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牌猎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7章 切磋

    方旭在那里按摩,周礼乐却没如他说的那样去联系举办方。

    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身价上亿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拿出上千万去赌博?而且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奔驰车里,周礼乐问到:“怎么样?有没有弄清楚他的来头?”

    “嗯!他是锡城人,父亲在他年幼时身故,剩下一个母亲现在在锡城老家。在金陵一家二本学院读的大学,大学毕业之后到双翼丰涂料有限公司工作至今,而且……”

    说话的小平头男子叫吴军,是周礼乐的司机兼保镖,从侧面看去,这个吴军脖颈青筋粗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臂肌肉虬扎,T恤衫下的胸肌更是高高隆起。

    吴军顿了一下,说:“而且昨天他还在上班,今天就突然辞职不干了。”

    “这样嘛--”周礼乐伸手摸了摸光洁的下巴,问道:“那个烟灰缸你检查过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断裂点确实是在中部,呈散射状扩散,这是标准的外部打击力量所造成。”

    “那你有把握吗?”

    “这个嘛……”吴军摇摇头露出一丝苦笑:“没把握。”

    周礼乐眉头皱了起来。

    之前吃饭时他问过方旭,据他自己说,小时候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传授了他及其高明的功夫。因为那位世外高人说过不允许向别人泄露,所以即使身怀绝技,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很低调。

    这种鬼话周礼乐当然不相信,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地下拳场可是只分胜败、不论生死的,他如果没有两下子,应该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的。

    但现在问题是,他到底要不要拿钱出来赌一把,赌多少?

    看到自己老板为难,开车的吴军迟疑道:“老板,要不我去试试他?”

    周礼乐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点头道:“那行,到时候点到为止即可。”

    ……

    会所里,任由那两个技师如何挑逗,方旭都没有提枪上马,按摩结束后便把她们赶走了。

    安心的睡了一觉,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刚走出包间,一眼就看到周礼乐躺在大厅里,一个捏脚技师正在为他做足疗。

    周礼乐也看到他了,远远笑道:“兄弟醒啦,来,过来坐。”

    方旭在他旁边躺下,双手抱头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都已经安排好了,晚上直接过去就行。”说了一句,周礼乐朝他看了眼,呵呵道:“我司机也练了几年功夫,听说兄弟你身手不错,想跟你讨教两招,你看……”

    “行啊,让他来吧!”不等他说完,方旭便欣然同意。

    他没时间跟这个周礼乐磨洋工,只要不影响今晚的赚钱计划,怎么样都行。

    周礼乐点点头,让技师离开后,带着方旭上了会所顶楼、一个巨大的多功能会议室里。

    那位身材壮实的吴军早就等候多时,见他们进来了,跟周礼乐一额首,然后朝方旭看去。早上他临时出去办事,双方还是第一次见面。

    仅仅是一眼,吴军脑后冷汗就下来了。

    忘了说他之前是军人,而且是在特殊部队服役,他杀过人、见过血,他知道气场跟杀气根本是两码事。前者让人敬畏,后者让人恐惧。

    他可以很肯定的说,面前这个男子杀过人,且不是一条两条人命,而是在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杀神,身上那股弥漫的血气已经快要透体而发了。

    可问题是,现在这样的和平年月,他到哪里去趟尸山血海?还有,这跟在双翼丰上班的方旭真得是同一个人吗?

    周礼乐不知道自己保镖被方旭吓住了,上前笑着介绍说:“军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就是方旭,你不是说想跟他切磋两下嘛,我把人请过来了。”

    吴军心里苦,这种人哪是他能挑战得了的?光站在那里就能吓死人了。

    可现在骑虎难下,要是不比试一下就认输,周礼乐回头该如何想他?

    方旭也不懂什么规矩,往吴军面前一杵,面无表情道:“可以开始了吗?”

    吴军往后退了两步,拉开架势说:“来吧!”

    后面周礼乐还没说点到为止呢,方旭已经冲了上去,10点的敏捷让他速度变得非常快,眨眼已经来到吴军面前,挥起右拳狠狠砸了过去。

    没有什么意外,16点的力量、再加上基因药水的15%加成,砸在吴军架起的胳膊上,打得他腾空而起,身子在空中横飞出去三米多,“轰”的一声摔落在印花地毯上,又翻滚出去四五米才停下来。

    “噗--”吴军试图爬起来,结果嘴一张,吐出一口鲜血来,随后昏厥了过去。

    从吴军说“来吧”,到被方旭砸飞吐血昏迷,前后不超过3秒钟,后面周礼乐嘴巴张得像条鲶鱼般,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傻掉了。

    等回过神来、周礼乐赶紧上去查看吴军伤势,见他只是昏迷了才松了口气,随后赶紧通知人救治。

    一阵鸡飞狗跳后,周礼乐叹了口气说:“哎,早知道费这个事干嘛!”

    不过随即他便兴奋了起来,方旭越厉害,那岂不是说明自己赢面越大嘛,那赌注……

    ……

    晚上九点半,周礼乐带着方旭来到了城南一家私人俱乐部,这家俱乐部不对外开放,进出需要出示会员证。

    当周礼乐两人来到门前时,门口安保请示了一下里面主管,用扫描仪在他们身上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才放他们进去。

    一心想着尽快回去的方旭,也无心注意四周围环境,跟在周礼乐身后一直朝前走。

    过了几道安全门,随后又乘电梯向下,等电梯打开后,鼎沸的人声一股脑涌进方旭耳朵,再一看,居然是一个装饰华丽的赌场。

    周礼乐边往里走、边说:“别看它小,一年创造的纯利润起码超过两个亿。”

    方旭在大厅里扫了眼,目测不少于五百平,不知道周礼乐口中“大”又是什么样?

    赌场里人很多,男女老少都有,或坐或站围聚在赌台边,表情随着骰盅的揭开、或欣喜若狂,或唉声叹气。

    除了赌客,一些穿着性感、打扮艳丽的年轻女郎,如穿花蝴蝶般在人群里进进出出着,那些赢钱的男子偶尔会随手拽过一名女子跌坐在自己大腿上,不顾大庭广众之下,在女郎身上上下其手。

    整个赌场里弥漫着一股娇奢、**、放浪、堕落的腐朽气息,比末世中也好不到哪去。

    继续往赌场里走,过了一道小门后,进去是一个面积不足二十平方的会客室,里面烟雾缭绕,大概扫一眼,不下20人。

    见到周礼乐进来,坐在沙发上的四五个中年男子朝他看了一眼,然后自顾自交谈着。

    周礼乐让方旭等着,他过去跟几个男子聊了起来。

    这些事情不需要方旭操心,他只管比赛、拿钱、走人。

    周礼乐大概在那里商议了二十分钟,随后便带着方旭去了比赛场地做准备。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