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进修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风云际会【上】

    这些虫子的历史信息量颇大。虽然绝大部分都很无趣,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部分,让王崎觉得心惊。

    对于此方天地的人来说,“毁灭”本身就是文明的一部分——这些更高级文明或强大不死兽所造成的灾害,被他们视作自然环境的一部分。

    而这很有可能是这个宇宙的一个常态。不知道多少能够单人洗地表的怪物在这个宇宙恒星,而他们的足迹,则成为那些卑微生灵的苗床。甚至他们靴子上抖落的尘埃,都能够影响那些后来诞生的脆弱存在。

    龙族,留下遗迹的古文明,采食地火者,还有现在的黄怪……不,按照这些虫子的话语,应该叫做“黄色晶体的邪恶魔鬼”。

    这些留下足迹的强大存在。

    王崎微微叹息,然后进行最后的等待。

    黄晶恶魔不一定要打,但是这些虫子一定要救……哦,也不一定说“救”吧,但就算这些全是潜在寂仙,也需要收集足够传宗接代的样本数量才行。这是职责所在。而这个过程,就有可能与黄晶恶魔产生冲突,甚至引出地底的什么怪物。

    所以,王崎就必须等待那些征夷使全部回到主基地。

    当然,这并不需要太久。所有天宫法器都有低光速的巡航速度,最高速度可达光速的千分之一——当然,这也超过了普通大宗师的反应速度。那些天宫法器在离开的时候,由于是面对未知状况,所以并没有全速前进。但现在,在对这颗星系有了基本的了解、知晓那些区域不会有危险之后,就可以快速返回了。

    在留下大量的无人用勘探法器之后,所有天宫法器都开始往回走。

    而操控着水岛·苍鬼身躯的王崎,则缓缓伏下身子,像个虫子一样“打坐”冥想——虽然王崎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坐”就是了。

    这个动作,和其他静待以武战举的仪式开始的外宗修士没什么两样。而基于“修法”这个大框架下的礼仪在各族之间又很大的相似性——在这种状态之下,不会有虫主动来搭话。

    王崎再次夺走了水岛对肉身的操控权。他用水岛身体周围的甲壳盖住了在腹部的四条下肢,并且暗暗用兽机关在甲壳的内侧刻上隔绝之法,让其他人无从察觉自己在干什么。

    而那被掩盖住的四条腿,则凝聚起天歌真力,足尖凝聚出一点电芒,在地面上编织法术。

    王崎此时所使用的法术,已经完全脱离了上万年的法术框架,而完全能够以“结构”的思想一以蔽之。他几乎能够随心所欲的编织自己想要的法术——他者的经验对于王崎来说,也不过是“提供设计思路”与“避免弯路”,但就算是前人未曾想过的法术,王崎也可以自由的构筑。

    他在来之前,就像向钢铁的大地里打入了一个法术结构——那几乎包含了一个算器的结构。那个法术实体,就可以代替王崎,操控王崎打入地下的海量法器。

    简单来说,就是王崎给自己找了一个“替身”来操控“烟幕”。

    这也是没有虫子会去注意它的原因。

    在那些虫族高层看来,这个烟幕还在,那个神秘的捣乱者十有八九还在全力维持法度,哪里会怀疑这个看上去根本没在施法的虫呢?

    而王崎知晓这个法术实体存在的王崎,只需要微小的力量,就可以对这个法术实体施加干涉,从而进一步撬动这巨大的“烟幕”,构筑更加复杂的法术效果。

    不过……

    “干扰意外的强烈啊……”王崎的魂魄分身喃喃低语。

    他差点感觉不到那个法术实体的反馈。

    这钢铁的大地之下,有巨量的灵力在流动,它们干扰了王崎的法术。

    “嗯,也就是说,那个支撑行星结构的支柱,是真的。”

    ——并且,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

    行星表面上灵力流动的脉络——龙脉、水脉、风水宝地、洞天福地,都是自然存在的。它们更像是一种灵气流动的“趋势”,如果将灵气比作“空气”,那么灵脉就是“风向”。

    形成风的流动空气,和静止的空气,都能供人呼吸。灵脉中的灵力,自然也能被修者吸收,

    但是,即使是现在的王崎,也很难从这一条巨大的“灵力流动”之中抽出灵力。

    “啧……啧……真是……”王崎低语道。

    这个灵力的量,相对于个体来说,确实强得可怕。神州上的昆仑龙脉拍马都不及它。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仙道宗门将之尽情利用,那至少能够得万载昌盛,高阶修士层出不穷。

    但是,若是从“星球”的角度来看,这份“人工灵脉”又是如此的浅薄。莫说与这个星球原本应有的地火比,就是在天央疆域作过异数修持的王崎总法力,都比这个要强。

    “看着真可怜。”

    观其气意,这力量恐怕就是来自于地心。这就是这个星球最后的生命力了。

    不说和神州地底那种可以轻松灌死修士的灵力密度和灵力总量相比,就是和正常的星球比,那也是“江海”与“水洼”的区别。

    王崎最开始的时候,还想顺手给这个巨大的灵脉灌入几道心魔大咒,几百道神瘟咒法。如果这些好似病毒一般的东西顺着这巨大的灵力脉络流入某个存在的身体,那画面一定很美。但想了想,王崎还是放弃了这种可能。

    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都不是无敌的。心想事成轻松将之逆转的一幕,对于王崎来说就好像昨天才发生的。就算不是每个人都有心想哥的本事也一样。

    对于仙人来说,心魔大咒可以依靠法力磨掉。而神瘟咒法上限更高一点,可但凡领悟了“过去未来归于一身”境界的强者,就完全豁免这种攻击。

    如果这种攻击触怒了真正的强者,那现在还没有收拢所有征夷使的王崎就只有两个选择了——等死,或者回去被砍死。

    虽然王崎也明白,“过去未来归于一身”这种在龙族之中也算强者的境界不是随便哪个点都能刷出来的高级怪,但就怕万一。

    所以,王崎打消了这个念头。

    …………………………………………

    无相之地外,还在等待的雌性宗门诸多高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那些雄性,不害臊吗?”

    “我们的存在感都这么强了,他们就感应不到我们?”

    “见鬼,不光没有撤去哨卡,就连那个笼罩无相之地的浩大元磁法术都不撤掉。”

    “呸……我好像感应到,他们正在运用化石为泥的法术搭建以武战举的武道擂台?”

    “这是打算彻底排除掉我们?”

    “说得好像之前有打算让我们参与一样。”

    “不害臊。”

    虫类果然无法相互理解。

    …………………………………………

    虫子们的新活动,将王崎从工作状态之中唤醒。

    他们在使用某种法术,暂时改变岩石分子间的作用力,使岩石具有可塑性。

    这一手倒算得上精妙法术了。

    毕竟,灵气这个物理量塑造的巨大黑箱,使得这个宇宙既有可能靠观摩太阳领悟核聚变一类的法术,也有可能靠经验法术模拟出精妙的流体流动模型。

    这也是许多仙人收割文明的原因之一——就算是仙道孱弱的种属,也有可能藏了几手不错的法门。

    王崎就看着那些虫子们改造场地,搭建一个水平于地面的“擂台”——从王崎的这个视角来说很奇怪。因为虫子们是可以在垂直平面上行走自如的,所以,这个平行于地面的擂台,在王崎看来,居然是“竖起来”的。

    虫子与人类的平衡感在这一瞬间发生了有趣的错位。

    这个大概用了小半天的功夫。随后,便是一个修为强大的虫子上台散发怪味……嗯,从虫子的视角来说,应该是“讲话”。

    只不过……领导站在一个垂直于“地面”的台子上讲话,怎么看都很古怪啊!

    王崎现阶段根本就听不懂灵犀素语言,只能依靠监控水岛的脑子来读取内容。但他只会一些简单的词汇,语法更是一窍不通。而这个讲话估计又用了许许多多的高雅词汇与修辞手法,所以王崎只看见了大量未知词汇。

    在这之后,居然还不是正主,而是某种“文艺表演”。

    但不同于人族常见的丝竹之声乐,或是歌舞一类。这些虫子的表演艺术,是基于“嗅觉”的。

    香道,嗅觉艺术。

    那是一种很深远的复杂气味。王崎不确定人身闻起来是什么感觉,但虫身确实很受用,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至少,此时此刻,自己附身的这个虫子,脑子里净是“历史”啊、“厚重”啊、“牺牲”啊一类鸡血词汇。

    “喂喂……这不会是决战誓师吧?总感觉如果我不来的话,这些邪神信徒嫌疑人……嫌疑虫就会自己和黄晶恶魔死磕然后灰飞烟灭啊……”

    就在王崎碎碎念中,香气达到了顶点。与此同时,谜革宗系的大佬大喝一声,道:“请神器。”

    “请神器?”这句话王崎却听懂了。他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族的决战兵器。

    然后……然后……

    “嗯嗯嗯…………………………”

    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