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金渔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00.曾经这是起点(全文终)

    是的,这是海神王宫,也就是秦时鸥用海洋玻璃搭建的那座宫殿。

    薇妮之所以吃惊,是因为她认不出这座宫殿的身份,因为这里变化太大了!

    之前,宫殿只是一块块海洋玻璃堆积的墙壁,连宫顶都没有。可是现在完全不一样,这些海洋玻璃都被精心打磨过了,甚至海底都被打过地基一样处理的平平整整。

    新的宫殿占地面积广阔,得有四五百平的样子,仿照的是罗马皇宫的风格建设,有八条粗大浑圆的玻璃柱,在柱子的顶端有拱门,上面还有雕像。这些雕像都是一个女神的样子,穿着打扮不同,或抱子或抚琴或持剑,但其实都是薇妮的样子。

    穿过拱门是正殿,也就是一个平面的集中式大厅。西边是一个平整的院落,中央有一个海洋玻璃雕像,是披甲持剑的秦时鸥从后面拥抱盛装薇妮的雕像,栩栩如生。

    再往后有两层柱廊,这里的柱子就细小多了,接着是正殿,里面有阶梯、有穹顶华盖、也有泛着不同色彩的椅子。

    宫殿所有的建筑物都有对称轴线,但各个建筑物之间的关系建设的很随意,看起来没有规则。大多数建筑物不求壮观,但很精致、美观。

    其实这宫殿只能说是简装版,放在地面上,中国不知道多少同样风格的洗浴中心就能完爆它。可是它所珍贵的正是因为它是在水底,且全部由海洋玻璃打造而成,犹如大洋深处的水晶宫!

    而造成薇妮迷茫的是。这水晶宫还散发着淡而闪亮的光泽,发光的是无数灯泡海鞘、叶状栉水母、灯光水母和荧光乌贼。

    光芒闪烁。一时让她分不清哪里是海底,哪里是海面!

    不过。它们虽然都在发光,方式却不一样。

    灯泡海鞘喜欢附着生长,它们出现在了水晶宫的每一个角落,数量数不胜数,秦时鸥当初从三号渔场带回来的灯泡海鞘可不少,而经过海神能量的改造,它们对光线的利用更加得心应手。

    荧光乌贼则在宫殿里到处游动,尤其是在2fstyle_txt;穹顶上,这样就好像穹顶出现了闪闪星光。绚丽惊艳!

    薇妮行走在水下宫殿中,脸上表情缓缓变幻,震撼!难以置信!惊喜!赞叹!

    当最后看到荧光乌贼们组成的穹顶星光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秦时鸥,满眼泪水的哽咽道:“天哪,亲爱的,天哪!为什么我要戴着潜水头盔呢?我真想在这里拥吻你!我爱你!感谢上帝,感谢他将你赋予我!”

    秦时鸥反手将她拥抱起来。就像是庭院里那座雕像那样,他也轻声说道:“事实上,你才是上帝送我最珍贵的礼物!薇妮,我很庆幸能在那一趟飞机上遇到你!我想当时。上帝就在旁边注视着你我!”

    之后,两人拥抱着在宫殿里静静的待着,海洋三小发现了他们的身影。兴致冲冲的游来,憨豆第一时间钻了进来。用宽宽的笑脸碰撞亲吻两人。

    冰刀也游弋了进来,在秦时鸥身边快乐的翻腾游动。

    而雪球现在体型太大。它进不来海神王宫,只能着急的在外面游来游去。

    这三个家伙一出现,穹顶的荧光乌贼顿时吓坏了,它们疯狂的游动挣扎,这样身上的光芒闪烁的更快了,让穹顶变得也更美了。

    秦时鸥和薇妮游了出去,和三小在一起嬉戏了一会,秦时鸥担心薇妮受不了春季的水温,就带她离开了海底。

    薇妮不肯,恋恋不舍的看着水晶宫殿说道:“我想留在这里,亲爱的,留在这里生活。”

    “你知道吗?我曾经在小的时候,梦想有一天会有一个王子来找到我,骑着白马、披拂阳光,然后带我去他的宫殿。我没想到,我的梦想真的实现了,而且还是一座水晶宫殿!”

    对于薇妮的反应,秦时鸥心满意足,他花费了近乎一年的时候通过科技力量和海神力量来改建水晶宫才有了今天的样子,这一年来可不容易啊!

    他搭建水晶宫消耗的力气,比比利和小布莱克打捞圣荷西号还要大!

    清明节前夕,秦父找到秦时鸥,说道:“小鸥,咱们回家一趟吧,给祖宗和你爷爷奶奶、二伯他们都扫扫墓,感谢他们的保佑你才在国外混的这么好。另外,甜瓜和西瓜还没进过老家的家门呢,他们虽然一辈子可能要在国外生活,可怎么着也得回去见见老家不是。”

    秦时鸥点头道:“好,我联系飞机,咱们过两天就动身。”

    父母来到加拿大时间也很久了,足足一年半还要多,时间过的真快!

    这次不用通过运通集团,秦时鸥是庞巴迪的股东,且他先后又对庞巴迪进行了投资,已经是重要股东了,所以他要回家,集团会给他准备一架豪华客机。

    庞巴迪给他准备的是一架环球5000飞机,几乎是当前市场上最昂贵的商务机之一,价值接近四千万加元!

    一家人上了飞机,大飞机呼啸着起飞,甜瓜和西瓜抱在一起瘪着小嘴想哭,薇妮只好过去安慰他们。

    秦时鸥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想逗弄一下两个小家伙,可是当飞机进行二次升空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心一沉、大脑一乱,随即感觉就变得很差,赶紧闭上眼睛双手死死抓住扶手。

    他以为自己早就没有晕机症和恐高症了,但看来并非如此。

    没过多久,他感觉一只湿润光滑中略带冰凉的小手摸在了自己额头上。

    “怎么回事,你怎么又畏高啦?”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徐徐响起,这是无比熟悉的声音,过去这些年,他每天都能听到这个声音,他的心上人的声音。

    接着,秦时鸥感觉额头的小手转移到了他的手掌上,薇妮握着他的手轻声说道:“放轻松,亲爱的,深呼吸,来,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还有你想象一下,现在自己在一艘船上,船身在轻微的晃动,那是因为海浪在拍打我们的船。想象,你的头顶是蓝天,你的四周是碧海……”

    “老婆,我有点恶心了!”秦时鸥努力幻想自己出海的场景,可用处不大。

    有笑声响了起来,秦父秦母在旁边笑话秦时鸥,缓过来的甜瓜和西瓜也在笑话他。

    薇妮也低声一笑,随即拥抱住了他,轻声在他耳畔低声说着情话。一股熟悉的香味传进他的鼻子里,那是老家端午节时候的槐花香。

    一样的清雅,一样的甘甜。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薇妮柔情似水的双眸,看到了机窗外棉花糖一样的白云。

    白云悠悠,一闪而逝。

    以同样快速度消逝的还有时间,他第一次握住这双手的时候,刚刚踏上了人生中最具玄奇之路的起点。

    现在,依然是一个起点,只是不一样的起点,一个是青春的起点,一个是中年的起点……

    再见,我的青春!

    再见,我的时光!

    再见,那些陪伴了我夜夜的人!

    再见,我的告别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