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进修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风云际会【中】

    如果目标星球存在分神期以上的强者,并该强者正好察觉到本产品的投放过程,那么这种本产品就很容易被拦截下来。而也曾经有文明将这种本产品当做“天赐神器”、“天命所归”。

    为了避免对原住民文明产生过大的影响、损失重要的社稷样本,请谨慎使用。

    以上内容,选自地动矛使用手册。

    那么,问题来了。

    题一,请问自己投下的科研设备被土著当做神器崇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题二,“满怀期待的看着土著巫医请神器,却发现对方请出了现代工艺品”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王崎觉得,如果有人在万仙幻境或者征天司内部幻境当中放这样的问题,他可以秒答。

    “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复杂体验。”“大约是在**年前,我在一个存在余烬现象的行星做任务……(此处省略前一章字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下会被扣奖金的吧?哈哈哈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王崎有一种“黑历史被抓现行”的羞耻感。

    好在就在这时,从月球传来的一道灵讯拯救了他。

    “王崎道友,征夷司的收纳工作已经完成,可以开始行动了!”

    王崎精神一振。

    …………………………………………………………

    在太空轨道上待机的王崎分身双目睁开,拖着自己身后棺材形的飞船,突入大气。

    几乎等于没有的九天罡风层后,强大的灵识几乎是在瞬间就锁定了王崎。不过王崎并不在乎,而是继续下降。

    目标,黄晶大地沿线。

    后方决定劳德一族今后命运的以武战举,对这最前线似乎未有一丁点影响。劳德一族的低阶修士,依旧未能脱离这个杀场。

    虽然他们也是修炼不足十万天的修士,但是天分的差距,却使得它们的宗系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去代表什么出战——这些虫,还没有那个资格。

    而对黄晶大地的攻击,却是一颗也不能停下的。

    依旧是那低烈度的斗法。在已经习惯了普通天地的王崎看来,这些劳德修士的手段都是如此温吞,酝酿了一个威能不大的杀招之后再接着酝酿一个,而明明有着庞大力量的黄晶大地,却也只是不断的创造出小小的造物,与之对抗。

    对于这些虫子来说,这是天地灵气稀薄的无奈之举。但对于黄晶大地,这就好像故意放水,引对面来打一样。

    筑基期修士凌云·齐乐也到了极限。他的直属长官,早在十日之前就已经离开,前往地下世界。而他所属的这一支兵力,就归属到同宗系的另一个结丹期修士手下。但于新队友的配合,还远不能尽如虫意,所以,他已经处于下风。而长久的战斗,更是让他的功体亏空。

    他怕是没希望结成金丹了。

    所有的劳德修士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水岛·苍鬼也是。他们在这战场上时刻燃烧着,如果没有烧穿那一层藩篱,就烧尽自己。

    如果没有在烧尽之前突破,那就这样烧尽自己吧!

    但是,此时此刻,凌云却不想烧尽。尽管已经五内如焚,但是他却唯独不想在这个时候死。

    “大哥说过,此去地心,定能带来劳德一族数百万日未曾见过的希望……”

    “我绝对……绝对不能就这么死了!”

    一道黄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竟是一头会飞的黄晶造物。凌云·齐乐想要强行提起一道法力结成罡气,却胸腔一痛,身体一皱,竟是一点气力也提不起来。这个年轻修士暗暗叫道“吾命休矣”。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一闪而逝。然后,隔了一瞬,气爆显现,狂风四射。

    一个身形奇特的怪物拖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巨大四方体悬浮在空中。

    那个怪物身形倒也着实奇怪,只有四肢,一对上肢一对下肢。他并不高大,刚刚蜕过一次皮的少年也比他更为魁梧。但是他拖着的巨大黑色方体倒是着实巨大,长约三十丈,宽数丈、高数丈。

    这怪物就好像拖着一个巨大的楼房。

    ——也亏得劳德一族为了宝贵有机物,会吃掉同族尸体而没有土葬习俗,不然,这些虫子很有可能看出,王崎拖着的这玩意形似棺材。

    是真的“拖着”,因为还有一根链子被王崎握在手里。

    他刚才就是将这个巨大的棺材状飞行器当流星锤使,才顺手打爆了一圈飞在空中的黄晶造物。

    还挺顺手的。

    那些虫子见到王崎到来,有些不明所以。和内陆那些低阶修士不同,他们起码知道王崎并不是黄晶造物——至少王崎没有那种半透明的琥珀色皮肤与肌肉。也只有那些内陆修士才会犯下那险些让王崎误会的错误。

    但就算不是黄晶造物,这些虫子也没有应对这种状况的策略。

    而且,其实也没多少虫子还清醒着了。

    王崎那挥动棺材的那一击,实际上是用控制诀挪用了部分下坠的动能,移植对敌。就算没有使用法术增幅,那一瞬间释放出的力量,也不亚于一颗高爆炸弹,光是这一下,就让所有没有防备的筑基期修士东倒西歪。

    接着,这个四肢怪物就干了一件让所有虫子都心胆俱裂的事情。

    只见那巨大的黑色方体突然放出白色光亮,挟着空间弯曲的力量向四面八方辐射。白光一闪,就有数十头虫子消失不见。

    这个巨大的棺材……状法器,是一个巨大的飞遁法器加收容装置。所有的大虫子一旦陷入其中,就会因为王崎的法术而陷入假死状态,无法交流。

    王崎就打算通过随机取样加广泛抽样,尽可能的筛选出有用的信息。

    “飞!撤退!”负责指挥的元婴期修士根本就没有与之交战的意思。他看得出来,这一头四肢的怪物实力远远胜过这里所有虫子。而且不同于黄晶造物,他更像是黄晶恶魔那种“强者”!不可与之为敌!

    虫子们快速撤退。而王崎点了点头。他暗中弹出了一千多道剑气已经在无声无息之中瓦解了与大虫子们混战在一处的“黄色肌肉怪”,这些虫子的撤退不会有任何足联。他拖着身后的棺材……飞遁法器,沿着黄晶大地的海岸线疾驰。

    与此同时,黄云卷起,涌现出一张类人的脸。灵力震动声波,好像怪脸开口:“呵呵,你也开始垂涎这些【未知词汇】了吗?”

    ——未知词汇是什么?这些虫子种族名在这一种古老语言中的专有词?还是单纯的粗话?淦,不带俚语的文青词典就是不可靠!

    王崎没有理会那黄晶恶魔的意志,而是飞快的奔赴了第二个战场。

    王崎的到来引发了轩然大波——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本人,而是因为那一道如影随形的黄云魔脸。

    这也是黄晶恶魔的常用形象。

    但不管那些虫子如何混乱,王崎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变。释放剑气,杀掉大多数黄晶造物,随机收摄虫子,然后目送虫子们撤退。

    前前后后,不到一分钟

    黄云魔脸却只是发出代表冷笑的词汇——毕竟不同种族,拟声词差异真的很大,所以这类两亿年前的供许多不同种族使用的语言,在冷笑的时候都会很直白的用语言说一句“我在冷笑”。

    毕竟,面部表情语言和拟声词真的是看种族先天条件的。

    他说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上次从月球飞遁而至,却只带走几个道兵的尸体,这一次又只捉这么一点【未知词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却血食还是缺法祭用的牺牲?”

    王崎抬头看了一眼,有些诧异:“法祭?”

    法祭,多半是神道手段,娱神的玩意。

    而黄晶恶魔,怎么看都不像是神道修士。而且,在这一片灵气枯竭的区域修神道,那得有多疯?

    不过,这家伙在来到这里之前,曾经是个神道修士?

    ——嗯,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感应到我这一身六道轮回法界气息,误以为神道修士了。

    但暂时还不是与这个怪物对话的时候。王崎沿着黄晶大地海岸线,拖着法器,马不停蹄的奔赴下一处战场。

    然后第四处,第五处。

    每一次都在一分钟之内结束战斗,完成取样,最后又只花几分钟目送那些虫子后退。

    刚开始的时候,黄晶恶魔还是报以冷笑,但逐渐的,他居然生出一股恼怒之意:“你在我的地盘上胡乱行动,究竟想要干什么?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来招惹我?”

    王崎却也很直白的表示“我在冷笑”,并未多说。

    而他掳走虫子的事情发生十几次之后,剩下的虫子似乎也得到了消息。一见到他就立刻往后撤。王崎的行动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放剑气解决黄晶造物,掳虫,离开。

    而他沿着黄晶大地的海岸线转了大半圈之后,所有的虫子都开始后撤了。

    而黄晶恶魔的怒意似乎也达到了顶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抓【未知词汇】就抓【未知词汇】,为何要斩杀我的道兵?莫要以为我好意相劝就是软弱可欺!”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