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懒散初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狄仁杰也想去

    李承乾的婚事也是一波三折,刚开始是他心属七娘,所以不愿意选妃,后来被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强压着,这才定下了苏氏为太子妃,可是就在马上就要举行婚礼时,却没想到长孙皇后去世了,这下别说娶亲了,连举行宴会都被禁止了,李承乾也要为长孙皇后守孝。

    本来按礼,母亲去世儿子要守孝27个月,因为这也是一个母亲哺育孩子的时间,现在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李承乾的守孝期也终于满了,而且他的年龄也不小了,再加上太子是大唐的储君,他的婚事也关系到朝廷的稳定,所以守孝期刚过,李世民就立刻下旨让李承乾与苏氏完婚。

    李承乾的婚事当初是长孙无忌亲自主持定下来的,所以这次婚礼本来也应该由长孙无忌主持,不过在李世民下旨后,李承乾却亲自跑去李世民那里,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由长孙无忌主持自己的婚礼,这让李世民也是气的要命,骂了李承乾半天,也没能改变他的心意,最后李世民也只能由着他,改由江夏王李道宗主持。

    当然上面这些消息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但是却瞒不过李休,事实上这件事发生后,长孙无忌也是气的不轻,第二天就跑来李休这里诉苦,其实长孙无忌也挺可怜的,到了他这种位置,已经很少能有让他交心的人了,哪怕是和李世民,有些话也不能说,也就是李休才有资格听他说这些。

    李休和李承乾已经彻底的切划清了界线,不过在婚礼举行的当天,他和平阳公主还是必须得出席,只不过在婚礼举行时,李休却发现李承乾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半分笑容,根本没一个新郎应该有的样子,这让他也不由得暗叹一声,同时也为苏家的这位太子妃感到有些同情,恐怕她入宫后,日后也不会太好过。

    不过相比李承乾的婚礼,李休最在意的还是他和马爷、秦琼即将动身去辽东的事,当初战死在辽东的隋军将士达到惊人的数十万,光靠李休他们的私人力量根本就收殓不过来,而且李世民也觉得这件事是中原之耻,特别是收殓这些将士的尸骨这件事,也能为大唐赚一些名声,所以他也单独给李休他们划出一支专门的队伍,准备随同他们一起去辽东。

    李承乾的婚礼结束后,收殓尸骨的队伍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听说黄河那边已经开始解冻,解冻期间河面肯定无法通过,连浮桥都没办法搭建,所以李休他们计划在二月中旬再动身,这样等到他们赶到黄河时,河面的冰应该都化完了,浮桥也搭了起来,倒也不耽误他们通过。

    “夫君这才刚回来,结果还没等几个月,就又要离开了,这一去又是一年,实在让人担心。”这天李休来到衣娘房中逗着刚出生的儿子玩,结果衣娘这时却是开口报怨道。

    “我这不是有事情吗,而且这次又不是去打仗,只是陪着马叔和秦将军,一起去收殓一下当初战死在辽东的隋军尸骨,等到收殓完毕,我们马上就会回来!”李休这时一边回答一边逗着儿子玩道。

    中年得子,李休也对这个儿子十分的喜爱,而且名字已经取好了,因为他和衣娘的长子是平安郎,名字叫李安,而这个幼子就取名为李乐,一来是有安乐吉祥之意,二来李乐也是人如其名,小家伙特别喜欢喜欢笑,只要别人一逗就乐个不停,惹得家里的上上下下都很喜欢他,特别是武明空这帮孩子,只要没课就会跑来逗小弟弟玩。

    “对了,昨天平安郎和我说,他也想随夫君一起去,但我总感觉不放心。”正在这时,衣娘忽然想起一件事,当下向李休道,只是说到最后时,脸上却露出担心的表情,虽然平安郎也已经不小了,但在母亲心中,他永远都是个孩子,自然也不放心他出远门。

    “平安郎也要去?”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道,这几年平安郎天天去孙思邈那里学习医术,每天天不亮就离家,晚上天黑了才回家,有时干脆直接住在孙思邈的药观里,一连几天都不回家,所以李休竟然很少见到他。

    “是啊,平安郎上次和我说,他学习医术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孙道长建议他外出游历,增长行医的经验,结果刚好夫君和马叔又要去辽东,所以就想和你们一起去,昨天他也只是和我提了一下,说是要找个时间和夫君详谈。”衣娘这时再次开口道,不过说到这里时,却是叹了口气又道,“你说平安郎好好的书不读,却跑去学习医术,日后还怎么考进士?”

    “哈哈~,我看平安郎倒是挺懂事的,学习医术是他的兴趣,而且外出行医也是增长经验的好办法,孙道长的医术之所以那么高,就是因为他长年在外行医,而且平安郎之所以提出和我一起出去,我看他就是怕你担心,毕竟他跟在我们身边你也更放心,若是他一个人外出行医的话,恐怕你这个做母亲的就要担心的睡不着觉了。”李休这时也不由得大笑一声道。

    听到李休的话,衣娘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想到儿子能够考虑到自己,这让衣娘也不由得十分的欣慰,说起来平安郎的确很懂事,至少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够考虑的这么周全也十分的难得了。

    平安郎想要随自己外出游历,李休当然十分的赞同,于是他也准备找个时间和平安郎详谈,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他正在给孩子们上课时,平安郎竟然早早的回来,看到李休讲课,他也十分乖巧的坐在后面听讲。

    李休也注意到了平安郎,当下也立刻猜到他今天这么早回来,估计就是想和自己说一起去辽东的事,这也不算是什么紧要的事,所以他也没有停下讲课。

    在下面听讲的学生当中,狄仁杰算是最认真的一个,他不但听,而且还认真的做笔记,每遇到李休提问时,他也积极的回答,只是他听课的时间太短,有些问题还是搞不清楚,只能凭自己的猜测回答,结果闹出一些笑话,不过他却根本不在乎周围孩子的笑声,错了就向李休请教,直到搞清楚为止。

    有人说三岁看老,虽然这句话不是十分的科学,但一个孩子的性格的确在很小的时候就大概成型,一般如果不是遇到特别大的变故,性格也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而性格又决定一一个人的命运,狄仁杰又比一般的孩子早熟,性格也基本成型,现在李休对他也只是善加引导,使得他掌握更多的知识,为日后打下坚实的基础。

    等到最后一节课结束,李休让孩子们自由活动,然后这才将平安郎叫过来道:“平安郎,你是不是要和我商量一起去辽东的事?”

    “呃?母亲已经告诉您了?”平安郎听到李休的话也不由得一愣道。

    “呵呵,你母亲的性子你又不知道,她那里怎么可能藏得住话?”李休这时也不由得一笑道,衣娘没什么城府,有什么话就说什么,当然这也和李休的家风有关,毕竟他对家中的人都是真诚以待,结果也就养成了家里人也不会耍弄什么小心眼。

    “嘿嘿,这倒也是,不过既然父亲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直说吧,师父那里也同意我外出行医,我又担心母亲不肯,所以就想和父亲一起出去转一转,一边行医一边也可以见识一下民间的疾苦。”平安郎先是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就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讲了出来。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个道理我早就给你们讲过,现在你能真正的践行这个道理,为父也十分的欣慰,既然你想去,那这段时间就准备一下,等到二月中旬咱们就动身。”李休当即对平安郎道。

    “是,我这就去!”平安郎看到李休答应,当下也是高兴的大叫一声道,说完转身就跑去和丽质去说了,他和丽质的感情最好,甚至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友谊,对此李休也是看在眼里,不过他也并没有说破,衣娘当然也知道,为此也和李休报怨了好几次,但却都被李休给搪塞过去了,毕竟年轻人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平安郎刚一离开,只见狄仁杰就拿着笔记走了过来,李休也知道狄仁杰要做什么,因为他基础浅,哪怕自己已经尽量的照顾他,甚至单独给他解答,但有些地方他还是有些跟不上,所以遇到不懂的地方他就记下来,等到课下再找李休请教,免得耽误了李休正常的教学。

    不过让李休没想到的是,狄仁杰这次来到自己面前却没急着问学习上遇到的难题,反而十分好奇的看了看远去的平安郎然后问道:“先生,我听说您很快就要去辽东了,李安大哥也要随您一起去吗?”

    平安郎刚才和李休说话时,狄仁杰就站在不远处等候,所以两人的对话他也听到了,而且李休要去辽东的事也不是什么机密,家里人几乎都知道,所以狄仁杰知道也很正常。

    “不错,这次我去辽东是要收殓当年战死辽东的前隋将士尸骨。”李休当下也是笑呵呵的回答道。

    让李休万万没想到的是,狄仁杰听到他的话却是露出激动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那……那我能不能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