的臣服感觉。

    霸天魔王当即怒了,他是何等的桀骜不逊,岂能有这种想法,而且还是面对一个偷袭小辈。

    “找死!”

    霸天魔王身形原地一晃就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瞬移到季安身前,右拳狠狠的轰了出去。

    黑色的拳头,裹挟着各种法则之力和强悍劲力,仿似要开天辟地一般,凌厉的拳风破开层层空间,直击季安的头颅。

    “小心!”柳婉忍不住的出声提醒道。

    “无妨!”

    季安扭头看了眼柳婉,嘴角微翘,手掌一伸,挡在身前。

    这一掌平平无奇,但在霸天魔王的脑海内,仿似是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将整个天界都包容进去,自己的拳头就像是小鱼小虾一般连半点浪花都没有溅射起来,便被包裹吞噬。

    “这就是魔王强者?简直与幼儿差不多!”

    季安轻轻一甩手,霸天魔王惨叫着如沙包一样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将一面墙壁砸坍,倒在乱石之中。

    魔皇!绝对是魔皇!甚至是魔皇是的佼佼者!

    霸天魔王顿时明白刚才自己是被那片叶子打倒的,要知道能用一片柔弱树叶破开魔王强者的护体气劲,直接将之打的连续翻腾,却又不伤分毫,根本不是一般魔皇能够做到。

    “走!必须走!”

    霸天魔王越想越觉得惊骇欲死,毫不犹豫的选择逃遁。

    “老头儿,别走啊,咱们再聊聊!”季安伸手隔空一抓,霸天魔王的身躯如同倒射而回的箭矢直接落在掌中。

    “哥,继续揍他!”草儿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摸出一柄比她还要高少半个身躯的大铁枪,递给季安:“用这个!”

    “不错!”

    季安接过来感受了一下重量,而后点了点头,一个背摔将其狠狠地砸在地上,轰隆一声砸出一个深坑,顺手一挥,锋利的大铁枪将霸天魔王钉在坑内。

    “老家伙,以你这鼠胆也就能欺负欺负小辈。”

    季安的一只脚踩在霸天魔王的背上,恐怖的劲力,顷刻之间让这厮有种窒息之感,都快喘不上气了。

    同一时间,他还觉一股难以言喻的重力透过皮肉和骨骼作用在五脏六腑内,嘴里的鲜血不要钱的喷着,每一滴血珠闪闪生辉,馨香怡人,明显是一种宝血。

    季安连踹了几脚,就将此人交给草儿去折腾,他几步来到柳婉与何子琪身前。

    “阁下是?”见黑袍青年到来,母女俩齐声道。

    “这不重要!之前你说何子安与西门红霞相争出了事,能否给我说说!”季安摆了摆手,看着何子琪。

    何子琪依然似神莲初绽,肌体晶莹,眼瞳若黑宝石般生辉,时有精光闪过,加之那曲线起伏的玉体,简直就是天使与魔女的结合体。

    何子琪不知这个黑袍青年的意思,与柳婉互视一眼,最后在母亲的点头同意下,何子琪将弟弟何子安的遭遇如实道出。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