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最强鬼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9章 另有隐情

    位于高天原中心的高峰名叫赤城峰。

    名字还是源赖光起的,至于原本叫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赤城峰顶的将军府也是源赖光带人亲手建起来的。

    源赖光发下大誓,愿源赖家将军府也可以像天皇一般万年一系,传承永不断绝,并为此献祭了上百美女贡奉天照大神,祈求天照大神的保佑。

    源赖光的献祭似乎起到了作用。

    自于高天原立将军府后,源赖家迅速发展壮大,每辈皆有豪雄人物脱颖而出,带领将军府一步步发展成为整个日本最强大的法师集团。

    如今的将军府之主,是号称高天之狐的源赖唯,因为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出现过,没有人知道他的法术深浅,但将军府在源赖唯的带领下,北击入侵的高加索邪巫,南灭泰国降头师,西出太平洋,在米利坚泛巫师联盟谋得一席之位,与欧陆巫法协会达成战略联盟,又与高野山签订同盟条约,正积极推动建立统合亚洲法师事务的行会组织,可以说是风头一时无两,单就这合纵连横的本事,绝对称得上是真正的人物。

    这样一个智计百出,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人物,想必也必定是极为强大的法师,法术的修炼,有身体素质的考量,有资质的要求,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智商水平。

    智商足够强大,就算资质一般,也可以从法术研究入手,推陈出新,达成前无古人的修为。

    外界对源赖唯有种种猜想。

    有猜他一直不露面是因为闭关修行到了紧要关头,将会成为人间第一个重踏飞升之路的法师。

    有猜他并不是真的不露面,实际上还是在人间行走,只是从不用源赖唯的名号。

    还有猜他实际上并不在将军府,而是长期驻留在纽约,保证将军府在米利坚泛巫师联盟中的位置。

    五花八门的猜测其实没有一个猜对的。

    没人知道源赖唯其实是个并不会法术的废人!

    他双腿齐根折断,全身经脉碎裂,平日只能卧于榻上,别说修行,便连起身都需要人掺扶。

    可就是这样一个一点法术也不懂的废人,却能够在源赖家一众嫡系子女当中脱颖而出,并且牢牢掌控将军府直到最后死去。

    哪怕如今他清醒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也没有人敢于去挑战他的威严。

    当七大剑豪前往出入口迎敌的时候,源赖唯还处在昏迷之中。

    做出这个决定的,是源赖唯指定的临时负责人,源赖唯的侄子,源赖将空,算起来也是源赖家年轻一辈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之一,更是从小养在源赖唯身边,便有不少人暗自猜测源赖将空可能会承继将军府。毕竟源赖唯只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儿,女人当将军,那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但即使是知道前所未有的大敌已经杀入高天原,即使是派出了七剑豪迎敌,源赖将空也没有离开源赖唯的房间门口一步。

    他就在房间的台阶上,膝上横着一柄带鞘的长刀,稳稳当当地坐着,手指不紧不慢地扣打着刀鞘,仿佛刚刚才坐下一般。

    但实际上,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三夜!

    源赖唯在三天前再次陷入昏迷,原本医生预计他会在两天前醒过来,可源赖唯却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动静,身体各项机能都在急速衰弱。

    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位执掌源赖家三十余载,把将军府推上一个新高度的家主,大限将至了!

    越是这个时候,源赖将空越是不敢离开一步。

    最强的竞争对手源赖美空已经死了,可源赖唯却不止他一个侄子,谁敢保证他离开的时候,不会出什么妖蛾子?

    三天三夜,他寸步不离,不吃不喝不如厕不睡觉,就那么稳稳地一下下敲着剑鞘,连敲了三天三夜,却依旧节奏平稳不乱!

    所有大事都是在这台阶上处理。

    在源赖将空看来,除了天崩地裂世界末日之外,没有什么事情比将军府的继承权更大了!

    他要看着源赖唯咽下最后一口气,保证继承权不会在最后一刻发生变动!

    所以,哪怕是敌人已经入侵到家门口,他依旧一动不动!

    安稳不动如山!

    源赖唯曾称他逢大事有静气,有大将之风。

    此时此刻,他便将这种大将之风完全发扬光大!

    外间的大事流水般报来。

    酒吞童子刺杀李雪尹失败!

    名叫周阳的男人放话要扫平将军府!

    根据高野山共享的情报,这个叫周阳的男人正是杀害源赖美空的凶手,一个可以追杀邪神数千里的强大高手!

    可以追杀邪神的男人,再怎么重视也不过份。

    于是源赖将空策划了一个集结阴阳道、高野山和将军府三大势力设埋的计划。

    他自认为这个计划非常完美,不仅可以消除这次危机,还可以借机增强将军府的话语权,趁机探试阴阳道和高野山的实力,一举三得,既着眼当下,又不忘未来,就算是源赖唯自己设计,大抵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计出这么完美的计划!

    如果这样还继承不了将军府,成为源赖家的新家主,那还有天理吗?

    放眼将军府,源赖将空颇有种舍我其谁的感觉。

    可是现实却不肯按着他的剧本走。

    高野山大火的消息传来了。

    起火前,曾有人见到佛陀的金身出现又消失,。

    起火到现在,没有一个真言宗的和尚跑出来,慈恩大师的手机也打不通了。

    八歧大蛇重现东京的消息传来了。

    这号称日本史上最强的妖怪本是被封印在阴阳道总山本的地下,既然它跑出来了,那么阴阳道想为也完蛋了,土门御三郎的手机同样打不通了。

    可是周阳明明一直在赶往高天原的路上,始终没有逃脱监视!

    唯一的解释就是周阳不是一个人,而是还有随行的高手帮忙,当周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的时候,隐藏在暗中的高手便突然袭击灭掉了高野山和阴阳道!

    虽然一直在稳稳地敲着剑鞘,但源赖将空的心却越来越焦躁。

    这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男人,难道是因为源赖美空得罪了他,所以就要跑来灭将军府满门吗?

    “大人,大人……”

    服侍源赖将空的小姓小跑到台阶下,单膝跪倒,“大人,七剑豪全军覆灭!”

    源赖将空纹丝不动,手指继续敲击着剑鞘,沉声问:“他出了几招?”

    小姓道:“没,没出招!”

    “嗯?”源赖将空眉头一挑,有些不悦地看着那小姓。没出招,难道七剑豪是集体自杀的不成?

    小姓听出了源赖将空声音里的不悦,吓得一哆嗦,连忙道:“七剑豪是集体自杀的!”

    好吧,居然猜对了!

    源赖将空只觉得心头一阵焦躁。

    七剑豪复生计划是他一手主持的,将之视为将军府未来的主力战斗部队,也是他计划中执掌将军府后用于对外扩张作战的王牌!

    这么一支寄托了他满满希望的王牌,力战覆灭,他多少还能接受,可现在居然说他们集体自杀?

    有没有搞错!

    这特么怎么可能!

    源赖将军沉住气,问:“是怎么自杀的?周阳做了什么?”

    “周阳什么都没有做!”现场有监控设备,所以小姓原原本本地将当时的情况全都复述出来。

    周阳出现在传送阵中。

    七剑豪现身,报名。

    周阳说了一句“放马过来吧”。

    七剑豪齐齐举剑。

    到这时为止,都还是很正常的。

    不过接下来,监控画面有些模糊的影子闪过,好像是快速划过的光芒,因为速度太快,以至于无法拍摄下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大敌当前,谁会在意画面上闪过的光芒呢?

    重点是,举起剑的七剑豪并没有进攻周阳,而是参差不齐地拿剑回抹,把自己的脑袋全都砍了下来。

    于是好不容易复活的七剑豪又集体死球了。

    源赖将空听完,便有种要掐死这小姓的冲动。

    跟没说一样!

    不过,他现在要安稳不动如山,不能跳起来杀掉这个小姓,思忖片刻后,便说:“传我令,派织田信长带军迎战,若织田信长失败,再派巨骸之军迎战,若巨骸之军失败,则派雪女领军出战!”

    小姓等了片刻,见没有下文,便小心翼翼地问:“大人,那雪女要是失败了呢?”

    源赖将空冷冷地道:“那时候,周阳应该已经到山下了,我便亲自带队去会会他!”

    源赖将空有句话没说,真到了那一步,他不带队也不行了,因为那些已经是将军府此时可用的全部战力,别说打一个人,就算是倾国之战也足够用了,除了这些,将军府便只有四天王一战之力了,可是老一辈的四天王已经齐齐故去,新一辈的四天王只来得及封了两个,都随着源赖美空去了中国,结果全都死在了那里!

    严格来说,现在的源赖将空其实是一个没有打手的光杆司令罢了。

    总不能组织将军府中的下人仆役和老幼妇孺去参战吧!

    小姓下去了,很快又回来了。

    每回来一次,他都会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

    织田信长败了。

    巨骸之军败了。

    雪女及一众妖魔大军也败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那个叫周阳的男人前进的脚步。

    更可怕的是,他从始致终都没有出过手,一直稳步向前,挡在他面前的妖魔鬼怪就死了个干干净净,而且多数都是被自己的家伙砍死的。

    一个自杀有可能,两个同时自杀可以巧合,七个一起自杀可以理解,但要是各种妖魔鬼怪都在不停的自杀,那怎么可能!

    分明就是周阳动手了,只是没人能看出来罢了。

    源赖将空终于坐不住了,他缓缓站起身,问:“让所有人准备,跟我一起下山去会会这个男人……”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进来好了!”

    声音响起,周阳推开院门,拎着一个长条包裹,施施然走了进来。

    源赖将空愕然,下意识扭头看了那小姓一眼。

    那小姓正连滚带爬地躲闪开,一边逃一边喊:“不关我事,是他们安排的,我就是负责给你带话,真的不关我事啊!”

    源赖将空莫名其妙,但看着小姓恐惧的样子,突然间有种强烈的不安感觉。

    “我来解释一下吧。”周阳笑了笑,“刚才他向你汇报的情况我都听到了。可事实是,除了那七位剑豪之外,我没有看到任何阻拦我的敌人,相反,当我走到山下的时候,就有人来迎接我,表示愿意倒戈,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我才能这么快来到这里,你们这将军府修得跟迷宫一样,要不是有人带路,我还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你!”

    “他们背叛了将军府吗?”源赖将空没有问是谁,既然周阳已经站在这里,没有任何抵抗,他的命令甚至都没能下达出去,那也就意味着整个将军府的人都已经选择了投降,只是瞒着他这个未来的家主罢了!

    “不,他们只是背叛了你。”周阳淡淡道,“你不是将军府,你只是将军府的一个小卒罢了,你代表不了将军府!所以,让开,我要见源赖唯!”

    “你想伤害叔父大人,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源赖将空努力站直身体,缓缓拔出手中长刀,挡在源赖唯的房间前。

    刀却是一把竹刀,虽然做得很精致,但怎么看都不像是作战的武器,倒很像是艺术品。

    但他还是想努力说两句话,这样就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他不相信整个将军府就一个忠贞之士都没有,或许可以拖到援兵来到!

    “我不明白,叔父还没有死,你就一个人,他们没有道理背叛我们。”

    “我给你们将军府自家主以下的几位重要人物分别寄了一封信和一个消息!告诉他们,你其实是源赖唯的私生子,源赖唯为了将家主位置牢牢把持在他们这一支手中,偷偷在外面找了个村姑生下了你,然后杀死了那个村姑,将你报回交给他的哥哥抚养,然后再以培养晚辈的名义,将你接到身边养着!”

    源赖将空听得浑身冰寒。

    第一个念头却是一个疑问!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