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懒散初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同意

    “李休,你真的决定要辞掉官职?”只见李世民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开口问道,一双虎目也炯炯有神的盯着面前的李休。

    “启禀陛下,臣……真的想要辞官!”李休本来还想再找个理由,可是面对李世民的目光,却让他不想再说谎,当下也是沉声回答道。

    “好吧,当初朕还没有登基时,就曾经答应过,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既然你决意要辞官,那朕就不再强留你,只是希望在朕遇到难处之时,你能帮朕一把!”只见李世民这时长吐了口气,随后盯着李休缓缓的道。

    “多谢陛下,日后陛下若是有用到臣的地方,臣自然也不会推辞!”李休看到李世民答应自己辞官,当下也是露出狂喜的表情道,他也没想到李世民竟然还记得当初对自己的承诺,如果不是他提起的话,李休自己都快忘记了。

    “陛下……”长孙无忌也没想到李世民竟然答应了李休,当下也不由得一愣,随后就有些焦急的道,想要劝李世民再仔细考虑一下。

    “无忌你不要说了,这几年李休也的确太过忙碌,也是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李世民这时却是打断了长孙无忌的话道,这让长孙无忌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既然李休你要离开,那理财监的职位你觉得谁更合适?”李世民这时再次扭头看向李休道,银行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不但促进了商业的发展,同时也是朝廷财政的一大来源,比如这次攻打高句丽,有些军费就是从银行暂时借调的。

    “启禀陛下,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考虑过了,本来许敬宗干的不错,不过他这个人有点贪财,把他放在理财监这个位置上我也不放心,所以我想要推荐他担任黄门侍郎,至于理财监的人选,还是由陛下亲自决定吧!”李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当下就把自己不看好许敬宗的想法讲了出来。

    “哈哈~,我看你那么喜欢用许敬宗,还以为你不知道他的缺点呢,没想到你比谁都清楚!”李世民听到李休评价许敬宗的话,当下也不由得大笑一声道,许敬宗也是当初他秦王府的老人,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人的私德有问题,所以才一直没有重用。

    “呵呵,许敬宗的私德有亏,但能力却是一流,这样的人才若是不用,实在有些可惜了,而且有陛下在,就算把他放在朝堂上,他也搅不起什么大风浪,但却绝不能为一部主管,否则必会坏事!”李休这时也是微笑着再次对许敬宗评价道。

    “驸马你的眼光还真是毒辣,一下子就道出了其中的关键,许敬宗可用其才,但却不能用其德,必须有人时刻盯着他,这样才能发挥他的能力!”长孙无忌听到李休的话也不由得大笑一声赞同道。

    “驸马倒是说到点子上了,朕之前不愿意用许敬宗,倒是显得有些没气度了。”李世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笑道,不过随后他就再次转向李休道,“许敬宗既然不能担任理财监,那驸马你就再推荐一个人吧,毕竟你对这方面最熟悉,朕怕贸然委任一个不合适的人担任此职,日后会让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理财监遇到什么阻碍。”

    看到李世民又把理财监的事踢给了自己,这让李休也不由得有些无奈,不过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当下沉思了片刻就回答道:“陛下,在臣认识的大臣之中,最合适的人恐怕就是岑文本了,他本来就长于内务,对于调度也十分的熟悉,只要他愿意接手理财监的事,应该很快就能适应,不过他现在的职位太高,再去做理财监恐怕有点不太合适。”

    说到最后时,李休也不由得苦笑一声,岑文本的确是他认识的人中最合适的人选,但岑文本这次立下大功,已经加封为青光禄大夫,甚至李世民还想让他在东宫担任一个职位,日后肯定是要拜相的,让他去理财监的确是有些屈就了。

    李世民听到李休的话露出沉思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再次问道:“那除了岑文本,你还有没有其它的人选?”

    “除了岑文本的话,臣倒是觉得可以将主管铸钱局的刘仁轨提拔上来,一来他对理财监的事务本来就熟悉,虽然以前主管是铸钱,但对银行的事情也十分了解,二来他这个人性格方正,绝对不会徇私,这点是许敬宗完全无法与他相比的,再加上刘仁轨的能力也相当出色,若是让他接管理财监,日后肯定会让理财监更加壮大,只是他的资历还是有点浅,我担心他恐怕无法服众。”李休这时再次开口道。

    “刘仁轨这个人朕也很看好,资历的确是浅了一点,而岑文本朕也另有安排,这个……”李世民听完李休的话后,也不由得沉思着自语道,脸上也露出几分难以抉择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李世民忽然一拍书案道:“有了,就让岑文本暂时代替驸马接管理财监,然后让他着重培养一下刘仁轨,等到刘仁轨的声望够了,朕再把岑文本调走,这样也就两不耽误!”

    “陛下英明!”李休听到李世民的话也是大为赞叹道,这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理财监的事情商议完了,接下来李世民又询问了一下印书局的事,这个就简单多了,毕竟印书局虽然重要,但却很简单,随便一个心腹的官员都可以胜任,另外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等到所有事情商议完毕,李世民才在李休的辞官奏折上批复,同意了他辞官的请求。

    这时也天色将晚,李休当下向李世民告辞,而李世民也亲自将他送出两仪殿外,直到李休的背影消失在宫墙后,他这才再次叹息一声,许久都没有说话。

    “陛下,您为何要同意驸马辞官?”正在这时,旁边的长孙无忌终于忍不住再次追问道。

    “李休他的性格懒散,本来就不喜欢做官,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才让他一步步进入到朝堂之中,这些年也算是难为他了,现在他想走,朕也不想强留,所以就遂了他的心愿!”李世民这时长吸了口气道。

    “可是李休这样的人才整个大唐也找不出第二个,陛下现在放走他岂不是太可惜了?”长孙无忌却依然有些不甘心的道,他也是个自傲的人,很少会真正佩服一个人,而李休则是个例外。

    听到长孙无忌的这些话,只见李世民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转过身走向两仪殿,长孙无忌也急忙跟上,随后李世民让身边的人也散开,周围是空旷的广场,十分适合两人谈话。

    “无忌,我听说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和太子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李世民这时忽然开口问道。

    长孙无忌听到他的话也是一愣,刚才还在讨论李休的事,怎么李世民忽然又说起自己和太子的事了?不过在短暂的惊讶过后,长孙无忌很快就反应过来,当下点了点头道:“臣与太子的确有些争吵,可能太子觉得臣管的太宽了,所以对臣有些不满。”

    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根本不敢在李世民面前这么坦白,但长孙无忌却没有任何的顾忌,当然他不会直接说李承乾的不是,而是主动把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

    “你也不必帮他说话,承乾他越来越没有分寸,连谁对他好都分不清了!”李世民这时却是冷哼一声道,提到李承乾时,他脸上也露出几分明显的不满。

    “陛下也不必对太子太过苛刻,毕竟他还年轻,有时说话做事也难免有些冲动。”长孙无忌这时却是再次劝道,虽然他对李承乾也十分的不满,但却绝不会在李世民面前直接表现出来,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毕竟人家毕竟是父子,无论李世民再怎么骂李承乾,也许等到气消了之后就忘了,所以长孙无忌也要给自己留有余地。

    “冲动?我看他是不知好歹,恐怕你还不知道,李休之所以辞官,与太子也很大的关系!”李世民这时却是再次怒道。

    “怎么会有太子有关?”长孙无忌这时真的愣了,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

    “李休知道你和太子有过冲突,估计他是想劝一劝太子,所以就请太子去他府上一趟,结果太子却根本不肯见他,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让真正伤了李休的心,让他有了辞官之意!”李世民再次恼火的道,李休可是李承乾的先生,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是李承乾现在却连李休的面都不肯见,如此绝情的行为也让李世民为之恼火。

    “这……”长孙无忌听完李世民的话也被惊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李休辞官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事,不过随即他心中也是一片暗喜,当然他也不敢表现出来,过了片刻这才谨慎的开口道,“太子此举的确有些过分,还望陛下多加督促,使得太子能够早日改正才是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