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进修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四张 历史故事【下】

    月球背面的主基地里,王崎骤然睁开眼睛,低声传令:“各部注意!各部注意!暂时中止一切勘探活动,暂时中止一切勘探活动,所有天宫都以最大速度向我靠拢,所有天宫都以最大速度像我靠拢!我们随时准备转移!”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到:“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没想到罢了……”王崎语气低沉,右手手肘撑在膝盖上,右手托着额头:“我现在开始觉得,这颗星球能够幸存,说不定不是偶然。”

    “没想到?不是偶然?”众人皆是不解。

    “不……可能是我想错了吧?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星球的地底有什么东西,或许是一个遗迹,或许是一个沉睡的怪物,总之,我必须保证所有的成员都在我能够援护的距离之内。”

    王崎没有过多的解释。除非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不然绝对不允许暴露神州地底那个“许愿机”的存在。按照仙盟的说法,以今法修士所倡导的“求道之新”,绝对会有大把的修士会想要重新发掘心想事成区域。就连逍遥修士也是……不,倒不如说,最为执着的逍遥大能反而是最有可能去干这件事的。

    但是,现阶段就真的想不出“再赢一次”的办法了。王崎赢过心想事成一次的那个逻辑陷阱,就只限定“以终极的物理学理论为最终愿望”的修士使用——并且很有可能无法重现。【毕竟,只要害怕“这个陷阱会失效”并且对这个陷阱的破绽有一定猜想,那心想事成就一定能找到破绽。】

    就连王崎自己都想不到。这个消息的密级之高,就连大部分逍遥修士都不知道。

    只不过……

    ——这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按照自己附身的那个虫子的解说,为了战胜那个“魔”,虫子们付出了一个七帝宗系的代价。但是,王崎却知道……

    赢?打赢是不可能的,虫子们再强上十倍都不可能的。

    从故事上看,那个采食地火的魔出现的时候,这颗无名行星已经进入“末法时代”,大乘期稀少,不可能存在本族的仙人。

    这种状态下的,人族就被这个谪仙折腾得死去活来。而那个谪仙的本体,却还远没有到达采尽地火的修为。

    一个凡人……凡虫宗系死伤殆尽,就可以换掉一个采食地火的仙人?

    呵呵。

    所以,这一副壁画上的事情,肯定没有发生过。指不定是什么仙人吹一口气,这边的虫子就死伤殆尽了。

    最后结合那个寂圣本相……

    嗯……

    “一个寂仙?”

    不,也不可能。王崎摇了摇头,自己否定了这一重猜想。

    虽说能够记录下这个寂圣本相的,不是天眷遗族就是获得了寂仙毁道宝典残篇的,但是,寂仙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只要靠近仙门三光秒,就会唤出永恒真色,烧尽一切。

    王崎至今都不明白这个设定到底有什么必要——明明以天人大圣的本领,更高效的文明毁灭手段大把的有。但既然这个设定存在,那就要承认。如果地心的那个是寂仙,那它与仙门的距离,可就只有一光秒左右了。这个世界早就没了。

    思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反而是“遗迹”。

    结合“迷宫仙府”的传说来看,这个世界原本应该有更早的文明,但是地表的遗迹全都被时光与陨石打灭了,但地心还有可能幸存。

    而考虑到龙族的战斗痕迹,那这个大日疆域,过去很有可能存在其他天眷遗族。

    “不过‘地心’这个地点有点微妙就是了。咱们星球龙族遗迹在地幔深处是因为龙皇陛下想重新装修,有懒得处理建筑垃圾,所以才干脆打包扔地底的……难道天眷遗族流行这么做?”

    尽管口头上依旧调侃,但是王崎心底里确实很沉重了。

    如果那真是遗迹,多半就说明了两件事。

    一·它很危险。至少有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仙人死在里面了。【不然这个星球的地心肯定不会还有残留的灵力】

    二·它一定程度上能够回放过去的事情——并且肯定不是一“壁画”或者其他形式【别忘了,所有记载天人大圣相貌的载体全都因为四十九道损毁而受到波及】

    而在王崎已知范围内,唯一符合这种设定的“遗迹”,就只有……

    “仙道冠冕——心想事成。”

    想到这个可能之后,王崎第一反应是“恐惧”,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痒。

    喉结上下动了动,手很想插进胸腔给心脏挠挠。

    ——想要再去……

    就算理智上明白那是找死,也想要再去面对那知晓一切的许愿机。

    “咕咚……”

    或许是吞口水的声音实在是太明显,王崎被惊醒,抬头看向周围。

    然后,斩断了这个念头。

    ——唯有生者,可闻大道。

    大约是“接近真理”的感觉太刺激吧,竟连这练气期就明了的道理也差点忘了。

    王崎自嘲的摇了摇头,继续沉思。

    毫无疑问的,这件事情改变了这些虫子们的历史。

    …………………………………………………………

    又一个七帝宗系的毁灭,与幸存者带上来的那个符号,切实的改变了劳德一族的历史。

    原本不是主流的神道修法,在这个时候被重启,甚至塑造出了一个全新的神道。

    但是,就如王崎所看到的那样,这些虫子,也只会照着他们自己的样子塑造神灵。他们将那个幸存者最后画下的图案当做是神的徽记或本源,而为“神”塑造了一个虫格化身。

    只不过,神道对灵气背景环境有着很高的要求。如果灵气背景环境太过糟糕,那么集群变化所造成的影响,也无法汇聚成神道之力。

    所以,虫子们一度收获了神道之力,神道神灵,却最终没有获得那种神。相反,那些神反而在不断的衰弱,最终只能在地心附近活动。

    然后,虫子们便继续在这颗星球上生存。

    而下一幅壁画,就是万物凋零。

    似乎是因为那些“英雄”的击杀并没有效果,总之,在地火被采食的时候,这颗星球的死亡就已经注定了。

    无数生灵死去,物种大灭绝。而这些虫子们也开始向更温暖的深层地下今法。但是,他们并没有遗忘地表。阳光是这个濒死世界重要的能源之一,而那些在太阳光下才能更好生长的菌类是最重要的食物来源。

    而在这一过程之中,资源争夺,矛盾激化。总之,那简直就是这一族最黑暗的历史。苍鬼宗系也是在这个阶段开始衰败的。

    接下来的数副壁画,全都是虫子们的内斗故事。

    然后,虫口衰减。

    在好几副壁画之后,王崎才看到另一个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支撑这个星球结构的东西。

    按照前后文……前后图理解,在内部混乱终于平息之后,这些虫子们终于踏上了探索新空间的道路,他们走遍了地下世界,发现了一股无法撼动的灵力潮流。这些灵力潮流构成了一个复杂的法术结构,支撑起星球脆弱的躯壳。

    按照图解来看,这些灵力潮流——无形的灵力大脉,一共有十八条。

    而它们的起始点,就在这个地心到原地幔的金属质支柱上。

    也就是说……

    王崎分身所在的地点,就是一道星球支柱。

    王崎是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

    “这个支柱,很明显是发生余烬现象时支撑星球结构用的……余烬现象发生之前,不会有人闲着蛋疼布置这种东西。”

    “但是,到底是谁布置的那?余烬现象发生的时候,这些虫子已经没有本土的仙人了,所以不可能是虫子们自己的手笔。”

    “但是,采食地火的仙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浪费宝贵的灵力做这种事……这又不是采矿要保证矿洞的结构!”

    这还真是一个谜团。

    王崎想到。现在,他对地心里的玩意更感兴趣了。

    又过了几幅图。随着世界的枯竭,虫子们终于开始团结了。而他们最后值得纪念的大工程,就是那一座嵌在地心表面的神灵巨像。

    ——毫无意义的宗教奇观。嗯,毫无疑问,奇观误国。

    终于,一个逐渐生长的地面在海上出现。王崎发现,这幅画上还没有那些高到不自然的山峰——很显然,这是很久之前了。

    黄晶恶魔的出现。

    到了这里,故事就结束了。劳德一族再无值得继续的历史。

    剩下的,不过是被黄晶恶魔不断压榨,最后等死,仅此而已。

    王崎叹了口气。知道的东西变多了,疑问也变多了。

    这个“黄怪”到底是什么来头?如果从历史上来看,它应该与之前的事件没有关系——这里并不是神州那种伪装成新手村的满级本,没有将猎杀谪仙作为幼儿园学前教育与小学课外练习的天眷遗族。这么多年,如果他真是当初采食地火的谪仙,那早该离开了。

    ——而且,就那lowB的手段,也不像是采食地火阶段的强大怪兽。

    那么,它真的只是路过吗?

    还有,布置下支撑之法的……到底是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