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二〇章 沉落前夕 最后光芒

    晋地,迟来的春雨已经降临了。

    灰暗的城池浸在水里,水里有血的味道。凌晨时分,漆黑的阁楼上,游鸿卓将伤药敷上肩头,疼痛的感觉传来,他咬紧了牙关,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动静。

    已带着细碎缺口的长刀就搁在腿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伤药敷好,绷带拉起来,系上衣服,他的手指和牙关也在黑暗里颤抖。阁楼侧下方细碎的动静却已到了尾声,有道人影推开门进来。

    “老五死了……”那人影在阁楼的一侧坐下,“姓岑的没有找到。”

    游鸿卓靠在墙壁上,没有说话,隔着薄薄墙壁另一头的黑暗里只有夜雨淅沥。这样安静的夜,只有置身其中的参与者们才能感受到那夜幕后的汹涌波浪,无数的暗潮在涌动堆积。

    来到威胜之后,迎接游鸿卓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亡命搏杀,在田实的死经历过酝酿后,这城市的暗处,每一天都飞溅着鲜血,投降者们开始在明处、暗处活动,热血的义士们与之展开了最原始的对抗,有人被出卖,有人被清理,在选择站队的过程里,每一步都有生死之险。

    前线的战斗已经展开,为了给妥协与投降铺路,以廖义仁为首的大族说客们每一日都在谈论北面不远的局面,术列速围林州,黑旗退无可退,必然全军覆没。

    但是面对着三万余的女真精锐,那万余黑旗,毕竟还是迎战了。

    他们竟然……不曾退却。

    厮杀的这些时日里,游鸿卓认识了一些人,一些人又在这期间死去,这一夜他们去找廖家麾下的一名岑姓江湖头领,却又遭了伏击。名叫老五那人,游鸿卓颇有印象,是个看起来干瘦可疑的汉子,方才抬回来时,浑身鲜血,已然不行了。

    因为身上的伤,游鸿卓错过了今夜的行动,却也并不遗憾。只是这样的夜色、沉闷与压抑,总是令人心绪难平,阁楼另一面的男人,便多说了几句话。

    “你说……还有多少人站在我们这边?”

    “黑旗纵横天下,不知道能把术列速拖在林州多久……”

    不论林州之战持续多久,面对着三万余的女真精锐,甚至其后二十余万的女真主力,一万黑旗,是走不掉了。这几天来,私下里的讯息汇集,说的都是这样的事情。

    夜色漆黑,在冰冷中让人看不到前路。

    但游鸿卓闭上眼睛,握住刀柄,没有回答。

    为刀百辟,唯心不易。他学会用刀时,首先学会了变通,但随着赵氏夫妇的指点,他逐渐将这变通溶成了不变的心思,在赵先生的教导里,曾经周宗师说过,文人有尺、武人有刀。他的刀,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前方越是黑暗,这把刀的存在,才越有价值。

    这两年来,虽然从未跟人提起,但他时常也会想起那对夫妇,在这样的黑暗中,那一对前辈,也必然也某个地方,用他们的刀剑斩开这世道的路吧,恰如曾经的周宗师、今日死去的同伴一样,有这些人存在、或存在过,游鸿卓便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陡然间将眼睛睁开,手按上了长刀。

    黑暗的夜色中,传来了一阵动静,那声响由远及近,带着隐约的金铁摩擦,是城中的军队。这样激烈的对抗中,威胜城的护城军都分成了两面,谁也不知道对方会在何时发难。这大雨之中奔跑的护城军带着火光,不多时,从这处宅子的前方跑过去了。

    ——去的是天极宫的方向。

    “我去看。”

    游鸿卓的身影已经无声地起来,卷起一张雨布,泥鳅一般的从阁楼的窗口滑出去,他在屋顶上奔跑,大雨之中朝四周望去,确定跑过去的只有那一小队士兵,才放下心来。

    如果是大队士兵在此时涌向天极宫,或许就意味着一场政变已经开始,那个时候,他们这些人,也都将投入到战斗里去。

    而在这样的夜里,小队的士兵,步伐如此急促,意味着的或许是……传讯。

    游鸿卓回到阁楼,靠在角落里沉寂下来,等待着黑夜的过去,伤势稳定后,加入那即便无穷无尽的新一轮的厮杀……

    ……

    沉重的夜色里,守城的士兵带着浑身泥泞的斥候,穿过天极宫的一道道大门。

    林州战场上的最新讯息,在第一时间被传来威胜,斥候翻山越岭,却在降临的大雨和黑暗中摔断了腿,但他仍然没有停下来,在初十的凌晨抵达威胜。

    这是最为紧急的消息,斥候选择了楼舒婉一方控制的城门进来,但由于相对严重的伤势,传讯人精神萎靡,守城的将领和士兵也不免有些心惊肉跳,联想到这两日来城中的传闻,担心着斥候带来的是黑旗败阵的消息。

    披着衣服的楼舒婉第一时间抵达了议事厅,她刚刚上床准备睡下,但实际上吹灭了灯、无法闭眼。那断腿的斥候淋了一身的雨,穿过空旷而寒冷的天极宫外围时,还在瑟瑟发抖,他将随身的信函交给了楼舒婉,说出消息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包括搀在他身边还不及出去的守城小将。

    “……华夏军败术列速于林州城,已正面打垮术列速三万余女真精锐的进攻,女真人损伤严重,术列速生死未卜,军队后撤二十里,仍在溃退……”

    “……什么?”楼舒婉站在那里,门外的寒风吹进来,扬起了她身后黑色的披风下摆,此时俨然听到了幻觉。于是斥候又重复了一遍。

    而传讯的信上也是这样说的。

    “炭火怎么还没来,医官呢,为这位壮士疗伤,为他安置住处。”她的目光迷乱,简单的信函看过两遍还显得茫然,口中则已经连续开口,下了命令,那斥候的模样实在是太虚弱了,她看了他两眼,“撑得住吗,包扎之后,我想听你亲口说……林州的情况……他们说……要打很久……”

    为上位者本不该将自己的心绪全盘托出,但这一刻,楼舒婉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林州之战,术列速初四动身,初六到,初七打,局势在初六实际上已经明了。黑旗既然未走,如果打不退术列速,那便再也走不了——女真多马,打一仗后还能从容撤退的情况是不可能的。而即便要分胜负,三万女真精锐打一万黑旗,有脑子的人也大都能够想到个大概。

    这是初十的凌晨,突然传来这样的消息,楼舒婉也难免觉得这是个恶劣的阴谋,然而,这斥候的身份却又是信得过的。

    “撑得住……”那斥候强撑着点头,随后道,“女相,是真的胜了。”

    “……华夏军携林州守军,主动出击术列速大军……”

    “……打得极为惨烈,但是,正面击溃术列速……”

    “……华夏一万二,击溃女真精锐三万五,期间,华夏军被打散了又聚起来,聚起来又散,但是……正面击溃术列速。”

    医官来了,斥候被搀往一旁,风吹进来,楼舒婉身后的披风在晃,令她的身形显得极为单薄,但她没有感觉到寒冷,静静地走到书桌边,沉默了许久:“传我命令……”她这样说着,然而声音极低,随后也并未发出什么命令来,消瘦的脸庞上是疲倦的双眼,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亮晶晶地滴下来。

    她流了两行眼泪,抬起头,目光已变得坚毅。

    “传我命令——”

    夜晚的风正凛冽,威胜城就要动起来。

    ……

    天渐渐的亮了。

    游鸿卓从睡梦中惊醒,马队正跑过外头的街道。

    雨还在下,有人远远的敲响了锣声,在呼喊着什么。

    他仔细地听着。

    不久之后,游鸿卓披着蓑衣,与其他人一般推门而出,走上了街道,相邻的另一所房子里、对面的房舍里,都有人出来,询问:“……说什么了?”

    “林州捷报,华夏军大败女真军队,女真大将术列速生死未卜——”

    “一万二千华夏军,连同林州守军两万余,击溃术列速所率女真精锐与贼军共计七万余,林州大胜,阵斩女真大将术列速——”

    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响,人们从房间里冲出来,奔上春雨中的街道。

    城郊廖家老宅,人们在惶恐地奔走,一头白发的廖义仁将手掌放在桌子上,嘴唇在激烈的情绪中颤抖:“不可能,女真三万五千精锐,这不可能……那女人使诈!”

    “叔公,好多人信了,我们这边,亦有人传讯来……二房三房闹得厉害,想要收拾东西逃走……”

    “守城的军队已经集结起来了,吴襄元他们接了命令,那女人要乘机动手了……这消息过来,我怕下头有人已经开始反水……”

    “愚蠢、愚蠢——找他们来,我跟他们谈……局面要守住,女真二十余万大军,宗翰、希尹所率,随时要打过来,守住局面,守不住我们都要死——”

    无数的命令已经以天极宫为中心发了出去,混乱正蔓延,矛盾要变得尖锐起来。

    天极宫中,侍女袁小秋走进房间,悄然系紧了被风吹动的帘子,经过床前时,她看到洗漱过后的女相自这些时日以来第一次的进入了安眠,她抱着被子,脸庞白皙而消瘦,嘴角微微舒展开,像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是袁小秋第一次看见女相放下负担后的笑容。

    她静静地离开了房间,拉上房门,外头的广场上,雨还在下,远远的、高耸的城墙上,有一道挺拔的身影矗立在那儿,正在凝望天极宫外的景象,那是史进。

    云层依旧阴霾,但似乎,在云的那一端,有一缕光芒破开云层,降下来了。

    **************

    ——那是虚假的光芒。

    女真大营,将领正在集结,人们议论着从南面传来的讯息,林州的战报,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就连女真军队中,第一时间都以为是遇上了假消息。

    “说不定是那心魔的骗局。”接到讯息后,军中将领完颜撒八沉吟良久,得出了这样的猜测。

    但不久之后,事情被确认是真的。

    更多的细节上的讯息也随之汇集过来了。

    小小的帐篷里,完颜希尹一个一个地询问了从林州撤下来的女真士兵,亲自的、足足的询问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宗翰找到他时,他沉默得像是石头。

    “如何?”

    “……没有诈。”

    “……”

    “……一万两千余黑旗,林州守军两万余,其中一部分还被我方策动。术列速急于攻城,黑旗军选择了突袭。虽然术列速最终重伤,但是在他重伤之前……三万五千人对一万二千的黑旗,实际上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局面太乱,汉军只做添头,没什么用处,黑旗军被一次一次打散,我们这边的人也一次一次打散……”

    希尹冷静地说着这些话:“……打散之后又集结起来,集结之后又打散,但是在术列速被重伤之前,三万五千人,已经在战败的边缘了,也就是说,即便没有他的重伤,这一战也……”

    他张开嘴,最后的话没有说出来,宗翰却已经完全明白了,他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三十年来天下纵横,经历战阵无数,到老了出这种事,多少有点伤心,不过……术列速求胜心切,被钻了空子,也是事实。谷神哪,这事情一出,南面你安排的那些人,怕是要吓破胆子,威胜的小姑娘,恐怕在笑。”

    希尹也笑了起来:“大帅已经有了计较,不必来笑我了。”

    “嗯。”宗翰点了点头。

    “明日出征。”

    昏暗的天空中,女真的大营犹如一片巨大的蚁穴,旌旗与战号、传讯的声音,开始随着着初春的雨声,涌动起来。

    当阴谋走不下去,真正庞大的战争机器,便要提前苏醒。

    田实终究是死了,分裂毕竟已出现,即便在最艰难的情况下,击溃术列速的军队,原本不过万余的华夏军,在这样的大战中,也已经伤透了元气。这一次,包括整个晋地在内,不会再有任何人,挡得住这支军队南下的步伐。

    与此同时,徐州之战拉开帷幕。

    春雷划过天空,天地惊蛰。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