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九曲黄河

    刚看见前几天,pk07217兄弟万赏,夏天拜谢,多谢兄弟支持。

    ==============

    场中六百人族强者,围着那混元金斗,组成阵列,交叉反复连环进退,何处起,何处止都井井有条,观阵列内藏先天之密,生死之机,外按九宫八卦,五行玄机,当真让人目眩神秘,有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申公豹见识还是差了一些,在他想来不过就是六百余人而以,大军过处春草不生,直接踏平了便是。

    当他正要令西岐大军进攻之时,广成子眼神一缩:“师弟且慢!”

    就在广成话音落时,那阵列忽然腾起阵阵迷雾,将那六百人族强者全都笼罩其中,让人再也看不清楚。

    那迷雾忽而澎湃,忽而滔天,怒如惊涛狂啸,静如碧海无波,其中风浪变换,幻化不定,普通人倒还好些,这些修道之人见了都觉此阵暗含玄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敬畏之感。

    申公豹暗道好险,若是刚才让大军冲锋而上,步入迷阵之中,说不定就会中了敌人的陷阱,谁知道那迷雾之中又有什么机关暗算。

    他连忙寻问身旁的阐教诸位金仙,面前这个阵势到底是什么名堂,而回答他的则是诸位金仙谨慎的摇头。

    另一边,武成王黄飞虎也在做着和他一样的事情,寻问三宵此阵的厉害之处。

    在这位人族武道强者,朝廷的领兵统帅看来,这种轻则几十万人,重则上百万人厮杀的战争,你弄六百个人上去拦路,是不是有点扯淡了。

    武成王认为,即便这六百了都是武道强者,那也绝对是螳臂挡车,不可能阻拦西岐大军的步伐啊。

    云霄解释道:“此阵由我师指点,我们三姐妹创造而出,名为九曲黄河阵,内按三才,包藏天地之妙,中有惑仙丹、闭仙诀,能失仙之神、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损仙之气、丧神仙之原本、损神仙之肢体。”

    云霄说道这里,充满自信的道:“我师曾言,九曲黄河阵的威力只在洪荒三大杀阵之下,神仙入此而成凡,凡人入此而即绝,九曲曲中无直,曲尽造化之奇,抉尽神仙之秘,此阵一出非圣人不可破之。”

    他一说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紧接着便俱都欣喜不已,能被人族圣父,那个与圣人比肩的传奇存在都推崇的阵法,可想而知其威力会有多么厉害。

    如此一来,都不用朝廷的军队动手,西岐军已经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申公豹这边愁眉不展,没想到此阵竟然无人识得,心中一狠那就只好派人强行破去,当即向左右道:“不知哪位道友可破此阵?”

    阐教三代之中,黄天化挺身而出:“师叔,我从老师学的一身本领,正愁无从施展,这破阵之事便交给师侄我吧!”

    申公豹朝他老师清虚道德真君看了看,后者缓缓点头,两人均想此子乃是黄飞虎之子,入阵想来没什么危险,正好利用他的身份,摸清那阵法的路数。

    “好,那此阵就交给贤侄了!”申公豹当即命人擂鼓助威,黄天化抱了抱拳,抄起两柄大锤,一催胯下玉麒麟直接就冲入九曲阵中。

    且说那九曲阵中,有碧霄坐镇,见到黄天化入阵,当即传音道:“你乃武成王之子,我敬你父,且退去吧,我不伤你!”

    黄天化一入阵中,便觉四处尽是迷雾,依稀可见水波荡漾,至于之前布阵那六百余人,竟然一个不见,正恼怒时,听到碧霄的话,哪里还有什么好气,当即怒声道:

    “妖女说的好听,谁让你看我父脸面,若是有能耐现身于小爷一战!”

    碧霄被他叫做妖女,心中暗恼,怒道:“便连你父都不敢与我如此说话,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本姑娘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用手一指,阵法自生变化,无数水波朝黄天化涌去,每一道浪花都有山岳之重。

    黄天化也是不惧,直接祭出两柄大锤朝那浪花水波砸去,碧霄冷笑,一指阵中混元金斗,那金斗放出一道宝光,便把两柄大锤吸了进去,这金斗正是‘装尽乾坤并四海,任他宝物尽收藏。’

    碧霄再一指,金斗又发出宝光便直接把黄天化拿了,任他肉身强横、法术神通,也直接连着胯下玉麒麟一起被混元金斗直接拿下。

    碧霄看在黄飞虎的面子上,没有对黄天化怎样,让人绑了直接送出大阵,送到武成王面前。

    那黄天化到了老爹面前还想挣扎逃走,被黄飞虎一脚踹在脸上,然后好一顿踢,边踢边骂:

    “你自幼被人拐走,可你你娘为你都哭花了眼睛,白了头发,你这逆子还认贼为师,做了那贼人的徒弟,你要是再敢挣扎,就给我滚的远远的,我黄飞虎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黄天化在老爹要断绝关系的强硬的态度下,在听到娘亲为他哭花了眼,白了头的事情后,终于服软了,由此也开始反思,师父带着三岁的自己不告而别,究竟做的对也不对。

    黄天化被五花大绑带出大阵,西岐方面的强者、仙人看的清清楚楚。

    太乙真人弟子金霞童儿,本来是守洞府的道童,不知为何被师父突然看重收为亲传弟子,不但教授法术还赐下灵宝,这一次随西岐征战,也被带下山来。

    此前崇州之战金霞童儿并未建功,如今却是着急证明自己,当即催动胯下飞云兽,手中‘子午阴阳剑’一摆:“我去破阵。”说完直接冲杀上去。

    而这个时候,金吒、木吒两个也坐不住了,都开言道:“我们兄弟与师弟同去!”

    申公豹本想阻拦,但出奇的是这三人的师尊,竟然都没有开口阻止,他想了想便由他们去了。

    且说金霞童儿和金吒、木吒三人一同入了九曲阵,这一次他们于黄天化所见不同,只见面前黄水涛涛不见彼岸,而那碧霄便站在黄河中央。

    金霞童儿轻喝一声:“看我破你这水阵,当即祭出旋火扇,只一扇便神火滔天想把这黄河之水烤干!”

    金吒见此祭出遁龙桩朝碧霄打去,木吒也祭出吴钩剑斩了过去。

    碧霄对这三人可没有黄天化那般客气了,直接催动大阵发挥九曲黄河阵真正的威力。

    有诗赞道:阵排天地,势摆黄河,阴风飒飒气长人,黑雾迷漫遮日月。

    只一瞬间,入阵三人尽被迷魂夺魄,金吒、木吒倒还好些,碧霄看在晚辈娜吒的面子上,只废了两人法力,而那金霞童儿直接就被斩杀当场,血染黄河,便是三人灵宝也尽皆被混元金斗收拢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